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50.巧手惊人

时间:2018-06-14作者:闪灵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 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778688。”不涉及到小数点四舍五入,邱明泉只顿了那么几秒,飞快张嘴报出了答案。

    封睿心底一阵震撼, 半晌后,由衷地说了一句:“你真厉害。”

    他自己的数学成绩本身也算极为优秀, 从小在一些涉及心算的场合, 他都是别人艳羡的对象,而现在, 以他的智商,竟然完败给这个小民工!

    “嗯……”邱明泉羞涩地笑了,一向平静的脸上难得地有了点红晕。

    前世的时候, 虽然初中还没上完就辍了学,可是他人生中有限的美好时刻,也就是每次数学考试分数下来的时候了。

    数学老师赞赏的眼光, 同学偶然的惊诧神情, 那是他仅有的骄傲,也是他很多年后唯一记得的美好。

    是的, 他就是这样一个普通人, 在前世没有显赫身家, 没有幸运奇遇,赤贫开始的童年, 伴随着困窘的家境, 命运的戕害, 就那么一直挣扎在社会的最底层。

    端盘子、小保安、扛包,他都做过。

    “你会什么啊!什么技术工种都不行!你倒说说,你能干点啥?”那时候,工头很不耐烦地点点他,眼里全是不耐烦。

    “我、我会算账。”他鼓足勇气才说出这话来,“我……算算术还行。”

    听到这话的人都笑起来,工头更是满眼怀疑:“小子,你能做会计?”

    “不是,我不懂会计。”他只能垂下头去,“我就是心算快一点。”

    “歇了吧您哪!这儿有专业的会计呢,人家拿的可是高工资!”

    ……回忆一旦开启,就有点停不下来,他恍惚地想起前世,觉得就像在眼前。

    “我还会背圆周率呢,上辈子有一次年级数学竞赛,我得过奖。”他忽然忍不住,想要向身边这个隐形的男人说出来,这一点点小小的荣光。

    “圆周率?”

    “真的!”邱明泉听着他诧异的声音,急切地想要证明什么,或许是这一生都没有什么机会证明自己,又或者,想在这个陌生又亲近的男人面前不要总显得那么窝囊和无用。

    “3.14159265358979323846264338327950288……”

    封睿沉默了一下:“你能背到多少位?”

    邱明泉呐呐地停下:“接近一百多位吧,以前可以背到三百位之后的,不过……好多年过去,也就慢慢忘记了。”

    封睿充满震惊地问:“你怎么做到的!”

    他知道这世上有很多记忆大师,有的甚至可以背到圆周率千位以后,但是那往往需要专门的训练,可是这人?

    “没有太刻意去背啊,数学竞赛嘛,老师说这个很可能是考题,就认真看了几遍……”

    “看几遍就会了?”封睿提高了嗓门,“你背英文单词怎么就不过目不忘?!”

    “我不知道。”邱明泉有点茫然,“就只有这个觉得简单。”

    封睿有心不信,可是却有个声音提醒他,邱明泉没有说谎。

    在刚过去的期末考试中,他包办了所有科目,唯独有一门课,邱明泉坚持自己做,那就是数学。

    在封睿的印象中,人群中的确有一定比例的人,会有超乎常人的计算能力或者记忆力,也可以算是某种天赋异禀。他的身边,只记得曾经见过一个女孩子有类似的能力,就是他的发小向城的姐姐,邻居向家的女儿向明丽。

    但是,这时的邱明泉却是一个从没接受过任何系统训练、更没有受过什么专业指点的孩子。

    封睿的脑海里不知怎么,忽然浮现出上一世临死前,所看到的那个建筑民工的模样。

    黯然的、安静的。

    脸上风尘仆仆,眉目虽然也算清秀,可却充满疲倦。

    隔着担架看过去的最后一眼,那个无人问津的农工显得卑微无争,抓着吊坠的手指粗糙干裂,劳作的痕迹是如此明显。

    又有谁会想得到,这样的一个人,在他幼年的时候,也曾经在某些学科上,有着远超常人的天赋?

    假如换一个家庭和出身,他又何尝不能轻松前行,命运金贵?

