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8.深夜幽火

时间:2018-06-07作者:闪灵

    ……

    漆黑的夜色里,王大全身后跟着李大毛和李二毛兄弟俩,蹑手蹑脚地在棚户区外面转悠了一圈,把带来的汽油均匀地倒在了北边民居的后窗下。

    “别倒那么多。”李二毛一把抢过汽油桶,谄媚地看向王大全,“王哥说了,别烧死人。”

    李大毛笼着袖子,一边哆嗦一边道:“天这么冷,风又大,倒少了都烧不起来!”

    王大全冷着脸,皱眉:“烧死人闹大了引起关注,反而误事。”

    李二毛连连点头道:“真背上人命,都得吃枪子儿。”

    王大全眼中厉色一闪,四下看看,却专门摸到一家屋檐下,多倒了些汽油。

    那正是他特意探明的邱明泉家。

    眯起眼睛,王大全掏出打火机,在背风处点燃了,扔到了脚下一道蜿蜒的汽油线中。

    火苗腾地就燃烧起来,瞬间就烧成一道火线,王大全冷冷看着,捂着被烫伤的手背,心里涌上一股快意。

    别的人就算了,那个野狼一样的小崽子,今晚就叫他们家烧个精光,最好把他烧死算了!一时间,他心里恶念陡升。

    就在几个人得意地看着火焰越来越大,忽然,身后猛地同时掠过一阵风声。

    王大全愕然回头,只见两个人影在夜色里,一大一小,手举粗大的棍子,正重重一棒当头砸下,李大毛兄弟俩同时“哎哟”一声,砰然倒地!

    糟糕,中了埋伏!

    一个声音暴喝:“王八蛋,去死吧!我叫你们放火烧人!”

    清脆的男孩声音同时在静夜里炸响:“大家起来啊,有人纵火,快来救火!……”

    大院猛地炸开了锅,无数房间亮了灯,靠得近的房屋主人已经看到了火光,慌忙披着衣服冲了出来:“救火救火!上水!”

    李大毛、李二毛兄弟被打得在地上嗷嗷直叫,王大全心里“咯噔”一下,眼见阵势不对,吓得胆战心惊,急忙撒腿就跑。

    刘东风和邱明泉放倒了两个人,转身就向逃走的王大全追去,天黑心急,王大全脚下被什么冷不防绊倒,忽然摔了个狗啃屎。

    那边火势刚起,很快被闻声赶来的众人齐心扑灭,现在看着这凶手,邻居们一个个心里恨极,人多胆气壮,一起大叫:“打死他们!他这是要我们的命!”

    王大全狼狈地翻身坐起,眼见着好几个青壮年已经扑了上来,他心一横,把手里剩下的小半桶汽油猛地扬起,劈脸向着追来的人群狂泼过去!

    “呼啦啦”,一道熏人的味道,追过来的人们猝不及防就被汽油淋了一身。

    王大全声嘶力竭地狂吼一声:“都不要过来,谁过来我烧死谁!”

    “噌”的一声,他狞笑着,猛地点燃了手里的打火机,暗夜里,燃起一簇幽幽火苗。

    邱明泉追在最前面,猛然停住了脚步,伸手一拦身后:“大家不要动!”

    刘东风冷冷怒吼:“快点放下打火机!老实投降!”

    “让我走,不然烧死你们!”王大全丧心病狂地叫着。

    邱明泉一步步地,向着前面走去。他人小瘦弱,看上去毫无威胁,但是火光下那平静的小脸看在王大全眼中,却凭空生出一丝寒意。

    又是他!这个邱家的狼崽子,不要命的小魔鬼!

    “你别过来!”他惊恐地挥舞着打火机,刚扔掉的汽油桶口歪着,剩下的汽油悄无声息地倒了出来,在他脚下流淌成一条小溪,他极度紧张下,却毫无察觉。

    “小泉,别过去,危险!”刘东风急叫,不顾自己身上的汽油,就要向前冲去,却被邱明泉回头厉声喝住。

    “你别过来,我身上没汽油,不怕他。”他小声道,目光严肃,竟然把刘东风震在原地。

    邱明泉走到王大全面前五六步,看着他微微扬眉:“你要烧我家。”

    不是问询,是陈述句。

    王大全强压住心里的慌乱,狞笑一声:“那又怎样?没烧死你们一家三口,算你命大!”

    邱明泉的身体里,已经刚刚换了人,封大总裁轻轻叹了口气:“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束手就擒。假如不的话——”

    他半仰起头,那眼光像看着一个死人:“你只好去死了。”

    背后微弱的火光映着他冷漠的眼,目光中沧桑深若幽潭,王大全忽然毛骨悚然,头脑中“嗡”地一下,把手里的打火机扔向了邱明泉!

