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37.军训体罚

时间:2018-06-07作者:闪灵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 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什么,还进货!”邱明泉吃了一惊,“不是已经压了货在手里吗?”

    “你是总裁, 还是我是总裁?”……

    接下来, 封睿指点着邱明泉进城,这一次,目标不再仅仅是精品商厦, 振兴商场和观海商场等著名的大商场,把英雄钢笔的专柜都跑了个遍。

    果然, 就在这几天,一家商场的英雄金笔已经出现了缺货的情况!

    封睿一看到这个迹象,就果断出手,叫邱明泉赶到其他几家商场, 将手里的一千元钱, 倾囊而出,全部换成了金笔。

    三天后, 各大商场全面迎来了英雄金笔的断货时代。

    其实不只是东申市, 全国的柜台也都如此,面对着全国铺开的国产精品金笔广告, 又正值寒假, 很多家长都在考虑给孩子买一支好钢笔开学备用。

    这一下, 就连英雄金笔厂也大为意外, 产量没能跟上。

    那个时候, 还没有“饥饿营销”的说法,可是天天听到收音机和电视里的广告诱人心动,就是买不到,就形成了始料未及、一笔难求的局面。

    这一切,邱明泉不知道,可是封睿却能敏锐地猜到。

    就在全面断货开始的这几天,他叫邱明泉每天带上一部分金笔,游走于各大商场的文具柜台边,一旦听到有人有明确的购买欲却失望而回时,邱明泉就赶紧跑过去,掏出琳琅满目的品种,供人挑选。

    枣红笔身的、全银笔身的、银帽黑身的……进货时就有目的地配置合理,卖起来,也任挑任选。

    ……精品商厦文具柜台的几个营业员算是服了。

    原先虽然知道这孩子每天来买这么多笔是去贩卖,可到底卖到哪里去,一直是个谜团。

    现在倒好,人家就在他们国营店的眼皮底下倒卖!

    偶然有顾客疑惑真假什么的,那孩子还一脸无辜指指这边:“我就是从这里进的呀。”

    得,现场提供专柜验货啊这是!

    吐槽归吐槽,柜台里的英雄金笔还是彻底断货了,来购买的顾客络绎不绝,催促了厂家几次都说产能不足,商厦的领导都没辙。

    三两天下来,他们已经知道这孩子一支笔加了多少价,不得不说,在这一笔难求的时候,封睿定的价格正好卡在某个深谙顾客心理的节点上,让你觉得肉疼,但是又没有生气到拂袖而去的边界。

    这孩子几天赚到的,只怕够他们这些国企营业员几个月的工资呢!

    特别是小心眼的柜台组长赵德成,更是心里不爽到极点,看着这小鬼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这天,邱明泉正在和一个顾客讨价还价:“真的不行,叔叔,这笔我就赚两元钱……”

    “两元还少吗!你这一天卖几十支笔,小小年纪就敢投机倒把!”

    一只手忽然从背后伸过来,狠狠抓住了邱明泉的小手,一把把他手中的金笔抢了过来。

    邱明泉愕然抬头,看着一身笔挺中山装的赵德成:“叔叔……您干吗抢我东西?”

    赵德成噎住了。

    这小鬼,果然狡猾又坏,不辩解,却把抢东西的帽子扣给他!

    他蛮横地把邱明泉手里的书包抢过来,里面满满的金笔盒往地上一倒:“抢?我还要砸了你呢!”

    “咕噜噜”地,一堆笔盒落在了地上。

    ……

    二楼的楼梯上,两个中年男子正并肩前行。

    精品商厦的曲总经理笑着看着身边的老同学魏清远:“恭喜恭喜,没想到你从燕京调动到了东申市,我们这一届的大学同学,在燕京一做十几年的,就只有你了吧。”

    魏清远摇头苦笑:“我是喜欢做研究的,你不是不知道。这次要不是巩校长来东申市就职,非要带我一起来,我宁可在审计署做事。”

    曲逸飞感慨万分:“这可由不得你了,如今的形势,国家正缺人,尤其是懂市场经济的人。我们这几届的师兄师姐们,几乎个个被紧急启用了。”

    魏清远笑笑:“你不也是,这个年纪就被提拔到了总经理的位置。”

    曲逸飞摇头,放低了声音:“我也在摸着石头过河,对了,你接触的层面高,你觉得,股份制改造真的可行不?”

    魏清远推了推眼镜,神色郑重起来:“你应该比我还知道吧?就在去年,豫园商场成了东申市首批改为股份制的企业之一。联合了几十家国营和集体商店,组成了一个大的、统一的股份有限公司,以集中优势扩大经营规模。你总该知道,他们发行了股票,反响非常好,那么你们为什么不行?”

