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47.舞厅惊魂

时间:2018-06-11作者:闪灵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 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奶奶, 小泉是根好苗子,以后考上好大学不成问题, 你们可得好好培养他。”冯老师真心真意地道。

    忽然想起一件事, 她忍不住对邱奶奶道:“孩子这么小,以后还是叫他专心学习,不要放心思在别的杂事上呀。”

    邱奶奶欢喜得嘴唇都哆嗦了,听到冯老师的话, 却又心酸:是啊,家里穷,他们老俩口要外出捡垃圾卖钱度日,别家的孩子这时候大多在享受着父母的疼爱娇宠,他们家反倒要孩子早早担起很多家务来。

    冯老师犹豫了一下:“我听说, 小泉在卖东西, 好像是钢笔?”

    看了看这一贫如洗的屋子, 她大致明白了邱明泉为什么会做生意。这让她心里有点难受, 这个时代绝大多数人还是崇尚“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经商下海在老师的眼里,真是件糊涂事。

    门口一声轻响, 邱爷爷手里提着皱巴巴的白塑料袋,迟疑地重复着:“老师, 你、你说……看到小泉在卖钢笔?”

    冯老师笑笑:“是他的同学看到的。不过啊, 我可不是来告状的, 我只是觉得小泉的成绩这么好,万一分心耽误了,可就可惜了啊?”

    邱爷爷怔怔地听着,走到床前,看着邱明泉手背上被自己打肿的地方,忽然就无声地蹲在地上,捂住了脸。

    浑浊的老泪,一滴滴掉了下来。

    孩子没说谎,也没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邱明泉飞快地跳下地,使劲地抱住老人,把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爷爷的胸前:“爷爷……我没事的。你别哭。”

    冯老师莫名其妙地看着一家三口人抱头痛哭,吓了一跳:自己也就随口说了几句,也没有疾言厉色,怎么就把这老老少少弄成了这样?

    好不容易等到三个人平息了些,邱明泉才不好意思地擦了擦脸上的泪,对着冯老师感激地点点头:“老师谢谢您,我会注意处理好学习和生意的关系的。”

    冯老师一愣,生意?这孩子,还真的把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当了真?

    她正想再说点什么,可眼角瞥到旁边小木桌上的剩饭剩菜,再想到邱明泉平时的寒酸衣着,所有的话都咽回到了肚子里。

    她叹了口气,心里一冲动,就拿出了帆布小钱包,从里面掏出几张十元钞票,狠狠心又抽了一张出来,塞到了邱奶奶的手里。

    “我是小泉的班主任,这钱,你们先拿着!”她情知老人会推让,放下钱就急匆匆地往门外跑,“孩子生病,别耽误治,再说也得买点吃的补补身体!”

    两位老人看着钞票,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五十元!在这个时代,这已经差不多是一位中学老师月薪的三分之一,关键是,大家家家都缺钱呀!

    邱明泉首先挣扎着跳起来,拿着钱追了出去。

    “老师,老师!”他脚下虚浮地赶上了冯老师,原本就发烧脸色不正常,现在更加涨红了,“……我家有钱,您把钱拿回去吧!”

    冯老师做出严厉的脸色,佯装生气:“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老师的话!你看看你瘦的,没有体力怎么学习啊!”

    “不不……这钱我不能要。”邱明泉一个劲地摇头,

    冯老师使劲把钱塞回到他手里:“那就当我借你的,以后你考上了大学,挣到了第一个月工资,再还给我!”

    封睿的声音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收下吧,你的老师是真心实意的。”他淡淡道,“只有没本事回报的人,才不敢接受帮助。”

    ……他若有所思地想着,忽然冒出来一个好玩的主意,不由嘿嘿地笑起来:“等你考上高中,再还她吧。”

    邱明泉愣了一下:“啊,什么意思?”

    封睿笑而不答,越想越是得意,神秘地道:“就当谢师礼吧!”

    几年后,还这老师五十元,还她一场无心富贵,也算是有趣的很呢!

    乘着邱明泉发愣,冯老师已经跑远了,声音遥遥传来:“好好补补身体,尽量每天一个鸡蛋!”

    封大总裁同样遥望着老师的背影,感叹了一句:“老师说的很对啊。”

    “嗯?”