    封睿有点儿怔忪。他魂魄所依的那块玉石紧紧贴着邱明泉的心口,在听到他那句由衷的称赞时,他感觉到的心跳微微加了快,有点儿孩子般的激动。

    封睿忽然有点难受。

    “邱明泉,我认真地,和你做一场交易吧。”

    “嗯?……什么?”邱明泉一愣。

    封睿淡淡地道,却字字清晰,认真而郑重:“我想送你一场滔天富贵。你也答应我,加油让你自己当得起。”

    封睿不知道,邱明泉到底有没有听懂他的意思。

    ——不过,这也无所谓。

    封睿收回思绪:“你算的数字是对的,可是,实际上可能挣不到那么多。”

    他这一句,把邱明泉一腔热情瞬间浇灭:“为什么?”

    “市场是有饱和度的,你想想,越到后来,每一间学校愿意掏钱买金笔的人最多有多少?”

    邱明泉愣住了,就算毫无商业头脑,这时候也想到了这个bug。

    是的,到第五天早上去进货的时候,本金就已经迅速翻到了五百五十元。

    按照今天这样的比例,大约可以进到六十支英雄100金笔,再加上八-九支50金雕。

    “我估计,第五天就是市场临界点了。”封睿显然也大致算出了结论。

    按照白天邱明泉卖钢笔的速度,再往后,就算有铺天盖地的英雄钢笔广告加成,恐怕任何一间学校,一天销量六七十支金笔,已经是极限了。

    “啊,那看看第五天的销量,再决定下一天进多少货吗?”邱明泉迟疑一下,试探着问。

    封睿“呵呵”了一声,异常傲娇地道:“到时候,听我的就好了。”

    一夜之中,邱明泉接连不断地做了好些梦。

    梦里有纷飞的钞票,有遍地金光闪闪的钢笔,最后,这些钢笔越来越多,堆满了整个破旧的小屋,梦里的邱明泉带着整书包的钢笔,孤零零站在学校门前,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停下来看他。

    然后,就是白天那个妇女忽然跑过来,满脸讥讽刻薄:“我刚刚从大商场回来,营业员跟我说,英雄金笔全都大跳水降价啦,一元钱一支!……”

    邱明泉大叫一声,大清早的从噩梦里惊醒过来,满头是汗。

    还好,是梦啊!

    他偷偷扒开书包往里面看了一眼,看见了那些满满的零钞,“怦怦”狂跳的心才安定了些。

    第二天,他迅速地沿着昨天一样的行程,再次搭车来到了东申市的淮海路上。

    依旧是昨天的精品商厦,依旧是三楼的文具柜台,这一次,他拿出了一百三十多元。连本金带利润,他这一次进了十二支英雄100,三支50金雕。

    王娟惊奇地盯着他,心里大概猜出了这孩子是在进货贩卖。

    就在昨天,她这个文具柜台的生意奇怪地好了许多,比平时的销量几乎翻了一番。

    打听了一下,她才知道都是听了广播里的广告,看了报纸上的江委员出访新闻才慕名而来的。

    看着邱明泉再次进货离开,王娟心里一阵惊叹——这孩子,可真头脑灵得很哪!

    旁边,文具组组长赵德成叼着牙签,走过来:“今天英雄笔的销量怎么样?”

    王娟努努嘴:“又得去库房拿货了,那孩子刚刚买了十几支走。”

    赵德成大吃一惊:“什么?二道贩子吗?”

    王娟喜滋滋地点点头:“管他做什么呢,卖出去就好呗。”

    赵德成一脸正气:“那怎么行,我们正规商场,哪能和这种搞投机倒把的搅在一起!下次不准卖给他。”

    王娟吃惊地看看他,撩了撩刚烫的大波浪:“组长,你这话可不对,我卖出去,这是我的业绩,人家合法地来买,我凭啥不卖呀?我不卖,月底评优,你给我补?”

    赵德成生气地甩了甩袖子,被这席话噎住了。

    邱明泉今天换了一家中学,这家的家长会比正红中学召开晚上一天,恰好让他们的贩卖计划从容错开。

    有惊无险地,和昨天一样,邱明泉进的这十一支金笔,也都非常顺利地脱了手,就连那三支被加价卖到二十八元的50金雕笔,也都无一跑单。

    ——英雄金笔厂的广告正在继续,热销的势头也正在上升。封睿深知这次英雄钢笔在国内掀起的热潮。

    本以为在第五天会销量到顶的他们,一直到了第七天,终于真正遭遇了市场饱和。

    封睿淡淡道:“把剩下的资金,全都再进货吧。”

    话一说完,封大总裁不由得有点伤感——什么时候起,已经习惯了把几百元的钱也称之为“资金”了呢!

