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59.断货

时间:2018-06-19作者:闪灵

    ,精彩小说免费!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 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什么,还进货!”邱明泉吃了一惊,“不是已经压了货在手里吗?”

    “你是总裁,还是我是总裁?”……

    接下来,封睿指点着邱明泉进城, 这一次, 目标不再仅仅是精品商厦,振兴商场和观海商场等著名的大商场, 把英雄钢笔的专柜都跑了个遍。

    果然,就在这几天, 一家商场的英雄金笔已经出现了缺货的情况!

    封睿一看到这个迹象,就果断出手, 叫邱明泉赶到其他几家商场,将手里的一千元钱, 倾囊而出,全部换成了金笔。

    三天后, 各大商场全面迎来了英雄金笔的断货时代。

    其实不只是东申市, 全国的柜台也都如此,面对着全国铺开的国产精品金笔广告,又正值寒假, 很多家长都在考虑给孩子买一支好钢笔开学备用。

    这一下, 就连英雄金笔厂也大为意外, 产量没能跟上。

    那个时候, 还没有“饥饿营销”的说法,可是天天听到收音机和电视里的广告诱人心动,就是买不到,就形成了始料未及、一笔难求的局面。

    这一切,邱明泉不知道,可是封睿却能敏锐地猜到。

    就在全面断货开始的这几天,他叫邱明泉每天带上一部分金笔,游走于各大商场的文具柜台边,一旦听到有人有明确的购买欲却失望而回时,邱明泉就赶紧跑过去,掏出琳琅满目的品种,供人挑选。

    枣红笔身的、全银笔身的、银帽黑身的……进货时就有目的地配置合理,卖起来,也任挑任选。

    ……精品商厦文具柜台的几个营业员算是服了。

    原先虽然知道这孩子每天来买这么多笔是去贩卖,可到底卖到哪里去,一直是个谜团。

    现在倒好,人家就在他们国营店的眼皮底下倒卖!

    偶然有顾客疑惑真假什么的,那孩子还一脸无辜指指这边:“我就是从这里进的呀。”

    得,现场提供专柜验货啊这是!

    吐槽归吐槽,柜台里的英雄金笔还是彻底断货了,来购买的顾客络绎不绝,催促了厂家几次都说产能不足,商厦的领导都没辙。

    三两天下来,他们已经知道这孩子一支笔加了多少价,不得不说,在这一笔难求的时候,封睿定的价格正好卡在某个深谙顾客心理的节点上,让你觉得肉疼,但是又没有生气到拂袖而去的边界。

    这孩子几天赚到的,只怕够他们这些国企营业员几个月的工资呢!

    特别是小心眼的柜台组长赵德成,更是心里不爽到极点,看着这小鬼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这天,邱明泉正在和一个顾客讨价还价:“真的不行,叔叔,这笔我就赚两元钱……”

    “两元还少吗!你这一天卖几十支笔,小小年纪就敢投机倒把!”

    一只手忽然从背后伸过来,狠狠抓住了邱明泉的小手,一把把他手中的金笔抢了过来。

    邱明泉愕然抬头,看着一身笔挺中山装的赵德成:“叔叔……您干吗抢我东西?”

    赵德成噎住了。

    这小鬼,果然狡猾又坏,不辩解,却把抢东西的帽子扣给他!

    他蛮横地把邱明泉手里的书包抢过来,里面满满的金笔盒往地上一倒:“抢?我还要砸了你呢!”

    “咕噜噜”地,一堆笔盒落在了地上。

    ……

    二楼的楼梯上,两个中年男子正并肩前行。

    精品商厦的曲总经理笑着看着身边的老同学魏清远:“恭喜恭喜,没想到你从燕京调动到了东申市,我们这一届的大学同学,在燕京一做十几年的,就只有你了吧。”

    魏清远摇头苦笑:“我是喜欢做研究的,你不是不知道。这次要不是巩校长来东申市就职,非要带我一起来,我宁可在审计署做事。”

    曲逸飞感慨万分:“这可由不得你了,如今的形势,国家正缺人,尤其是懂市场经济的人。我们这几届的师兄师姐们,几乎个个被紧急启用了。”

    魏清远笑笑:“你不也是,这个年纪就被提拔到了总经理的位置。”

    曲逸飞摇头,放低了声音:“我也在摸着石头过河,对了,你接触的层面高,你觉得,股份制改造真的可行不?”

    魏清远推了推眼镜,神色郑重起来:“你应该比我还知道吧?就在去年,豫园商场成了东申市首批改为股份制的企业之一。联合了几十家国营和集体商店,组成了一个大的、统一的股份有限公司,以集中优势扩大经营规模。你总该知道,他们发行了股票,反响非常好,那么你们为什么不行?”