    “你以后——”封睿郑重道,“是得保证每天一个鸡蛋。”

    ……

    发烧来得快,退得也快。

    寒假正式开始了,邱明泉抱着怀里剩下的两千多元钱,听着封睿的指点,迷惑不解。

    “去买股票?现在就有股市了吗?”邱明泉前世从没有接触过这种时髦的东西,对于相关常识也是丝毫都不了解。

    封睿淡淡道:“对,现在还没有股市呢。不过——”

    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市面上,已经有几家老八股的股票,面向社会发行了。”

    “哦!”邱明泉激动起来,心里隐约觉得面前金光闪闪,“我们要去买吗?”

    “先去看看吧。”封睿淡淡道。

    从1984年第一只飞乐音响发行股票后,面向公众发行的这种新生事物,在这座充满悠久金融历史的城市,就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封睿前世有着金融专业的硕士学位,在这些方面的记忆非常完备。在他的记忆里,真空电子这只股票在去年,也就是87年时已经发行过14.5万股票,第二年的增发,日期已经近在眼前。

    在辛辛苦苦攫取了第一桶金后,终于到了他最熟悉的领域。

    在这里,他可以娴熟地逐浪而行,凭借着开挂的先知先觉,笑傲夺取财富,予取予求了呢!

    第二天一大早,精品商厦的三楼文具柜台,王娟拎着时髦的小手提袋,来到柜组。

    早上商场八点开门,她到得不算晚,可是却惊奇地发现,好几个营业员已经凑在了一起,叽叽喳喳地热烈讨论着什么。

    “王娟,快来快来,大新闻!”要好的一个姐妹立刻叫,满脸兴奋,“今天一早,我们组长赵德成被保卫科带走了!”

    王娟吓了一跳:“什么事啊?这样严重的啦?”

    另一个八卦通压低了声音:“确切消息,我听服装柜台的王会计说的,赵德成鬼迷心窍,偷偷买了一大堆英雄金笔,结果这两天不是忽然全面到货了吗,他全砸在手里了!”

    王娟莫名其妙地问:“砸手里最多亏钱卖不掉,怎么就被保卫科带走了?”

    “他进的货可不少!听说足足买了七八千的高级款,一下子就急了,居然偷偷把自己的货,冒充公家的卖给了一家公款采购的公司!”

    王娟大吃一惊,一下就猜到了端倪:“那发_票从哪里弄呢?!”

    同组的营业员小刘吃吃笑了:“王姐就是厉害,一下子就看到关键了。赵德成啊这人胆子真大的唻!他弄了个萝卜章,做了假章开了张假发_票给人家采购员!”

    王娟倒吸了一口冷气,想着赵德成平时耀武扬威的样子,却也忍不住暗爽:“哎呀,那采购员发现了?”

    “采购员没发现,回去报销时被人家会计识破了,带着发_票就找到了我们商场。”小刘笑嘻嘻地眨眨眼,“正好遇到曲总经理,哎呀你是没看见,当场就气得脸都青了!”

    王娟“扑哧”一笑:“赵组长一向胆子大的呀!”

    偷偷在柜台夹着卖自己的私货,这事真不大,可是伪造公章、开假发_票,这个事情可就严重了。

    赵德成平时素来不得人心,现在倒霉,没半个人同情,全都嘻嘻笑作一团,正在这时,却有人在远处喊了一嗓子:“王娟!曲总经理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站在精品商厦的总经理办公室,王娟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总经理,您说……叫我顶替赵德成的位子,升做文具组组长?”

    她才刚三十岁,这个资历,按说可轮不到她啊。

    曲总经理微微一笑:“是的。想必你们也听说了赵德成的事,他已经被紧急停职,我需要提拔人上来。”

    他的脸色带着鼓励:“我调查过,同事们都反映你的业务能力强、服务态度好,你能顶上吗?”

    王娟惊喜得连连点头:“组织和领导信任,我愿意试试!”

    从总经理办公室里出来,她还觉得有点晕乎乎的,可是忽然,她的脑海中就想起了一个清晰的画面。

    那个男孩子在她耳边轻轻叮嘱:“我刚刚又想了想,还是不要进货了吧。这个小生意,下一波可就真的会砸在手里了。”……

    假如不是那孩子的话,她今天就算不会像赵德成一样铤而走险,可是起码也要囤积一大堆再也不好销的金笔在手里了吧?!

    一时间,她背后全是冷汗,又是后怕,又是感激。

    ……

    而此时,把赵德成结结实实坑到火坑的两个始作俑者,却正好路过了精品商厦的门前。

    邱明泉忽然停住了脚,有点迟疑地望向不远处的商场大门。

    “哎,那个人……不是那天害我们的那个组长吗?”他小声道。

    门口,一个男人脸色惨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着身边的民警哀求:“同志,您等等,我去总经理那

    里再说几句,求求您啊!”