    曲逸飞眼中光芒闪烁:“对!我也觉得,这个方向非常值得尝试——你不知道,这些天,我琢磨了不少调动积极性的办法。说到底,股份制的尝试,把职工的切身利益和单位联系在一起,才是最有力的举措!”

    魏清远悄悄指了指北方:“你们身在企业,放手一试吧,政策一定会大胆得叫你吃惊!”

    曲逸飞心中直跳,有点激动起来,这位同窗最得恩师巩校长的器重,这次巩校长受命出任人民银行东申市分行副行长,坚持把得意门生魏清远从人教司带到了东申市,这里面的意味,不言而喻。

    他郑重地点点头:“我明白了,我会赶紧和上面建议,放手试试!”

    魏清远含笑道:“对了,我想来你们这儿买两支金笔送人,带我去文具柜台?”

    曲逸飞一拍大腿:“你早不说!英雄金笔断货很久了,就算是我,现在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别急,过一阵到货了,我给你留着。”

    魏清远笑着道:“我不知道你如今在这里履职啊,要不然,前些天也不至于加价在人手里买了一支。”

    曲逸飞这可就吃了一惊,又觉得好笑:“这都能贩卖,心思这么活?”

    魏清远哈哈笑起来:“而且做这事的,是个小孩子。不瞒你说,我那天买了笔以后,非常感慨。”

    “感慨什么?”

    魏清远眼神坚定:“市场经济势在必行啊。群众的嗅觉和智慧早已经走在了前面,就连一个小小孩童尚且都能懵懂地走出这一步,我们还有什么犹豫的?”

    曲逸飞惊奇极了:“你说的,倒像个奇闻异事了。真的是个孩子,贩了金笔去卖给你?我怎么有点不信啊!”

    魏清远踏上了三楼,目光无意识地向前一望,正望见一张小小的脸,立刻呆住了。

    半晌,他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不信?那我今天就证明给你看看。”

    ……

    “不准在这做生意!不然信不信我叫警察抓你!黑心加价,倒买倒卖,这是要坐牢的!”赵德成冷笑着。

    这还是市场经济没有放开的年代,后世遍地都是的贩卖,在这时,还有一个不太端正的名称“投机倒把”,在绝大多数人心里,这就是不光彩的、需要遮遮掩掩的。

    邱明泉:“封先生,怎么办?”

    封睿怒道:“你没偷没抢,怕他干吗!”

    邱明泉倒不是怕,只是前世极少有和人争吵的时候,没有太多口才,他定定神:“叔叔,我没做违法的事。我用自己的钱买的,买我金笔的人也都是心甘情愿。您不能这样。”

    他年纪小,气势不足,这样和和气气地说着话,赵德成越发得理不饶人。

    他扭头就冲着楼下扯着嗓子喊:“保卫科,快点来人!三楼有个投机倒把的小贩子,你们快来处理!”

    没片刻时间,商厦保卫科的两个人就来了,一老一少,年纪大点的正是保卫科科长。

    赵德成趾高气扬地把事情说了一遍,直听得保卫科长一愣。

    这事从来没遇到过,赵组长说的好像挺有道理,前几年,广播里不是播过,严重的投机倒把罪还枪毙过人?

    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的思想,确实还停留在僵化的阶段。

    “你这小孩,怎么能这样做呢?”年轻一点的保卫科科员看着邱明泉,不客气地就说话了,“快点走,不然把你扭送到公安局了!”

    保卫科科长摆摆手,倒是和气得很:“小朋友,你做这事,谁教的?”

    “肯定是家里大人教唆的!”赵德成恶狠狠地恐吓道,“要我说,得连着他家大人一起抓!”

    “搞得定不?不如我来给你示范一下?”封大总裁又跃跃欲试了。

    “你不会又要打人吧?”邱明泉狐疑地问。

    “那必须不会。”封睿淡淡道,“这种时候,我们讲究一个以德服人。”

    王大全冷着脸,皱眉:“烧死人闹大了引起关注,反而误事。”

    李二毛连连点头道:“真背上人命,都得吃枪子儿。”

    王大全眼中厉色一闪,四下看看,却专门摸到一家屋檐下,多倒了些汽油。

    那正是他特意探明的邱明泉家。

    眯起眼睛,王大全掏出打火机,在背风处点燃了,扔到了脚下一道蜿蜒的汽油线中。

    火苗腾地就燃烧起来,瞬间就烧成一道火线,王大全冷冷看着,捂着被烫伤的手背,心里涌上一股快意。

    别的人就算了,那个野狼一样的小崽子,今晚就叫他们家烧个精光,最好把他烧死算了!一时间,他心里恶念陡升。

    就在几个人得意地看着火焰越来越大,忽然,身后猛地同时掠过一阵风声。

    王大全愕然回头,只见两个人影在夜色里,一大一小,手举粗大的棍子,正重重一棒当头砸下,李大毛兄弟俩同时“哎哟”一声,砰然倒地!