    “什么,还进货!”邱明泉吃了一惊,“不是已经压了货在手里吗?”

    “你是总裁,还是我是总裁?”……

    接下来,封睿指点着邱明泉进城,这一次,目标不再仅仅是精品商厦,振兴商场和观海商场等著名的大商场,把英雄钢笔的专柜都跑了个遍。

    果然,就在这几天,一家商场的英雄金笔已经出现了缺货的情况!

    封睿一看到这个迹象,就果断出手,叫邱明泉赶到其他几家商场,将手里的一千元钱,倾囊而出,全部换成了金笔。

    三天后,各大商场全面迎来了英雄金笔的断货时代。

    其实不只是东申市,全国的柜台也都如此,面对着全国铺开的国产精品金笔广告,又正值寒假,很多家长都在考虑给孩子买一支好钢笔开学备用。

    这一下,就连英雄金笔厂也大为意外,产量没能跟上。

    那个时候,还没有“饥饿营销”的说法,可是天天听到收音机和电视里的广告诱人心动,就是买不到,就形成了始料未及、一笔难求的局面。

    这一切,邱明泉不知道,可是封睿却能敏锐地猜到。

    就在全面断货开始的这几天,他叫邱明泉每天带上一部分金笔,游走于各大商场的文具柜台边,一旦听到有人有明确的购买欲却失望而回时,邱明泉就赶紧跑过去,掏出琳琅满目的品种,供人挑选。

    枣红笔身的、全银笔身的、银帽黑身的……进货时就有目的地配置合理,卖起来,也任挑任选。

    ……精品商厦文具柜台的几个营业员算是服了。

    原先虽然知道这孩子每天来买这么多笔是去贩卖,可到底卖到哪里去,一直是个谜团。

    现在倒好,人家就在他们国营店的眼皮底下倒卖!

    偶然有顾客疑惑真假什么的,那孩子还一脸无辜指指这边:“我就是从这里进的呀。”

    得,现场提供专柜验货啊这是!

    吐槽归吐槽,柜台里的英雄金笔还是彻底断货了,来购买的顾客络绎不绝,催促了厂家几次都说产能不足,商厦的领导都没辙。

    三两天下来,他们已经知道这孩子一支笔加了多少价,不得不说,在这一笔难求的时候,封睿定的价格正好卡在某个深谙顾客心理的节点上,让你觉得肉疼,但是又没有生气到拂袖而去的边界。

    这孩子几天赚到的,只怕够他们这些国企营业员几个月的工资呢!

    特别是小心眼的柜台组长赵德成,更是心里不爽到极点,看着这小鬼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这天,邱明泉正在和一个顾客讨价还价:“真的不行,叔叔,这笔我就赚两元钱……”

    “两元还少吗!你这一天卖几十支笔,小小年纪就敢投机倒把!”

    一只手忽然从背后伸过来,狠狠抓住了邱明泉的小手,一把把他手中的金笔抢了过来。

    邱明泉愕然抬头,看着一身笔挺中山装的赵德成:“叔叔……您干吗抢我东西?”

    赵德成噎住了。

    这小鬼,果然狡猾又坏,不辩解,却把抢东西的帽子扣给他!

    他蛮横地把邱明泉手里的书包抢过来,里面满满的金笔盒往地上一倒:“抢?我还要砸了你呢!”

    “咕噜噜”地,一堆笔盒落在了地上。

    ……

    二楼的楼梯上,两个中年男子正并肩前行。

    精品商厦的曲总经理笑着看着身边的老同学魏清远:“恭喜恭喜,没想到你从燕京调动到了东申市,我们这一届的大学同学,在燕京一做十几年的,就只有你了吧。”

    魏清远摇头苦笑:“我是喜欢做研究的,你不是不知道。这次要不是巩校长来东申市就职,非要带我一起来,我宁可在审计署做事。”

    曲逸飞感慨万分:“这可由不得你了,如今的形势,国家正缺人,尤其是懂市场经济的人。我们这几届的师兄师姐们,几乎个个被紧急启用了。”

    魏清远笑笑:“你不也是,这个年纪就被提拔到了总经理的位置。”

    曲逸飞摇头,放低了声音:“我也在摸着石头过河,对了,你接触的层面高,你觉得,股份制改造真的可行不?”