    烧死他,他是个恶鬼!……不知道为什么,王大全心里惊恐无比地想着。

    对面的孩子在一片惊恐的叫声中,轻轻一躲。

    打火机飞旋着,落在了他附近。

    腾地火光忽然燃起,竟然沿着地上蜿蜒的油线,直接扑向了王大全!

    ——那条漏出来的汽油线遇明火即燃,瞬间就包裹了王大全。众人惊恐的目光里,他瞬间成了一个火球,惨呼声在这冬夜里响彻了夜空。……

    “实在是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庄区长在紧闭房门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话压低声音,“放火时被那片棚户区的穷鬼们发现了,不仅扑灭了火,而且放火的全部被抓了。”

    电话那头,声音温和儒雅,没有什么波澜:“我听说的是,带头的那个,还被烧成了个焦黑葫芦?”

    庄区长汗都下来了:“对,王大全是受伤不轻,就怕他万一牵扯出我来……”

    “放心吧,那个人烧成那样,应该活不下来吧。”电话那边淡淡道,似乎毫不介意。

    “那就好,那就好!”庄区长心里一松,“您放心,另外两个人,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电话里好半晌才淡淡道:“我们?……”

    庄区长心里猛地一惊,寒冬腊月的,额头差点有了汗,慌忙道:“没有没有!您放心!这事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扩大的!”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沉吟了一阵,才重新开口:“我这边准备一个刚注册的房地产公司给你,接下来,不要再用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就以你们公家的名义出面吧,直接收购。”

    想了想,似乎怕他不懂,又叮嘱一句:“话要说得有技巧,威慑和压制不要落下话柄,不用我一句句教你吧?”

    “当然当然。”庄区长谄媚地道,“放心这一次一定办妥!”

    ……某处宽敞的办公室内,一个中年男人慢慢放下电话,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他的手指在桌上慢慢叩了几下,才端起保温杯,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叶是极好的,即使在冬天,也有着极为氤氲的上好茶香。

    然后,他重新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费所长,听说你们那里昨天抓了几个犯罪分子?烧伤的?”他金丝眼镜后幽冷光线一闪,意味深长地道,“这种人渣,其实活着才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特别是带头的那种,您说对不对?”

    ……

    昨夜的混乱已经过去了,早上起来的时候,整个大院都是一片欢腾

    连夜扭送到派出所的那几个纵火犯里,有一个就是臭名昭著的王大全,身上严重烧伤——带头的就是这个凶神恶霸,如今他都进去了,还怕什么呢?

    “小泉啊,你家房子没事吧?要不要我们搭把手,再帮着你们翻修一下?”热心的邻居们一大早就在院子里嚷嚷。

    “没事的,不用。”邱明泉笑笑,昨夜的火扑灭得很及时,他家后窗只被稍微熏黑了一点,没有什么大碍。

    说话的邻居们这才罢休,王婶忽然跑了过来,扭扭捏捏地送过来几个大肉包子:“小泉啊,这是婶子昨儿蒸的,你这个年纪,要吃点肉!”

    刘琴花“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哎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邱明泉在一片善意的笑声中接过了大肉包子,递给了爷爷奶奶各一只,腼腆地说了声“谢谢”。

    刘东风昨晚连夜去了派出所,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昨夜对抗地痞流氓的大胜驱散了大家心中的阴霾,整个大院都是喜气洋洋的。

    爷爷奶奶饭后背着捡垃圾的大麻袋出了门。邱明泉这才按照早就订好的计划,钻进了小屋。

    那张用爷爷名字开户的存折就在床下的垫被里。紧接着,翻开鞋盒子,他找到了里面的现金零钱。

    定期存款只有六十元整,现金有二十多元,一共八十多元的存款,这就是这个贫困家庭的全部财产。

    在这个国企职工平均月薪一两百元的时代,大多数家庭都过得紧巴巴的,月底周转借几元钱应急都是常事。两位拾荒的老人靠着每天捡垃圾再去变卖,所得只够刚刚养活他们一家三口,没有办法再存下什么多余的钱。

    自从得知这个家庭所有的积蓄后,封大总裁就极其萧索,极其痛苦地爆了一句粗口:“穷人的原始资本积累,真他-妈-的难啊!”

    邱明泉握着存折和那些皱巴巴的钞票,心里忽然有点慌。

    “真的能赚钱吗?”他毕竟没有什么生意经验,“万一亏了怎么办?会不会没人买?”

    “你在质疑我?质疑你前世所在的世-界里,资产数百亿的申楚集团总裁?质疑上过《财富纵横》的商业天才?”封睿皮笑肉不笑地道。

    “没有啦……”

    “如果重生一遍,知道了所有重要经济事件的节点,我封睿还会亏钱,那么你不如拿块石头,把我这块玉佩砸成粉末算了吧?”