    曲逸飞眼中光芒闪烁:“对!我也觉得,这个方向非常值得尝试——你不知道,这些天,我琢磨了不少调动积极性的办法。说到底,股份制的尝试,把职工的切身利益和单位联系在一起,才是最有力的举措!”

    魏清远悄悄指了指北方:“你们身在企业,放手一试吧,政策一定会大胆得叫你吃惊!”

    曲逸飞心中直跳,有点激动起来,这位同窗最得恩师巩校长的器重,这次巩校长受命出任人民银行东申市分行副行长,坚持把得意门生魏清远从人教司带到了东申市,这里面的意味,不言而喻。

    他郑重地点点头:“我明白了,我会赶紧和上面建议,放手试试!”

    魏清远含笑道:“对了,我想来你们这儿买两支金笔送人,带我去文具柜台?”

    曲逸飞一拍大腿:“你早不说!英雄金笔断货很久了,就算是我,现在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别急,过一阵到货了,我给你留着。”

    魏清远笑着道:“我不知道你如今在这里履职啊,要不然,前些天也不至于加价在人手里买了一支。”

    曲逸飞这可就吃了一惊,又觉得好笑:“这都能贩卖,心思这么活?”

    魏清远哈哈笑起来:“而且做这事的,是个小孩子。不瞒你说,我那天买了笔以后,非常感慨。”

    “感慨什么?”

    魏清远眼神坚定:“市场经济势在必行啊。群众的嗅觉和智慧早已经走在了前面,就连一个小小孩童尚且都能懵懂地走出这一步,我们还有什么犹豫的?”

    曲逸飞惊奇极了:“你说的,倒像个奇闻异事了。真的是个孩子,贩了金笔去卖给你?我怎么有点不信啊!”

    魏清远踏上了三楼,目光无意识地向前一望,正望见一张小小的脸,立刻呆住了。

    半晌,他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不信?那我今天就证明给你看看。”

    ……

    “不准在这做生意!不然信不信我叫警察抓你!黑心加价,倒买倒卖,这是要坐牢的!”赵德成冷笑着。

    这还是市场经济没有放开的年代,后世遍地都是的贩卖,在这时,还有一个不太端正的名称“投机倒把”,在绝大多数人心里,这就是不光彩的、需要遮遮掩掩的。

    邱明泉:“封先生,怎么办?”

    封睿怒道:“你没偷没抢,怕他干吗!”

    邱明泉倒不是怕,只是前世极少有和人争吵的时候,没有太多口才,他定定神:“叔叔,我没做违法的事。我用自己的钱买的,买我金笔的人也都是心甘情愿。您不能这样。”

    他年纪小,气势不足,这样和和气气地说着话,赵德成越发得理不饶人。

    他扭头就冲着楼下扯着嗓子喊:“保卫科,快点来人!三楼有个投机倒把的小贩子,你们快来处理!”

    没片刻时间,商厦保卫科的两个人就来了,一老一少,年纪大点的正是保卫科科长。

    赵德成趾高气扬地把事情说了一遍,直听得保卫科长一愣。

    这事从来没遇到过,赵组长说的好像挺有道理,前几年,广播里不是播过,严重的投机倒把罪还枪毙过人?

    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的思想,确实还停留在僵化的阶段。

    “你这小孩,怎么能这样做呢?”年轻一点的保卫科科员看着邱明泉,不客气地就说话了,“快点走,不然把你扭送到公安局了!”

    保卫科科长摆摆手,倒是和气得很:“小朋友,你做这事,谁教的?”

    “肯定是家里大人教唆的!”赵德成恶狠狠地恐吓道,“要我说,得连着他家大人一起抓!”

    “搞得定不?不如我来给你示范一下?”封大总裁又跃跃欲试了。

    “你不会又要打人吧?”邱明泉狐疑地问。

    “那必须不会。”封睿淡淡道,“这种时候,我们讲究一个以德服人。”

    这孩子是老俩口捡来的弃婴,大冬天的,那么一个蓝花的精致襁褓就躺在路边,他们不忍眼见着这么小的孩子没人管,社会福利机构更是不健全,打听了半天,也没有给这弃婴找到好去处。不得已,就收养了下来。

    邱明泉从小就乖巧听话,也从不叫人操心,可是最近……两位老人联想到他近来极其古怪的言行,忽然一下就想岔了。

    ——这孩子,该不会是开始变坏了?!

    早出晚归,偷钱私用,身上还有奇怪的伤痕,难不成,是跟了坏人做些什么不好的勾当!

    邱爷爷心里一阵恍惚,忽然就想起了前些天看到的情形。从小就腼腆胆小的邱明泉,面对着王大全时,那种孤注一掷的、悍勇凌厉的眼神。

    和过去,完全就不是一个人啊!

