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28.不同的两块玉佩

时间:2018-06-07作者:闪灵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 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快回家吧, 我们好好合计一下,接下来的一切!还有那么多有意思的事情等着我们!”

    邱明泉应了一声, 隐约觉得,这位封大总裁不仅恢复了原样,好像变得更加积极和充满勃勃生机?

    四周,逐渐飘起了雪花,大冬天的, 天色黑的早,刚刚夕阳落下,现在雪花飞扬, 已经是昏暗的一片。

    最后一趟末班车上没有什么人,除了形单影只的邱明泉背着破旧的书包,手里提着早上在精品商厦买的爷爷奶奶的新衣服, 就只有两三个乘客。

    邱明泉独自坐在了最后一排, 默默地看着窗外。窗外是影影绰绰一闪而过的树木, 还有越来越大的片片雪花。

    他身上捡来的不太合身的旧棉袄空荡荡的, 那碗美味的小馄饨早已经消化得不见踪影。

    本该又冷又饿的, 可是邱明泉心里却意外地宁静。摸着那块玉石,他只觉得胸口暖烘烘的,好像有团火在勃勃燃烧。

    而一向喜欢发号施令的封大总裁,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也同样的沉默着。

    他透过邱明泉的眼睛, 在那车窗的玻璃上,看到了一双清澈的、有点孤单的眼睛。

    封睿心中一动。他在……害怕。

    他害怕自己的离去,就好像自己害怕他会丢下自己一样。

    这一刻,心肠冷硬,充满算计的总裁先生,忽然有点难受,某种类似相依为命的感觉浮了上来。

    “你睡吧,到了地方,我叫你。“封睿难得温柔地道。

    邱明泉“嗯”了一声,半边脸靠在了玻璃上。

    迷迷糊糊地,冰冷的玻璃贴着脸,邱明泉忽然就一个挺身,笔直地在座位上坐了起来!

    狠狠打了他一拳的那个男孩!……那双漂亮却凶悍的凤眼,秀美如同女孩的脸!

    邱明泉脑海中有个记忆片段倏忽闪过,他震惊无比:“那个和你一起的男孩子……是、是?”

    是前世在天台上,和封睿纠缠拉扯的那个男人!

    在医院里,他痛哭着哀求医生的样子浮现在邱明泉面前。

    ——没错,是他!那张脸长大后,也同样变化不大,眉目依稀可以辨认!

    “你终于想起来了?”封睿淡淡道,“没错,就是他。”

    当初封睿和那个男子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重生后,封睿不谈,邱明泉更不好意思八卦发问。

    可是今天,他再也忍不住了。

    “那个人是谁啊?你后来和他结仇了吗?”邱明泉支支吾吾地问,末了又加了一句,“他干吗要杀你?”

    “胡说什么?”封睿诧异地道,“什么要杀我?”

    “我……我没听清楚前因后果。”邱明泉抓了抓头发,“你不是他推下去的吗?”

    “少脑补了,没人推我。而且和你没关系。”封睿冷冷道。

    邱明泉被噎住了,半晌愤愤地嘟囔一句:“怎么就和我没关了?我可是因为你俩才死掉的,今天他还打我一拳呢!”

    伸手摸了摸脸颊,果然依旧肿着,鼻腔中还有凝固的血块。

    正当邱明泉以为他铁了心不开口的时候,封睿才慢慢地道,声音有点疲惫:“他叫向城,我的发小,是我们家好友的孩子,我们从小就住在一起,是隔壁邻居。”

    顿了顿,他接着道:“向世伯家里只有一个女儿,早年曾有过一个男孩,夭折了。向城是向叔叔认养的义子。”

    “啊……和我一样,被收养的吗?”

    封睿冷漠地嗤笑一声:“哈,和你一样?他比你好命多了。”

    邱明泉不吭声了。也是,人家被收养进了那么好的家庭,自己怎么比呢?