    邱明泉讪讪地不说话了。

    他背上包,沿着郊外大路,搭上了半小时一班的公交车,一个多小时后,终于站在了熙熙攘攘的南京路上。

    虽然后世的他也一直生活在繁华的东申市,可是他的生活轨迹中,和这些精美的购物商厦并没有任何重合的地方。

    记忆中,也没有任何关于它们的影像。

    “沿着这边走,看到西藏路口,就到了。”封睿指点着,显得格外地熟稔。

    果然,走了一小会儿,邱明泉就看到了标记着西藏路的十字路口,在那边上,一座气派又崭新的商场门前玻璃锃亮。

    “东申精品商厦”几个黑体大字赫赫闪光。

    还好,没有记错,封睿悄然舒了口气。

    他家境优渥,全家也都是当时著名商厦的常客,在他记忆中,“振兴商场”、“观海商场”、“精品商厦”还有“创兴商场”,都是他小时候常逛的地方。

    在最初,这里还是东海皮件商店、人立服装店以及采芝斋食品商店的所在地。

    一直到了1988年初,黄浦区人民政府才决定把这几家商店拆迁别处,在这里组建了东申精品商厦。

    “进去之前,先把钱取足吧。”封大总裁对着邱明泉道。

    邱明泉四下张望了一下,果然,商场旁边都不会缺少银行。十字路口不远出,一所小小的工商银行营业部伫立着。

    他跑了进去,从高高的柜台上把定期存折和爷爷的递了过去,这个时候,没有计算机,没有磁条,所以连密码都没有。

    柜台里的营业员端详了他一下,如数地点好了六张十元现钞,又结算了大半年的活期利息给他。

    最后,用手写的方式在存折上写下了存兑数字,再盖上了私章和柜台公章。

    这是在中国通胀较为严重的8年代末期,三年期定期存款的利息是828,把定期存款提前支取出来,可是要损失一笔极为可观的利息的!

    站在了精品商厦的大堂里,邱明泉有点发晕。

    比起后世的那些超级购物中心,这所小小的三层楼显得寒酸极了,可是这里经营的绝大多数商品,他依旧是望之却步,完全买不起的!

    门口的小广播里,甜美的女声在一遍遍做着新商厦的介绍。

    “亲爱的顾客们,本商厦正在试营业期间,竭力为您提供最好的服务和购物体验。

    “精品商厦是一家现代化的大型商业企业,建筑面积75平方米,营业面积4平方米,共有3个楼面。

    “以经营中、高档商品为主,包括日用百货、服装鞋帽、家用电器、金银饰品、皮件包箱、钟表等类近2万种商品,多为国内外名、特、优、新产品……”

    封睿微微一笑:“去三楼吧,直奔高档文具柜台。”

    邱明泉“哦”了一声,目光掠过一层那些玻璃柜台,里面的商品琳琅满目,色彩鲜艳的女式服装,锃亮的男士皮鞋,笔挺的高档西装……

    沿着楼梯上到了三楼,他终于在封睿的指点下,看到了位于西北角的一个柜台。

    精美的玻璃柜台下,一排排漂亮的钢笔安静地躺在黑色的丝绒盒子里,只有少数样品打开了笔帽,刻意地露出了金色的铱金笔尖。

    在阳光的照射下,那些14k的金笔笔尖熠熠生辉,散发着历史和时光的骄傲。

    “英雄钢笔”四个刚劲的大字商标,铭刻在柜台边上,显得格外高档和霸气。

    精品商厦的文具柜台营业员王娟这几天一直很郁闷。

    商场新开业不久,领导力排众议,在原先的派克笔和万宝龙专柜旁边,特别给本地的英雄钢笔开了一个专门的柜台,说是要扶植国产精品。

    可是这生意啊,一直都不温不火的,瞧,这都试营业十几天了,整个英雄金笔柜台,也没有卖出去几支。

    说起来也不奇怪,国人要不就是购买几元一支的便宜钢笔作书写工具,要不就专门去买那些高档的外国金笔送礼,这种价格稍高的国产金笔,定位可真有点尴尬。

    说贵吧比不上那些高档外国货,可是也足够一个工薪家庭好几天的饭菜钱,普通人又哪里舍得买呢?

    她坐在柜台里,懒洋洋地看着玻璃柜子前那个趴着的男孩,一个人跑来看钢笔,还看了这么长时间。

    一看就是没钱。

    男孩子终于抬起了头,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有点羞涩和紧张,对着她道:“阿姨,这个钢笔,能不能拿出来给我看看?”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