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6.一鸣惊人的成绩

时间:2018-06-07作者:闪灵

    王大全狠狠心:“庄区长,不是我不愿意效劳,实在是这事传开后,就得付出十倍的人力。原先那点钱,都不够医药费和辛苦钱了不是?”

    庄区长冷冷看了他一眼,才沉着脸,跑到外面的小酒店的柜台,借了个电话,向传呼台发了个传呼信息。

    硕大的砖头手机“大哥大”还没面世,就连bp传呼机也是模拟信号为主,他腰间配备的这个摩托罗拉最新款bp机,售价高达一千多元,若非他的职位级别得以公家配备,靠工资,根本就买不起。

    很快,柜台的固定电话响了起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淡淡响起:“谁?”

    庄区长大气也不敢出,小声报上自己的姓名,谨慎地没有叫称呼,赶紧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您看……这底层穷鬼都传遍了的事,是不是不太靠谱?”

    “刺啦刺啦”的电流杂音响着,那个声音淡淡道:“叫你手下的人抓紧做事。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拿到更多的地。”

    “咔嚓”一声,电话断了。

    庄区长愕然瞪着手里的电话,这事还真邪门了,看那位的意思,这些传言竟然可能是真的?

    转身进了包厢,他紧张地思索着,终于狠狠一咬牙,对着王大全吩咐:“不管用什么法子,飞马路这一带两边的地皮和房子,你给我都拿到手。”

    看着王大全受伤的手,他冷漠地一字字道:“钱给我尽量压低,可是假如你做不了,那我就换人。”

    王大全一个激灵,慌忙站起身,眼中凶狠一现:“我行!”

    庄区长脸上露出一丝浅笑,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就对了,以后带你赚钱的机会,多得很。”

    ……

    而这时,郊外的小破屋子里,封大总裁正在冷眼看着邱明泉做功课。

    学习用的桌子就是刚刚收拾干净的小饭桌,其实是一块钉起来的木板,下面附着四条木条作为桌腿,不很平稳,有一根腿下面垫着报纸。

    现在是1988年的1月,眼看着就要放寒假,临近考试,作业习题也开始多起来,邱明泉盯着那些英文单词,一边抄写,一边在心里磕磕巴巴地默背。

    “你和我一起摔死的时候,有三四十岁了吧。”他脑海里,忽然响起男人冷淡的声音。

    “啊,是啊。”邱明泉愣了愣。

    “那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还需要背?不是最基本的英文单词吗?”封大总裁忍无可忍。

    邱明泉咬着快要秃掉的铅笔,有点羞惭:“……我辍学早。”

    封睿不出声了,看着他一点点地背着单词,完了以后又开始读语文课本,中心思想分析、成语解释、优美段落背诵;再以后是数学作业。

    英文单词词汇量很惨。

    语文课本的理解也非常勉强,封睿一眼看过去,就得出判断:正确率不高,显然完全找不到状态。

    唯一例外的是数学,做得非常快,答案满分。

    越是观察,封睿的心就越凉。

    联想到邱明泉说他前世初中就辍学,走上社会的事实,封睿只觉得满心都是烦躁。这文化水平的起点,也太低了吧?

    ——不行,这不是办法。他宝贵的时光不能浪费在这种可笑的事情上!

    “你不用再学这些了。”

    邱明泉茫然地昂起头:“为什么?……”

    “你的课业和考试,从中学到高中,甚至到高考和研究生,我都可以帮你毫无困难地搞定。”封睿傲然道,“你把精力放到我要你做的事情上去。”

    ——发财,迅速地。这才是最紧迫的!

    可是一向温和的邱明泉却立刻摇了摇头:“我自己想学。总不能一辈子靠你。”

    封睿被他噎得哑口无言,这家伙!

    “行行行,你说的对。”他敷衍道,“以后我给你定学习计划,你认真学,但是重要的考试,我来上。”

    “那不是作弊?”

    封睿“哈”地冷笑一声:“你觉得你现在的重生,不是作弊?!”

    不仅重生,还带着自己这个含金量9999的辅助人生开挂器!