    糟糕,中了埋伏!

    一个声音暴喝:“王八蛋,去死吧!我叫你们放火烧人!”

    清脆的男孩声音同时在静夜里炸响:“大家起来啊,有人纵火,快来救火!……”

    大院猛地炸开了锅,无数房间亮了灯,靠得近的房屋主人已经看到了火光,慌忙披着衣服冲了出来:“救火救火!上水!”

    李大毛、李二毛兄弟被打得在地上嗷嗷直叫,王大全心里“咯噔”一下,眼见阵势不对,吓得胆战心惊,急忙撒腿就跑。

    刘东风和邱明泉放倒了两个人,转身就向逃走的王大全追去,天黑心急,王大全脚下被什么冷不防绊倒,忽然摔了个狗啃屎。

    那边火势刚起,很快被闻声赶来的众人齐心扑灭,现在看着这凶手,邻居们一个个心里恨极,人多胆气壮,一起大叫:“打死他们!他这是要我们的命!”

    王大全狼狈地翻身坐起,眼见着好几个青壮年已经扑了上来,他心一横,把手里剩下的小半桶汽油猛地扬起,劈脸向着追来的人群狂泼过去!

    “呼啦啦”,一道熏人的味道,追过来的人们猝不及防就被汽油淋了一身。

    王大全声嘶力竭地狂吼一声:“都不要过来,谁过来我烧死谁!”

    “噌”的一声,他狞笑着,猛地点燃了手里的打火机,暗夜里,燃起一簇幽幽火苗。

    邱明泉追在最前面,猛然停住了脚步,伸手一拦身后:“大家不要动!”

    刘东风冷冷怒吼:“快点放下打火机!老实投降!”

    “让我走,不然烧死你们!”王大全丧心病狂地叫着。

    邱明泉一步步地,向着前面走去。他人小瘦弱,看上去毫无威胁,但是火光下那平静的小脸看在王大全眼中,却凭空生出一丝寒意。

    又是他!这个邱家的狼崽子,不要命的小魔鬼!

    “你别过来!”他惊恐地挥舞着打火机,刚扔掉的汽油桶口歪着,剩下的汽油悄无声息地倒了出来,在他脚下流淌成一条小溪,他极度紧张下,却毫无察觉。

    “小泉,别过去,危险!”刘东风急叫,不顾自己身上的汽油,就要向前冲去,却被邱明泉回头厉声喝住。

    “你别过来,我身上没汽油,不怕他。”他小声道,目光严肃,竟然把刘东风震在原地。

    邱明泉走到王大全面前五六步,看着他微微扬眉:“你要烧我家。”

    不是问询,是陈述句。

    王大全强压住心里的慌乱,狞笑一声:“那又怎样?没烧死你们一家三口,算你命大!”

    邱明泉的身体里,已经刚刚换了人,封大总裁轻轻叹了口气:“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束手就擒。假如不的话——”

    他半仰起头,那眼光像看着一个死人:“你只好去死了。”

    背后微弱的火光映着他冷漠的眼,目光中沧桑深若幽潭,王大全忽然毛骨悚然,头脑中“嗡”地一下,把手里的打火机扔向了邱明泉!

    烧死他,他是个恶鬼!……不知道为什么,王大全心里惊恐无比地想着。

    对面的孩子在一片惊恐的叫声中,轻轻一躲。

    打火机飞旋着,落在了他附近。

    腾地火光忽然燃起,竟然沿着地上蜿蜒的油线,直接扑向了王大全!

    ——那条漏出来的汽油线遇明火即燃,瞬间就包裹了王大全。众人惊恐的目光里,他瞬间成了一个火球,惨呼声在这冬夜里响彻了夜空。……

    “实在是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庄区长在紧闭房门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话压低声音,“放火时被那片棚户区的穷鬼们发现了,不仅扑灭了火,而且放火的全部被抓了。”

    电话那头,声音温和儒雅,没有什么波澜:“我听说的是,带头的那个,还被烧成了个焦黑葫芦?”

    庄区长汗都下来了:“对,王大全是受伤不轻,就怕他万一牵扯出我来……”

    “放心吧,那个人烧成那样,应该活不下来吧。”电话那边淡淡道,似乎毫不介意。

    “那就好,那就好!”庄区长心里一松,“您放心,另外两个人,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电话里好半晌才淡淡道:“我们?……”

    庄区长心里猛地一惊,寒冬腊月的,额头差点有了汗,慌忙道:“没有没有!您放心!这事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扩大的!”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