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24.强买强卖?

时间:2018-06-07作者:闪灵

    司机按照向元涛的要求,特意将魏清远和邱明泉送到了静安区的工商银行证券部门口。

    邱明泉伸出手, 下意识地, 向着前座的向局长挥了挥。

    魏清远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这孩子, 居然一点都不怕向局,要知道,就连他初见这位传奇局长时,都觉得颇有压力。

    南京西路186号门口, 左边是工商银行的静安区分部,而右边有一个并行的门户, “信托投资公司静安证券部”的字样赫然在目。

    上班时间, 银行柜台那边冷冷清清,可是证券部这边的门口, 却是非常热闹。

    一脚踏进营业部, 是一间大约十几平米的房间, 高高的柜台大约到成年人的胸口,里面摆放着办公桌, 墙上挂着黑板, 正有人在柜台前询问和交易。

    里面的工作人员正在和几位交易者交谈, 有达成意愿的,双方就当面过户,填写单据。在柜台前的人络绎不绝, 有的甚至就当面激烈地讨价还价起来。

    邱明泉好奇地看着这新鲜的一幕, 后世他一生贫穷, 从没接触过股票证券这些东西,原来在最初没有电脑的时候,交易竟然是这样在小黑板上完成的?

    封睿也有点感慨:“假如我们重生早一点,一年多前,这里可是重要新闻的发生地。”

    邱明泉好奇的问:“什么?”

    “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董事长知道吗?他叫约翰凡尔霖。在前年11月的时候,他来华访问,小平同志将一股5元面值的飞乐音响股票作为礼物,赠给了他。”

    “然后呢?”

    封睿笑道:“凡尔霖这个人特别有意思,他发现股票上面是别人的名字,就说,一定要从燕京飞来东申市交易所过户改名,这才算他的。”

    邱明泉也明白了:“于是,就来了这里?”

    封睿淡淡道:“对,就在你面前的这个柜台前,他把小平同志赠给他的那张股票递进去,里面的工作人员激动地给他过了户。”

    他在后世学习证券历史时,还记得那张著名的照片,那位美国人和柜台里的工作人员双手相握,“全世-界最大的美国证券交易所和最小的中国证券交易所的握手”——当时自己看的时候并无感触,可是今天亲眼看到这方寸之地,才觉得历史悠悠,厚重之意扑面而来。

    一边的魏清远则微微吃了一惊。

    来之前他有听说过这里交易的热火,但是亲眼见到后,才觉得出来东申城人民的敢为天下之先。

    就连燕京市的主流经济界的声音,至今依旧对股票流通是否合适有不同声音,可是民间的股票交易,早已经这样热火朝天了啊!

    他悄悄地亮出工作证,走进了柜台里面:“平均一天交易额现在有多少?”

    里面的王科长赶紧站起身,近来一段时间,这家小营业部来视察的领导非常多,他们也都习惯了:“领导您好!今天交易才刚开始没多久,不过最近的日平均额已经有十几万元左右。”

    魏清远赞许地点点头:已经增长很迅猛了,一年多前刚开放时,才五万元左右的日交易额。

    “你猜,在我们摔死的那会儿,中国股市每天成交额多少?”封睿慢悠悠问。

    邱明泉试探着道:“几个亿?”

    封睿冷哼一声:“土包子,是千亿级别!每天光是两个交易所的成交额,就算在最惨淡的熊市,都常常在几百亿。”

    他目光一转,指点着邱明泉:“去那边角落,和那些黄牛聊聊。”

    ……

    魏清远在柜台里聊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刚才邱明泉的话,急忙问工作人员:“你们这里,除了公开允许交易的那两只股票,别的股票能买到吗?”

    王科长脸色有点忐忑,朝着房间里各色聚集的人等努努嘴:“柜台里当然不行,可是老百姓很聪明。”

    “怎么?”

    “其他家不准流通的股票,在这里都有人出售和买卖,我们也不方便阻止的。”王科长小声道,这里黄牛很多,但是低买高卖,收购有意出售的股票,愿打愿挨的事,他们总不好赶人。

    魏清远看出了他的不安,笑着安慰:“没事没事,法无禁止即可行。”

    邱明泉凑在一堆人旁边,一个梳着大背头的小伙子被围在中间,正和人还价:“我要不是去东京留学,家里的这些股票也不舍得卖的,爱使电子可是好企业。”

    “爱使电子啊,我记得是1985年发行了四十万原始股?”有人立刻接口,看上去很是熟悉行情。

    “对,我爸可是爱使电子的职工,买的是原始股。”小伙子一脸矜持,身上呢子大衣,整齐得体,“65元一张,不能再低了,再低我就去别处转转。”

    “哎呀小伙子,我们这就是全东申最大的交易点嘛,你还能去哪?”他对面的人显然已经谈得差不多了,“行,就65元吧,你跟我去隔壁取钱。”

    两人达成一致,一起就出了门去。

    邱明泉心里一动,展示出自己刚买的真空电子股票:“面值1元,刚出炉的,12元就出手,有人要吗?”

    “小娃娃你怎么不去抢!”一位中年大叔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忍不住狠狠白他一眼,“今天上午刚买的,转手就加2?我们自己不会去买?”

