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55.昔日的馈赠

时间:2018-06-19作者:闪灵

    ,精彩小说免费!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 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这孩子是老俩口捡来的弃婴,大冬天的, 那么一个蓝花的精致襁褓就躺在路边, 他们不忍眼见着这么小的孩子没人管,社会福利机构更是不健全,打听了半天, 也没有给这弃婴找到好去处。不得已,就收养了下来。

    邱明泉从小就乖巧听话, 也从不叫人操心, 可是最近……两位老人联想到他近来极其古怪的言行,忽然一下就想岔了。

    ——这孩子,该不会是开始变坏了?!

    早出晚归, 偷钱私用, 身上还有奇怪的伤痕,难不成, 是跟了坏人做些什么不好的勾当!

    邱爷爷心里一阵恍惚,忽然就想起了前些天看到的情形。从小就腼腆胆小的邱明泉,面对着王大全时, 那种孤注一掷的、悍勇凌厉的眼神。

    和过去, 完全就不是一个人啊!

    “你……你给我说清楚!”邱爷爷猛地站起来, 喘着粗气。

    他素来话少, 也没有什么文化, 平时都闷声不响又木讷, 可是一旦发脾气,却吓人得很。

    “怎么办?”邱明泉在心里焦急地问,向封睿求助。

    “你就实话实说呗,说你灵机一动听到新闻,卖金笔赚的。”封睿再有能耐,此时也没辙,“别傻到把我说出来就ok,不然他们说不定找道士或者和尚来镇了我。”

    两位老人只瞧见他满脸焦急,额头渗汗,邱奶奶心里一痛,浑浊的眼泪淌了下来。

    “小泉……”她哽咽地道,“我知道咱们家过得苦。可是穷归穷,你可千万不能走了歪路啊。”

    邱明泉急得连连摇头:“没有!奶奶,我没做坏事!你信我……”

    “那你跟我们说,你偷钱干什么去了?”邱奶奶眼巴巴地看着他。

    不说是瞒不过去了,邱明泉硬着头皮道:“爷爷奶奶,我……我最近学着人,做了点生意。”

    他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看上去成熟一点:“我买了商场里的钢笔,带金笔尖的那种,然后加价卖了出去。这些天,赚了不少钱。”

    “小泉,你……”邱奶奶绝望地呜呜哭了起来,偷钱也就算了,还撒这么大的谎?!

    邱明泉慌了,一把拉下书包,把里面的钱都倒在了床上。

    “爷爷奶奶,你们看,钱都回来了,我还赚了这么多!”

    一大堆十元的、五元的新旧钞票铺满了床,还夹杂着钢镚互相撞击的脆响,昏暗的灯光下,两位老人的眼睛都直了。

    这么多钱!!

    邱明泉忘记了一件事,复利增长的神话,一般人是算不出来的,普通人根本无法接受八十多元在十几天内,摇身一变,生出这样的巨款的事实!

    邱爷爷嘴巴张了张,忽然害怕起来:有什么途径,能短时间内,叫一个孩子挣到这么多的钱!

    邱奶奶怀疑地盯着他,忽然就瞧见了他脖颈上露出来的一段红绳。

    随手一拉,玉吊坠就露了出来,一片氤氲的宝光在昏暗的灯光下散着光晕,温润细腻,就像是冻住的凝脂一样。

    两位老人同时揉了揉眼睛,就算他们根本不具备什么鉴赏能力,也能看得出来,这绝不是什么便宜东西。

    “这……这是什么?”

    “我、我捡到的。”邱明泉脱口而出,慌忙撒谎,“我在一个树洞里捡到的。”

    就在这够紧急的当口,封大总裁还在那里唧唧歪歪:“你看,她摸我没感觉。也就只有你摸我,我才有感觉了。”

    邱爷爷四处张望,忽然抄起床边的小板凳,往邱明泉身上打去:“叫你撒谎!叫你学坏!……”

    这莫名其妙的贵重玉石,这忽然冒出来的巨款,还有那遮掩闪烁的眼神!

    小板凳砸在背上,邱明泉小小的身体就是一个趔趄,背部一片闷痛。

    邱明泉直接就被打傻了。

    他自小就特别孝顺听话,极少淘气,就算是前世,记忆里也没有任何被打过的时候,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邱爷爷的板凳背又落了下来,这一下打在了他的屁股上,又是疼得他一个哆嗦。

    “爷爷,我、我……”

    “哎呀你们家还搞家庭暴力啊,真是越穷困越野蛮——”封睿大吃一惊,“喂喂,你躲啊,是不是傻!”

    邱明泉正想要躲闪,可是一眼看见爷爷那哆哆嗦嗦的样子,忽然就是心里一惊!

    前世,爷爷身体不好,穷人家哪有什么年年体检的认识,忽然就得了中风,在床上瘫痪了几年才去世的。这一世,可别因为什么事儿,把这中风的诱因提前了!