    “你……你给我说清楚!”邱爷爷猛地站起来,喘着粗气。

    他素来话少,也没有什么文化,平时都闷声不响又木讷,可是一旦发脾气,却吓人得很。

    “怎么办?”邱明泉在心里焦急地问,向封睿求助。

    “你就实话实说呗,说你灵机一动听到新闻,卖金笔赚的。”封睿再有能耐,此时也没辙,“别傻到把我说出来就ok,不然他们说不定找道士或者和尚来镇了我。”

    两位老人只瞧见他满脸焦急,额头渗汗,邱奶奶心里一痛,浑浊的眼泪淌了下来。

    “小泉……”她哽咽地道,“我知道咱们家过得苦。可是穷归穷,你可千万不能走了歪路啊。”

    邱明泉急得连连摇头:“没有!奶奶,我没做坏事!你信我……”

    “那你跟我们说,你偷钱干什么去了?”邱奶奶眼巴巴地看着他。

    不说是瞒不过去了,邱明泉硬着头皮道:“爷爷奶奶,我……我最近学着人,做了点生意。”

    他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看上去成熟一点:“我买了商场里的钢笔,带金笔尖的那种,然后加价卖了出去。这些天,赚了不少钱。”

    “小泉,你……”邱奶奶绝望地呜呜哭了起来,偷钱也就算了,还撒这么大的谎?!

    邱明泉慌了,一把拉下书包,把里面的钱都倒在了床上。

    “爷爷奶奶,你们看,钱都回来了,我还赚了这么多!”

    一大堆十元的、五元的新旧钞票铺满了床,还夹杂着钢镚互相撞击的脆响,昏暗的灯光下,两位老人的眼睛都直了。

    这么多钱!!

    邱明泉忘记了一件事,复利增长的神话,一般人是算不出来的,普通人根本无法接受八十多元在十几天内,摇身一变,生出这样的巨款的事实!

    邱爷爷嘴巴张了张,忽然害怕起来:有什么途径,能短时间内,叫一个孩子挣到这么多的钱!

    邱奶奶怀疑地盯着他,忽然就瞧见了他脖颈上露出来的一段红绳。

    随手一拉,玉吊坠就露了出来,一片氤氲的宝光在昏暗的灯光下散着光晕,温润细腻,就像是冻住的凝脂一样。

    两位老人同时揉了揉眼睛,就算他们根本不具备什么鉴赏能力,也能看得出来,这绝不是什么便宜东西。

    “这……这是什么?”

    “我、我捡到的。”邱明泉脱口而出,慌忙撒谎,“我在一个树洞里捡到的。”

    就在这够紧急的当口,封大总裁还在那里唧唧歪歪:“你看,她摸我没感觉。也就只有你摸我,我才有感觉了。”

    邱爷爷四处张望,忽然抄起床边的小板凳,往邱明泉身上打去:“叫你撒谎!叫你学坏!……”

    这莫名其妙的贵重玉石,这忽然冒出来的巨款,还有那遮掩闪烁的眼神!

    小板凳砸在背上,邱明泉小小的身体就是一个趔趄,背部一片闷痛。

    邱明泉直接就被打傻了。

    他自小就特别孝顺听话,极少淘气,就算是前世,记忆里也没有任何被打过的时候,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邱爷爷的板凳背又落了下来,这一下打在了他的屁股上,又是疼得他一个哆嗦。

    “爷爷,我、我……”

    “哎呀你们家还搞家庭暴力啊,真是越穷困越野蛮——”封睿大吃一惊,“喂喂,你躲啊,是不是傻!”

    邱明泉正想要躲闪,可是一眼看见爷爷那哆哆嗦嗦的样子,忽然就是心里一惊!

    前世,爷爷身体不好,穷人家哪有什么年年体检的认识,忽然就得了中风,在床上瘫痪了几年才去世的。这一世,可别因为什么事儿,把这中风的诱因提前了!

    这么一想,他可就完全不敢动了,又着急又害怕,眼泪悄然盈满了眼眶。

    邱奶奶看到邱明泉傻乎乎挨打,急得眼泪直淌,颤巍巍跑上来去阻拦:“好了,老头子你别打了,有话好好问,小泉不是不懂事的孩子。”

    还说他懂事?看看邱明泉这油盐不进的样子,邱爷爷急气交加,手都哆嗦了:“今天他不交代清楚,我打死他算了!”

    “歪理邪说!就算是生养你的父母,也不能动不动要打要杀的吧,小孩子又不是私人财产。”封睿不爽地在那里吐槽,“更何况你还是收养的嘛。”

    “这来路不明的东西,你交给派出所。”她流着眼泪,伸手去拿邱明泉脖颈上的玉石吊坠,“就算是捡的,丢的人心里肯定着急得很,咱们还回去。”

    邱明泉猛地大吃一惊,呆呆地怔住了。

    “你给我顶住啊!别听她的!”封睿气急败坏,平时的优雅傲然全没了。

    见鬼,要是被这老婆婆真的死缠烂打,交到陌生人手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