    “向伯伯在警界任职,年轻时在一线缉毒,有一个很要好的战友。那时候大城市刚刚有毒品开始滋生,很多缉毒警察都缺乏保护自己家人的经验。在一次抓捕了一个贩毒团伙后,那些余党狗急跳墙,蓄意报复,劫持了向伯伯的妻子和刚出生的孩子。”

    “啊!……”邱明泉惊叫一声。

    “那位战友为了解救人质,和几个毒贩殊死搏斗,孤身深入虎狼窝,牺牲了。”封睿的声音沉重,“向伯伯的妻子被救,可是刚出生的小儿子,却被丧心病狂的毒贩子杀害了。”

    邱明泉怔怔听着,心里酸酸的,不知道为何异常地难受。

    那眼看着孩子死在面前的母亲,又该有多痛苦呢?……

    “那位战友和向伯伯原本是莫逆之交,又是因为这事牺牲,向伯伯当然义不容辞地承担起抚养义务,每年给孤儿寡母寄去大量的生活费。可是向城长到三四岁时,他娘忽然生病去世了。”

    “啊,也真是可怜……”邱明泉一声叹息。

    “向伯伯一听到这事,就立刻赶往农村,把烈士遗孤带了出来,正式办理了领养手续。”封睿平静地叙述着。

    “向城就这么成了向家的人。我妈和向夫人是手帕交,所以就从小玩在一起。”封睿的声音越来越轻,陷入了过去幼年的回忆,有一点模糊的伤感。

    “嗯,那向城和你感情很好吧。”邱明泉恍然大悟。

    封睿苦笑一下,没有说话。

    是的,小时候感情好得过了分,以至于他从来都把向城当成弟弟,当成哥们,却从没有察觉出向城的异样心思和一片痴心。

    “我叫你一声哥,可是你不是我亲哥啊!”他脑海里浮起向城这样嘶吼的模样,眼中满是绝望和悲伤。

    “那后来,你们因为什么闹翻了?”耳边,邱明泉的话彻底把封睿从回忆中拉回来。

    封睿意兴阑珊地道:“我们中间……是感情的事。”

    “啊!你们喜欢同一个女人?”邱明泉脱口而出。

    感情的事啊,两个大男人深更半夜地跑到天台上吵架,除了为女人,还能为什么?

    ……封睿恼火地怒道:“闭嘴!你的脑子来来回回就这么一根筋!”

    一路辗转回到郊外,已经是晚上七八点左右。

    临近农村,通往这里的小路还是泥地,一到下雨下雪就免不了泥泞。

    邱明泉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院里,路过刘琴花家门口正被她看见,她急忙伸手把邱明泉拉进屋,把他身上的雪花掸了掸:“瞧这一身的,赶紧来烤烤火。”

    邱明泉被那干松又柔软的毛巾擦干了脸,心里也暖烘烘的。

    前世他们一家一直在这贫民区居住,后来被王大全那帮人强行赶走,低价贱卖了房子,才和刘琴花一家失散分开。

    邱明泉清楚记得,前世家里最困难、急需用钱救命的时候,爷爷奶奶就曾经找刘琴花夫妻俩借过一笔钱,虽然不多,可是也曾是危难中少有的温情。

    他抬起了头,对着刘琴花感激地笑了笑:“刘婶,谢谢您。”

    “跟你婶子还客气啥!”刘琴花爽快地笑着拍了一下他的头,硬把他拽到自家煤炉边,烤着半湿的棉衣,“吃了没?”

    刘东风正好从外面回来,一身精神的片警冬装,看到邱明泉就笑了笑,脸上却有点忧色。

    他随手拿过来一个大白馒头,又开了胡玉美牌豆瓣酱:“来,小泉,吃点。“

    邱明泉犹豫了一下,也就接过来,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在外面跑了一天,现在还真饿。

    他掰着馒头蘸着豆瓣酱,香甜地咀嚼起来:“谢谢东风哥!”