    邱明泉经过这么多天卖钢笔的训练,早已变得坦然自若:“叔叔,您不知道今早上已经抢购一空了吗?十四万多增发的股票,半个小时内就没了。”

    一群人都大吃一惊:“你骗人吧?”

    现在的资讯只有报纸广播等途径,就算天天盯着各种报纸,也难免信息不足,他们也是今天到了这里,才知道真空电子的增发信息,正打算待会儿去排队,现在竟就没了?

    越看这小孩,就越是狐疑,谁知道这股票是真是假呢!

    “小屁孩,一边儿去!敢弄假股票的,小心抓你进警察局!”

    这一下,本来凑过来的几个人也都犹豫了,越看邱明泉越是不靠谱——别是什么骗子,借小孩的手行骗吧?

    正在这时,却有一个人从门外跑进来,气喘吁吁地:“真是邪门,今儿一早我去真空电子门前排队,想买点原始股囤着,竟然没抢到!”

    好些人就围了过去:“老马你倒脑子快,我们还没去呢,真的假的?”

    那个老马一看就是熟客,无奈地摇摇头:“我刚骑车从那边过来,当然是真的!”

    这一下,就有人忽然看向了邱明泉。

    “老马,你看看这孩子手里的货。”有人悄悄一指。

    邱明泉大方地递过去一张股票,老马伸手接过仔细看了看,郑重点头:“没错,真的。”

    早上刚出来的东西,不可能有假,这个时代的伪造技术也没有后世猖獗。

    邱明泉一本正经地扬了扬袖子,亮出上面沾的歹徒血迹:“现场挤破头地抢,看,都打成这样了。”

    魏清远在一边饶有兴趣观察着,“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这孩子,满嘴胡说的小模样怎么这么可爱呢?

    “每人都买好几千的,十几万才够几个人分?”老马抱怨地擦擦汗,“我七点多去的,结果轮到我就没了!”

    他盯着邱明泉手里的一叠股票,眼睛一亮:“小兄弟,你这股票要卖?……”

    邱明泉把二十张股票一扬:“卖的。”

    先前那个中年男人立刻急了,一把拉着他的手:“就按照你说的,我要了。”

    在场的人都不傻,全都侧耳听着,一听说这今天刚出的真空电子就抢空了,全都心里一动。

    这种能形成抢购热潮的,一定是内部职工知道分红可观,在流通领域就一定更加抢手。

    可是邱明泉却笑了笑,促狭地看着他:“对不起,12不卖了。”

    “哎呀!你这小孩怎么这么出尔反尔?”那老刘脸色一变,气恼不已。

    骑自行车赶来的老马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老刘:“价高者得嘛,很公平。”

    他转向邱明泉,诚恳地问:“你有多少货,122我全要了。”

    邱明泉强作镇定:“二十张,面值两千整。”

    “……125!小兄弟我有现钱。”另一个胖子挤了进来,立刻伸手去掏钱,“两千五百块!”

    邱明泉呆呆地听着,心里震惊不已,可是这不说话的模样,看在众人眼里却成了待价而沽、坐山观虎斗的模样。

    老马是亲眼看到现场原始股的火爆的,深知短期内怕是找不到太多出手的,果断亮出包里的现钞:“都别争了,13元一张,我包了!”

    这个价格已经是极高,转眼翻了3,按这个价来买,靠分红那可是铁定要亏钱的,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以后再高价卖出,可是万一砸在手里呢?

    别的人大都犹豫起来。

    邱明泉笑了笑,伸手接过钱数了数,将股票递到他手里,笑嘻嘻道:“你不会亏的,放心。”

    “为什么不会亏啊?”他在心里悄声问封睿。

    封大总裁慢条斯理道:“因为几年后股市放开时,真空电子的股价最高涨到25多元一张。……”

    邱明泉猛地一把握住刚要交出去的股票:要涨到25元?!

    老马满脸通红地和他僵持不下,警惕地看着他:“小娃娃你要怎么样?”

    邱明泉在心里向封睿狂叫:“要涨25倍?那现在为什么要卖!”

    封睿没好气地道:“大惊小怪什么,几小时3的利润,你还不满意?1992年才迎来股市第一波高峰,你要等上四年吗?”

    邱明泉讪讪地松了手,可是就在这时,两人身边却响起一个阴沉沉的声音。

    “128元我要了。”……

    邱明泉愕然抬头,面前一个男人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身边还有个虎背熊腰的人站着,两人面相不善的,充满桀骜和凶戾。

    四周的人脸色都悄悄变了,忙不迭地往四下散去。邱明泉皱眉看看他,扭过脸对老马道:“我卖给你。”

    可是老马的脸色却更加难看,尴尬地摆了摆手:“孩子,我……我不买了。”

    这冯二可是这一带有名的混不吝,带着几个青皮时不时地在这一带转悠,欺行霸市不说,早前甚至强买强卖,搞得很多人根本不敢再来这儿卖股票,他们收不到货了才收敛些。

    杀鸡取卵,毕竟不是办法,所以这些人现在定了个不成文的规矩,他们隔三差岔五地来,只要来了,按照低一点点的价抢别人的生意,所有人也都不敢吭声。

    笑话,都是求财的,犯得着和青皮们硬拼,被打了又何必?

    各何况,市面上都隐约传说,这批青皮们,背后有人!

    邱明泉冷冷看他一眼,心里大概猜到了这是遇到了欺行霸市的。

    “对不起,我不卖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