    身边两个民警一左一右夹着他,严肃地向外推去:“有事到警察局交代!”

    封睿兴致盎然地看了看:“还真是他,看那怂包蠢货样子,一定是犯了什么事吧。活该!”

    邱明泉想着那天他砸自己金笔的模样,也不由小声一笑:“对,活该。……”

    封睿一笑:“走吧,去下一站。”

    那个他最熟悉的金融领域的财富,就在今天,已经迫不及待地在向他们招手了,谁有工夫再去管这种小小蝼蚁呢!

    话一说完,封大总裁不由得有点伤感——什么时候起,已经习惯了把几百元的钱也称之为“资金”了呢!

    “什么,还进货!”邱明泉吃了一惊,“不是已经压了货在手里吗?”

    “你是总裁,还是我是总裁?”……

    接下来,封睿指点着邱明泉进城,这一次,目标不再仅仅是精品商厦,振兴商场和观海商场等著名的大商场,把英雄钢笔的专柜都跑了个遍。

    果然,就在这几天,一家商场的英雄金笔已经出现了缺货的情况!

    封睿一看到这个迹象,就果断出手,叫邱明泉赶到其他几家商场,将手里的一千元钱,倾囊而出,全部换成了金笔。

    三天后,各大商场全面迎来了英雄金笔的断货时代。

    其实不只是东申市,全国的柜台也都如此,面对着全国铺开的国产精品金笔广告,又正值寒假,很多家长都在考虑给孩子买一支好钢笔开学备用。

    这一下,就连英雄金笔厂也大为意外,产量没能跟上。

    那个时候,还没有“饥饿营销”的说法,可是天天听到收音机和电视里的广告诱人心动,就是买不到,就形成了始料未及、一笔难求的局面。

    这一切,邱明泉不知道,可是封睿却能敏锐地猜到。

    就在全面断货开始的这几天,他叫邱明泉每天带上一部分金笔,游走于各大商场的文具柜台边,一旦听到有人有明确的购买欲却失望而回时,邱明泉就赶紧跑过去,掏出琳琅满目的品种,供人挑选。

    枣红笔身的、全银笔身的、银帽黑身的……进货时就有目的地配置合理,卖起来,也任挑任选。

    ……精品商厦文具柜台的几个营业员算是服了。

    原先虽然知道这孩子每天来买这么多笔是去贩卖,可到底卖到哪里去,一直是个谜团。

    现在倒好,人家就在他们国营店的眼皮底下倒卖!

    偶然有顾客疑惑真假什么的,那孩子还一脸无辜指指这边:“我就是从这里进的呀。”

    得,现场提供专柜验货啊这是!

    吐槽归吐槽,柜台里的英雄金笔还是彻底断货了,来购买的顾客络绎不绝,催促了厂家几次都说产能不足,商厦的领导都没辙。

    三两天下来,他们已经知道这孩子一支笔加了多少价,不得不说,在这一笔难求的时候,封睿定的价格正好卡在某个深谙顾客心理的节点上,让你觉得肉疼,但是又没有生气到拂袖而去的边界。

    这孩子几天赚到的,只怕够他们这些国企营业员几个月的工资呢!

    特别是小心眼的柜台组长赵德成,更是心里不爽到极点,看着这小鬼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这天,邱明泉正在和一个顾客讨价还价:“真的不行,叔叔,这笔我就赚两元钱……”

    “两元还少吗!你这一天卖几十支笔,小小年纪就敢投机倒把!”

    一只手忽然从背后伸过来,狠狠抓住了邱明泉的小手,一把把他手中的金笔抢了过来。

    邱明泉愕然抬头,看着一身笔挺中山装的赵德成:“叔叔……您干吗抢我东西?”

    赵德成噎住了。

    这小鬼,果然狡猾又坏,不辩解,却把抢东西的帽子扣给他!

    他蛮横地把邱明泉手里的书包抢过来,里面满满的金笔盒往地上一倒:“抢?我还要砸了你呢!”

    “咕噜噜”地,一堆笔盒落在了地上。

    ……

    二楼的楼梯上,两个中年男子正并肩前行。

    精品商厦的曲总经理笑着看着身边的老同学魏清远:“恭喜恭喜,没想到你从燕京调动到了东申市,我们这一届的大学同学,在燕京一做十几年的,就只有你了吧。”

    魏清远摇头苦笑:“我是喜欢做研究的,你不是不知道。这次要不是巩校长来东申市就职,非要带我一起来,我宁可在审计署做事。”

    曲逸飞感慨万分:“这可由不得你了,如今的形势,国家正缺人,尤其是懂市场经济的人。我们这几届的师兄师姐们,几乎个个被紧急启用了。”

    魏清远笑笑:“你不也是,这个年纪就被提拔到了总经理的位置。”

    曲逸飞摇头,放低了声音:“我也在摸着石头过河,对了,你接触的层面高,你觉得,股份制改造真的可行不?”