    这么一想,他可就完全不敢动了,又着急又害怕,眼泪悄然盈满了眼眶。

    邱奶奶看到邱明泉傻乎乎挨打,急得眼泪直淌,颤巍巍跑上来去阻拦:“好了,老头子你别打了,有话好好问,小泉不是不懂事的孩子。”

    还说他懂事?看看邱明泉这油盐不进的样子,邱爷爷急气交加,手都哆嗦了:“今天他不交代清楚,我打死他算了!”

    “歪理邪说!就算是生养你的父母,也不能动不动要打要杀的吧,小孩子又不是私人财产。”封睿不爽地在那里吐槽,“更何况你还是收养的嘛。”

    “这来路不明的东西,你交给派出所。”她流着眼泪,伸手去拿邱明泉脖颈上的玉石吊坠,“就算是捡的,丢的人心里肯定着急得很,咱们还回去。”

    邱明泉猛地大吃一惊,呆呆地怔住了。

    “你给我顶住啊!别听她的!”封睿气急败坏,平时的优雅傲然全没了。

    见鬼,要是被这老婆婆真的死缠烂打,交到陌生人手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不不……这、这个不行。”邱明泉死死捂住了心口。

    邱爷爷气不打一处来,忽然劈手抢过他颈上的玉石吊坠,猛地一扬手,竟然从窗户里整个扔出了窗外!

    邱明泉整个人彻底蒙了,眼睁睁看着外面一片漆黑,心口好像被什么狠狠重击了一下,猛地大吼一声:“干什么啊?!”

    这一声吼出口,屋子里都静了。邱爷爷举起来的板凳停在了半空,久久没有落下,邱奶奶也不吭声了。

    “爷爷,奶奶,我……”邱明泉看着两位老人忽然颓然的神态,心里隐约知道闯了大祸。

    邱爷爷呆呆地看着他,苍老的脸上从暴怒慢慢变成了木然的悲伤。

    十几年前在路边捡到这个瘦弱的弃婴时,这么多年来,可是把这小小的生命当成命根子的。

    想着过去这孩子疼人又乖巧的样子,再想着刚才他怒吼的神态,邱爷爷心里难受得像是被什么撕开了。

    他绝望而悲凉地摆摆手:“好,好……我们不管你。”

    他艰难地转过身,偏腿上了床,伸手把床上的钱都扫到地下。然后,他背着佝偻的身子,不再说一句话。

    邱明泉吓得魂飞魄散,急切、悔恨、担忧齐齐涌上心来:“爷爷!我错了……爷爷你别气坏了身子!”

    重活一生,他就算没能力改变命运,没本事让家人生活无忧,可总不能提前把爷爷气死吧?!

    他手足无措,随手在脸上胡乱抹了抹,蹭破了伤口,流出血来。

    怔怔看着手上的血迹,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焦虑无助涌上他的心头,叫他彻骨冰寒。

    是的,这根本就不是他的能力挣来的,两位老人没看错他。

    他颤抖着手,跪在床头,捡起了几张钞票。

    “爷爷你别气了,我撕掉它……撕掉它好不好?”

    邱奶奶在一边急忙抢过来,猛地拉住了他。狭小破旧的出租房里一片压抑的气氛,直欲叫人窒息。

    邱明泉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这些天习惯了封睿的唠叨和训斥,也习惯了他的讥讽和指点。现在忽然没了他的声音,他的心里却慢慢平静了下来。

    那个人假如在,一定很不喜欢看到自己这种茫然无措又没用的样子吧?

    不行啊,他要坚强起来。

    跪在地上的邱明泉,沉默了很久,然后终于开了口,声音喑哑。

    “爷爷奶奶。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他轻声道,“这些钱,真的是我贩钢笔挣的。因为钱太多,又来得快,所以我也很害怕,不敢和你们说。”

    两位老人都没出声。

    “这是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会瞒着你们了。”

    他轻轻抓起地上的一捧钱,放在了奶奶的手中,直视着老人茫然的眼:“可是这里的每一分钱,都是清清白白挣的。我没有昧着良心,更没有作奸犯科。”

    坐在孩子们的课桌椅内,一大群望子成龙的家长们有的精神焕发,有的则脸色铁青,强颜欢笑。

    靠窗的座位上,那名中年男人嘴角微扬,听着小女儿的名字赫然列在年级前三,笑意直要溢了出来。

    自家的孩子实在太省心了,成绩好不说,又写得一手漂亮的好字,一时之间,他心里充满了温柔,看向校门外那个影影绰绰的男孩背影时,心里砰然一动。

    买买买,待会儿放学,就给女儿带回去一个惊喜吧!……

    正值寒冬一月,气温极冷,邱明泉站在校门口的冬日大太阳下,舔了舔有点干裂的嘴唇。

    传达室里的老大爷端了一杯白开水,冲他招了招手:“娃娃来,喝口热水,别冻着喽。”

    邱明泉感激地跑了过去,接过老大爷的大搪瓷杯,“咕嘟咕嘟”喝了半缸子温热的开水:“谢谢爷爷!”

    “你这笔啊,卖得出去不?”老大爷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唠嗑,“金笔啊,笔头真的是金子做的吗?”