    刘东风憨厚地笑笑,挑开门帘,进了里屋。

    刘琴花等他啃完了馒头,瞧他的衣服也快干了,又强行把他按在理发椅上:“来,早就说给你剃个头了,你看这毛都长成啥样了!”

    邱明泉家里赤贫,小时候,就是邱奶奶给他动手剪头,每每像是狗啃的一样,刘琴花看着难受,后来等邱明泉上学了,就硬拉着邱明泉给他理发,好几年也没要过一分钱。

    刘琴花手艺其实极好,家里常常摆着最新一期的《大众电影》等时髦杂志,上面那些女影星的发型,在刘琴花手里,往往很快就能琢磨出个大差不离,附近的大姑娘小媳妇,有的甚至不远数里前来理发,每到过年过节,来烫头的女人更是要排队。

    邱明泉坐在椅子上,乖乖地由着她,这一下,刘琴花就发现了他脸上的伤。

    “哎呀,又在外面打架呢?你们这些皮猴子,就不能让大人省省心!你说你爷爷奶奶回去看到了,不得生气啊?”她没好气地数落,手里不停,硕大的剪刀“咔嚓嚓”地,一缕缕柔软的黑发掉了下来。

    “没有,我不主动打人的。”邱明泉小声辩解。

    就在这时,里屋的刘东风的说话隐约传了出来。

    “领导说……这次转正的名额太少,没我的份。”

    刘爸爸的声音有点郁闷:“你工作都大半年了,不是说三个月都转正的么?你这娃,是不是做事偷懒,惹领导不高兴了?”

    刘东风委屈地道:“没有,片区的老片警都夸我特勤快呢。这次转正的,是领导家的亲戚。”

    里屋闷闷的,没了声音。

    “要不,咱们春节送点东西?”

    “别送了爸。他们说,咱们局领导看不上小东西,人家戴的表都是梅花牌的。媛媛上学,正是花钱的时候。”……

    身后的刘琴花也沉默了,半晌邱明泉小声地问:“刘婶,东风哥的工作咋了?”

    刘琴花苦笑一下:“没啥。”

    ……邱明泉皱了皱眉头,没有再说话了。

    屋子里的小灯开着,一如既往地昏暗。

    邱明泉推开门,正要开口叫一声“我回来啦”,却是一愣。

    贫苦的小屋里,两位老人木然地坐着,听到他的声音,一起抬起头。邱奶奶看着他:“小泉,你过来。”

    等到邱明泉忐忑不安地站到了床边,她才指着着床板上摊开的存折:“这……这是怎么回事?”

    邱明泉一眼看去,头皮就是一麻。

    完了,家里的存折!

    刘东风穿着厚厚的片警长棉袄,身板挺得笔直,站在人群四周,警惕地维持秩序。

    ——这些人,一个个手里拿着,站在凛冽的寒风里,一大清早的排着长队,就是为了买什么这个厂子的股票?

    刘东风疑惑地看了看厂门口崭新的招牌,“东申市真空电子器件公司”的字样,金灿灿的底子,黑色的正楷字,看上去,是新换的呢。

    “小刘啊!你过来,帮我去买碗热豆浆。”厂门口的一间包子铺里,他的同事张俊啃着硕大的肉包子,颐指气使地发话了。

    他比刘东风大上几岁,根本不是什么正经警校毕业,却在这一次的转正中,堂而皇之地抢了本该属于刘东风的名额。

    原因无他,是个不大不小的关系户。这不,还没刚刚转几天,这些天面对刘东风,就明显不客气起来。

    刘东风犹豫一下,只好转身离开队伍,向着街道尽头的早点铺走去。

    ——没办法,队里谁都知道,派出所所长是这张俊的二叔。

    邱明泉没注意到刘东风就在这里,身边,一个老头和一个中年人排在队伍后面,而队伍的长度,还在增加。

    “大爷,您是这家厂子的职工家属啊?”中年人闲着无聊,开始和老头聊天。

    “我侄子是厂里工人,他家去年买了第一批股票,今年春节,真的分红了!”老头眼睛发亮,“说是能分百分之十几的红利,我们家一琢磨,这可不比银行存款差!”