    魏清远推了推眼镜,神色郑重起来:“你应该比我还知道吧?就在去年,豫园商场成了东申市首批改为股份制的企业之一。联合了几十家国营和集体商店,组成了一个大的、统一的股份有限公司,以集中优势扩大经营规模。你总该知道,他们发行了股票,反响非常好,那么你们为什么不行?”

    曲逸飞眼中光芒闪烁:“对!我也觉得,这个方向非常值得尝试——你不知道,这些天,我琢磨了不少调动积极性的办法。说到底,股份制的尝试,把职工的切身利益和单位联系在一起,才是最有力的举措!”

    魏清远悄悄指了指北方:“你们身在企业,放手一试吧,政策一定会大胆得叫你吃惊!”

    曲逸飞心中直跳,有点激动起来,这位同窗最得恩师巩校长的器重,这次巩校长受命出任人民银行东申市分行副行长,坚持把得意门生魏清远从人教司带到了东申市,这里面的意味,不言而喻。

    他郑重地点点头:“我明白了,我会赶紧和上面建议,放手试试!”

    魏清远含笑道:“对了,我想来你们这儿买两支金笔送人,带我去文具柜台?”

    曲逸飞一拍大腿:“你早不说!英雄金笔断货很久了,就算是我,现在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别急,过一阵到货了,我给你留着。”

    魏清远笑着道:“我不知道你如今在这里履职啊,要不然,前些天也不至于加价在人手里买了一支。”

    曲逸飞这可就吃了一惊,又觉得好笑:“这都能贩卖,心思这么活?”

    魏清远哈哈笑起来:“而且做这事的,是个小孩子。不瞒你说,我那天买了笔以后,非常感慨。”

    “感慨什么?”

    魏清远眼神坚定:“市场经济势在必行啊。群众的嗅觉和智慧早已经走在了前面,就连一个小小孩童尚且都能懵懂地走出这一步,我们还有什么犹豫的?”

    曲逸飞惊奇极了:“你说的,倒像个奇闻异事了。真的是个孩子,贩了金笔去卖给你?我怎么有点不信啊!”

    魏清远踏上了三楼,目光无意识地向前一望,正望见一张小小的脸,立刻呆住了。

    半晌,他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不信?那我今天就证明给你看看。”

    ……

    “不准在这做生意!不然信不信我叫警察抓你!黑心加价,倒买倒卖,这是要坐牢的!”赵德成冷笑着。

    这还是市场经济没有放开的年代,后世遍地都是的贩卖,在这时,还有一个不太端正的名称“投机倒把”,在绝大多数人心里,这就是不光彩的、需要遮遮掩掩的。

    邱明泉:“封先生,怎么办?”

    封睿怒道:“你没偷没抢,怕他干吗!”

    邱明泉倒不是怕,只是前世极少有和人争吵的时候,没有太多口才,他定定神:“叔叔,我没做违法的事。我用自己的钱买的,买我金笔的人也都是心甘情愿。您不能这样。”

    他年纪小,气势不足,这样和和气气地说着话,赵德成越发得理不饶人。

    他扭头就冲着楼下扯着嗓子喊:“保卫科,快点来人!三楼有个投机倒把的小贩子,你们快来处理!”

    没片刻时间,商厦保卫科的两个人就来了,一老一少,年纪大点的正是保卫科科长。

    赵德成趾高气扬地把事情说了一遍,直听得保卫科长一愣。

    这事从来没遇到过,赵组长说的好像挺有道理,前几年,广播里不是播过,严重的投机倒把罪还枪毙过人?

    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的思想,确实还停留在僵化的阶段。

    “你这小孩,怎么能这样做呢?”年轻一点的保卫科科员看着邱明泉,不客气地就说话了,“快点走,不然把你扭送到公安局了!”

    保卫科科长摆摆手,倒是和气得很:“小朋友,你做这事,谁教的?”

    “肯定是家里大人教唆的!”赵德成恶狠狠地恐吓道,“要我说,得连着他家大人一起抓!”

    “搞得定不?不如我来给你示范一下?”封大总裁又跃跃欲试了。

    “你不会又要打人吧?”邱明泉狐疑地问。

    “那必须不会。”封睿淡淡道,“这种时候,我们讲究一个以德服人。”

    邱明泉鼓足了勇气,拦在了一个女生面前:“同学,你、你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