    邱明泉腼腆地笑笑:“笔尖那一点是k金的,真的是14k金,工艺可厉害了。”

    老大爷哈哈地笑:“你才厉害。一支笔抵俺家好几天菜钱,小娃娃你咋就敢贩这个来卖啊?“

    邱明泉举起袖子擦了擦嘴,微笑一下:“我也是试试。”

    就在这时候,有的教室里开始有家长们走出来,邱明泉赶紧把搪瓷缸放下,飞速地跑到了校门口,站得笔直,忐忑地看着鱼贯而出的人群。

    “把你那小狗一样的眼神收起来。”封睿没好气地道,“你给我做出‘爱买就买,不买就滚’的神态来,强势!强势懂不懂?”

    “哦。”邱明泉挺直了腰,一眼就看到说他投机倒把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

    她弯腰拿起了一只英雄100金笔,不死心地问道:“小弟弟,不是我说哦,太黑心不好的——你这个笔,最多六块钱顶天了,我拿一支。”

    邱明泉死死咬住封睿定下的死限:“阿姨,真的不行。八块钱我都倒贴,我还有来回车票钱呢。”

    旁边一个相貌温和点的女同志在心里算算市中心来回的车费饭钱,又看着邱明泉被冷风吹得发红的小脸,心里一软:“好吧,八块八我买一支好了。”

    她摇摇头,掏出了钱包数出来十元钱:“给我儿子买的,哪种颜色好呢?”

    邱明泉惊喜交加,一边找零,一边按照封大总裁的指示开口:“阿姨,要不您拿这个金色笔帽的吧。金冠加身,在过去,可是配得上状元的呢!”

    “哎呀,你这孩子真会说话。”女同志笑呵呵地拿起那杆金色笔帽的经典款金笔,在邱明泉提供的作业本上画了几道,满意地放进了精美的笔盒。

    就在交易的这一会儿,邱明泉身边已经围了好些家长。

    那则英雄金笔的广告这两天刚开始密集投放,不少人都对这种昂贵的14k铱金笔颇为艳羡。

    一看这女同志下了第一单,就有人也眼热起来。更何况在这种刚刚开完家长会,得知了自家孩子好成绩的时间点上?

    “我要个全银色笔身的吧,我觉得这个大气。”有人自言自语地拿起另一支,摩挲了半晌,终于被那良好的设计和精致的笔尖勾引得心动,也掏钱买了一支。

    太阳很大,北风很冷,幸福来得太突然。

    邱明泉忽然有点眩晕,只记得脑海中牢记着封睿定下的“绝不降价”的限制,不到一会儿,八支英雄100金笔,竟然被买走了七支了!

    忽然,有两个人几乎同时,一把抓住了最后一支笔,开口道:“这支我要了!”

    邱明泉一抬头,争抢的两人,正是先前那位中年眼镜男子,还有一个就是那个说他黑心的妇女。那妇女一直等着想看邱明泉是不是能降点价,可没想到人家转眼就快卖光了,心里立刻急了。

    “我要了!”中年妇女强硬地把金笔盒子往手里拽,就要掏钱。

    这男人脸色也同样着急:“哎呀小兄弟,卖给我吧!”

    邱明泉看看两人,慢条斯理地拿起笔盒子,递给中年男人:“叔叔,给您。”

    那中年妇女不乐意了,横眉立目地:“凭什么啊,我先说的!”

    邱明泉淡淡地道:“不,这位叔叔是今天第一个问价的。”

    魏清远长舒了一口气,赶紧往外掏钱包,忽然就有点发愣。

    他掏光了所有的钱,面色发窘:“你看啊,小弟弟,我不是想讲价,真的是来开家长会,身上没多带钱。”

    果然,整个钱包里就只有一张五元,还有几张毛票,几个钢镚。

    这一下,中年妇女立马来了精神:“我有我有,我有钱。”

    她炫耀地掏出一张十元钱整钞,就往邱清泉手里塞:“给你!“

    邱明泉没理她,伸手接过男人手中所有的钱,把最后一支英雄铱金100递了过去:“叔叔,给。”

    中年妇女尖锐地叫了起来:“你疯啦!他只有六块多钱!”

    邱明泉看看中年妇女,慢吞吞道:“是啊,可千金难买我乐意。”

    他转过头,真诚地望着魏清远:“叔叔,谢谢您。”

    “谢我什么?”

    邱明泉由衷地道:“市场经济是好东西。对吧,叔叔?”

    魏清远呆呆地拿着笔盒,满心都是震惊。

    他没想到,这孩子竟然愿意低价卖他,可更没料到的是,这孩子刚刚说的这一句!

    “市场经济是好东西”。

    这简简单单一句话,身边又有几个人敢说,或者说,有几人懂得其中真正的道理?

    他毕业于东申市财经大学,毕业后就在中央审计署就职,干了十几年,如今刚刚调到东申市履职,和他尊敬的导师巩校长聊起市场经济时,大家都还同时带有着疑问。

    这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就能信口说出这样的话来!

    魏清远试探着开口提议:“要不,明天这个时间点儿,你来这里,我再带钱补给你。”

    “不用,我明天不来了。”邱明泉乖巧地笑笑,小脸红扑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