    旁边就有人附和着:“可不是么,再说了,听说现在有的股票,还能转手交易呢!进可分红,退能转让,好事啊!”

    有人就怀疑了:“真能转让?我咋没听说真空电子的股票能买卖啊?”

    忽然,就在众人身前,一个清亮的男孩声音不紧不慢响了起来:“没错。已经有股票可以买卖了,不过现在真空电子还不在其中。”

    众人这可就吃了一惊,排在队伍里的,怎么还有个半大的孩子呢?

    排队的中年男人又惊奇、又好笑:“你个小娃娃,谁告诉你的啊?”

    占据了某人身体的封睿微微一笑,昂着头看向众人:“前年9月,延中实业与飞乐音响两只股票就已经率先允许在柜台交易了。地点嘛——我爷爷说,就在静安区。工商银行的信托投资公司,下面开了个静安证券部,那里就能买卖。”

    这一下,排队的老老少少全都镇住了。

    这说得有板有眼的,可不像是胡说啊!

    “你……你爷爷说的?”那中年男人试探着问。

    邱明泉点点头:“看报纸啊,叔叔。我爷爷说,报纸上都是公开的信息。”

    有人恍然大悟:“那今儿,也是你爷爷叫你来买这家的股票吗?”

    邱明泉一本正经:“对呀,我拿着爷爷的来的。我爷爷说,买股票是国家提倡的、银行允许的,听国家的话,一定没有错。”

    原本还有点忐忑的人群看着他那天真可爱的小模样,都轰地笑了。

    就在这时,队伍的前面忽然骚动起来,一直有序的人群开始向前拥挤,工厂大门打开了!

    财务部的工作人员大声吆喝着:“大家不要急,不要拥挤!八点钟开始发售,请准备好!”

    靠近大门的地方,摆上了长条桌,十几名会计人员紧张地开始摆放股票本和财务章、发 -票簿。

    这个时候,压根儿没有计算机,所有的登记都是人工手写,这十几万股票的售卖,就是一千四百五十张纸质的股票,每张1元面值,花纹清晰,似乎还散发着刚出印刷厂的油墨香。

    排在第一位的一个中年女人直接就掏出了一千元钱,第一个买下了十张股票,喜滋滋地离开了。

    第二个、第三个,眼看着有人抱着厚厚一叠股票喜笑颜开走出来,后面排队的人开始焦急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嚷嚷:“会不会卖完了?!不能叫一个人买那么多吧?”

    “对对,要限制!我们大清早的,冻得不行,难不成叫大家空着手回去?”

    刘东风抱着一杯豆浆跑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人群越来越纷乱的时候,原本笔直的排队变得纷乱起来,很多人开始尝试往前挤去。

    他心里“咯噔”一下,糟糕,临来时队长特意叮嘱他,看好这里的治安,张俊没什么经验,别叫现场出现什么异常状况。

    特别是人多时,附近流窜的小偷知道这里人人身上带着大量现金,尤其危险!

    他三两步冲过来,冲着包子铺门口的张俊急切地叫:“张哥,我们去维持秩序,别出乱子!”

    张俊厌烦地看他一眼:“大惊小怪,几百号人能出啥问题,你去盯着点就是了。”

    他一把接过刘东风的豆浆,缩回了包子铺边的炉子旁,跷着二郎腿。

    一个编制外的毛头小伙子,装什么责任感!这鬼天气,冷死人了!