    魏清远推了推眼镜,神色郑重起来:“你应该比我还知道吧?就在去年,豫园商场成了东申市首批改为股份制的企业之一。联合了几十家国营和集体商店,组成了一个大的、统一的股份有限公司,以集中优势扩大经营规模。你总该知道,他们发行了股票,反响非常好,那么你们为什么不行?”

    曲逸飞眼中光芒闪烁:“对!我也觉得,这个方向非常值得尝试——你不知道,这些天,我琢磨了不少调动积极性的办法。说到底,股份制的尝试,把职工的切身利益和单位联系在一起,才是最有力的举措!”

    魏清远悄悄指了指北方:“你们身在企业,放手一试吧,政策一定会大胆得叫你吃惊!”

    曲逸飞心中直跳,有点激动起来,这位同窗最得恩师巩校长的器重,这次巩校长受命出任人民银行东申市分行副行长,坚持把得意门生魏清远从人教司带到了东申市,这里面的意味,不言而喻。

    他郑重地点点头:“我明白了,我会赶紧和上面建议,放手试试!”

    魏清远含笑道:“对了,我想来你们这儿买两支金笔送人,带我去文具柜台?”

    曲逸飞一拍大腿:“你早不说!英雄金笔断货很久了,就算是我,现在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别急,过一阵到货了,我给你留着。”

    魏清远笑着道:“我不知道你如今在这里履职啊,要不然,前些天也不至于加价在人手里买了一支。”

    曲逸飞这可就吃了一惊,又觉得好笑:“这都能贩卖,心思这么活?”

    魏清远哈哈笑起来:“而且做这事的,是个小孩子。不瞒你说,我那天买了笔以后,非常感慨。”

    “感慨什么?”

    魏清远眼神坚定:“市场经济势在必行啊。群众的嗅觉和智慧早已经走在了前面,就连一个小小孩童尚且都能懵懂地走出这一步,我们还有什么犹豫的?”

    曲逸飞惊奇极了:“你说的,倒像个奇闻异事了。真的是个孩子,贩了金笔去卖给你?我怎么有点不信啊!”

    魏清远踏上了三楼,目光无意识地向前一望,正望见一张小小的脸,立刻呆住了。

    半晌,他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不信?那我今天就证明给你看看。”

    ……

    “不准在这做生意!不然信不信我叫警察抓你!黑心加价,倒买倒卖,这是要坐牢的!”赵德成冷笑着。

    这还是市场经济没有放开的年代,后世遍地都是的贩卖,在这时,还有一个不太端正的名称“投机倒把”,在绝大多数人心里,这就是不光彩的、需要遮遮掩掩的。

    邱明泉:“封先生,怎么办?”

    封睿怒道:“你没偷没抢,怕他干吗!”

    邱明泉倒不是怕,只是前世极少有和人争吵的时候,没有太多口才,他定定神:“叔叔,我没做违法的事。我用自己的钱买的,买我金笔的人也都是心甘情愿。您不能这样。”

    他年纪小,气势不足,这样和和气气地说着话,赵德成越发得理不饶人。

    他扭头就冲着楼下扯着嗓子喊:“保卫科,快点来人!三楼有个投机倒把的小贩子,你们快来处理!”

    没片刻时间,商厦保卫科的两个人就来了,一老一少,年纪大点的正是保卫科科长。

    赵德成趾高气扬地把事情说了一遍,直听得保卫科长一愣。

    这事从来没遇到过,赵组长说的好像挺有道理,前几年,广播里不是播过,严重的投机倒把罪还枪毙过人?

    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的思想,确实还停留在僵化的阶段。

    “你这小孩,怎么能这样做呢?”年轻一点的保卫科科员看着邱明泉,不客气地就说话了,“快点走,不然把你扭送到公安局了!”

    保卫科科长摆摆手,倒是和气得很:“小朋友,你做这事,谁教的?”

    “肯定是家里大人教唆的!”赵德成恶狠狠地恐吓道,“要我说,得连着他家大人一起抓!”

    “搞得定不?不如我来给你示范一下?”封大总裁又跃跃欲试了。

    “你不会又要打人吧?”邱明泉狐疑地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