    刘东风咬咬牙,转身独自跑向了工厂大门。

    情形不对,挤在门前的群众越来越焦虑,嘈杂的声音沸反盈天,而人流里,似乎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

    邱明泉排队靠前,现在也看出了事情有点不对,借着人小灵活,硬是没被人群给挤出去。

    好不容易排到他面前,他正要伸钱过去,旁边一个大妈却忽然挤上来,毫不客气地硬抢在前面,一叠钞票拍在财务人员的桌上:“我买五千元的!”

    “别插队啊!那个女的,自觉点!”后面的人急了。

    “就是就是,不准加塞!”

    封睿也急了:“你怎么这么没用的?快把她推开!”

    邱明泉一犹豫:“我……我下不了手,要不你来?”

    “开什么玩笑!本人从来不打女人,何况这种老妇女。”封大总裁义正言辞断然拒绝。

    就在两人你谦我让的当儿,那个女人已经飞快地买完了股票,喜笑颜开地离开了。

    邱明泉赶紧拼命挤上去,完成了登记和购买的过程,除了留了些备用的钱,剩下的两千元全部换成二十张百元面值真空电子的股票,费力地挤出了人群。

    大冬天的,差点挤出来一身汗。

    他一眼看见旁边的包子铺,赶紧跑过去,正要买两个肉包子垫垫肚子,忽然,就听见那个胖女人尖锐的声音号叫起来:“啊啊!我的钱,我的钱包被偷了!”

    邱明泉讶然抬头,就看见一个身影矫健如飞,狂奔着向人群边上奔去:“别跑!”

    一个戴着帽子的小个子男人,忽然拔腿狂奔,身后的年轻片警紧追不舍,两人奔跑的方向正向着这边而来。

    距离包子铺还有几步之遥,后面的年轻人一个饿虎扑食,猛地把前面的小偷狠狠扑在地上:“别跑!跟我回警察局!”

    封睿忽然好奇地开口:“这人不是你那邻居?”

    邱明泉一愣,仔细一看,还真是东风哥!

    就在这片刻间,忽然地上的小偷手腕一翻,从棉衣里亮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劈面就向刘东风刺去。

    刘东风猝不及防,没想到这个歹徒带着刀,用力一躲,这一刀就在脖颈边划出一道血痕,立刻,鲜红的血就涌了出来!

    那个小个子男人眼中血红,一刀又一刀挥舞着:“去死吧!”

    周围的群众猛然惊呼起来,那刀寒光闪闪,刘东风身上血迹吓人,一时间也有几个人犹豫着想要上前,可是刘东风却急了,这个歹徒极其疯狂凶狠,不能伤害到无辜群众!

    “大家不要过来,歹徒有刀!张哥,快来帮忙!……”他忍着痛高呼。

    包子铺里,跷着腿烤火的张俊腾地站起来,又心惊胆战地坐了下来。

    刘东风那倒霉小子,别是快死了吧,身上那么多血!

    不不。不行……他不能上去,万一自己也被捅上一刀呢?他的脚像是被钉在了地上,微微打颤。

    邱明泉看了身边这穿着警服的年轻人,皱了皱眉:“警察叔叔?”

    张俊迎着他清澈的目光,忽然就恼羞成怒:“小兔崽子,给我滚!”

    邱明泉诧异地看看他,猛地站起了身,随手抄起了包子铺剁肉的那把菜刀。

    张俊一抬头,正看见面前这孩子冷静到诡异的眼,吓得就是往后一缩。见鬼了这是什么眼神!

    “喂喂,咱们自家的事就罢了,这闲事你管他干嘛?”意识角落里,封大总裁诧异地问,“这不是有警察吗,你凑什么热闹?!”

    “东风哥有危险,怎么能不上!”邱明泉急叫,就想要狂冲过去,封睿惨不忍睹地赶紧指点,“偷袭啊笨蛋!不要强冲!”

    刘东风死死和歹徒搏斗着,一开始就受了伤,现在劣势开始显现,他只觉得自己的手臂越来越沉重,冷不防,那歹徒就挣脱了他的桎梏,站起身,拼命向前狂奔。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