    ……

    东申市远郊,条件极差的郊区中学内,各间教室都安静得很,只有外面的北风在呼啸不停。

    这个郊区的子弟中学生源极为芜杂,除了收附近企业职工的孩子,也接收附近民工的,郊区居民的,还有一些无业游民。

    四五十个学生埋着头,做着期末考试题。有奋笔疾飞的,也有抓耳挠腮的。

    班主任冯老师正四下里随意走动着,眼光不停地在一群小崽子身上到处巡睃。

    她脖颈转动不大,仅靠着多年的经验,就用眼角余光把整个教室看得清清楚楚。

    哎?她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某个角落。

    那个孩子……她皱了皱眉,印象中他好像除了数学好一些,其他科目的成绩也都非常糟糕,特别是自己的语文课,成绩也一向是垫底。

    邱明泉,还是邱清泉?

    从考试开始,这孩子的神态就有一点奇怪。

    隔一会儿就抬起头看看四周,一旦目光和自己撞上,就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涨红了脸,慌忙把头垂下。

    典型的作弊心态!

    冯老师心里不喜,慢慢地踱着步子,靠近了那个偏僻的角落。目光淡淡扫过去的时候,她的神情却悄然一凝。

    ——这试卷,答案好像出奇正确啊?

    她狐疑地看了看邱明泉周围的答案,不,不对,这几个学生的答案五花八门,不可能是邱明泉抄袭了别人的。

    就在她疑神疑鬼时,那个真正的“鬼”也正用所有人都听不到的声音呵斥着。

    “你怕什么啊!没人知道是我在答题,你从容点。”

    “她就站在我身边啊。”邱明泉从没做过弊,还是有点挣扎,“怎么办?”

    “你就安安静静按照我说的写啊!”

    “哦……”

    教室里只有笔尖落在试卷纸上的沙沙声,邱明泉的心也终于慢慢静了下来,按照封睿的口述,开始答写作文题。

    初一的作文,景物描写和简单的叙事各一题。冯老师在一边冷眼看着,终于,慢慢的,脸色越来越惊奇。

    非常顺畅!

    没有任何草稿,这孩子的作文就这么一句句成形,一眼看过来,虽然算不上什么惊才绝艳,但无疑是完全符合规范,可以拿到标准高分的写法。

    “春寒料峭……qiao字怎么写?”邱明泉在心里默默发问。

    “你就随便写。”封睿淡淡道,看着那位语文老师狐疑的眼光,“写错正好。”

    “哦。”

    一直到邱明泉站起身,低着头把试卷交到了她手上,冯老师的惊讶都没有稍减。

    “你要提前交卷?”冯老师看了看腕表,离交卷时间还足足有半个多小时。那块上海牌石英表,可是她结婚时最值钱的嫁妆。

    “嗯。”邱明泉点点头,忐忑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周围的同学也都惊奇地看了过来,今天邱明泉这个又穷又不起眼的尾巴生,犯了什么神经?

    “白卷吧?”有同学吐了吐舌头,小声的嗤笑及时地响起来。

    “你先别走。”冯老师罕见地点点他,“等考完一起走。”

    邱明泉一愣,只好坐在座位上。

    冯老师逐字逐句,开始扫视手中这份试卷。

    填空、选择、客观题全对。文章分析,简答等也都言简意赅,完全没有扣分点,可以说是百分百正确。

    最后的作文题……就算是她用了最挑剔的眼光去看,也不得不说一句,言语简练而到位,用的都是非常简单的词句,可是却看着非常舒服。

    啊,终于找到了一个出错的小地方。景物描写中用到了“春寒料峭”这个稍微生僻一点的词,可是峭字却写成了白字。

    放下试卷,冯老师忽然又狐疑地拿了起来。

    有哪里不对呢,这种奇怪的感觉?

    她忽然一惊,终于知道了奇怪的地方出自何处——这作文,她几乎找不出来什么自己能修改的地方!

    “的地得”的用法,主谓宾的位置,不显累赘的修饰词,似乎任何地方修改一下,都不太对的样子。

    不不,这不可能。

    不过是一个初中生,哪里就能写出来“增之一分则长,减之一分则短”的作文来了?

    凑巧吧,正好以前练习过这个题材的作文?背下来了?

    可不管怎样,这孩子的成绩,可真是逆天了。

    冯老师心情复杂地掏出随身的红笔,认真地打下了98分。

    邱明泉完全不知道班主任正处于一种极为纠结的心态,考试铃终于响了,他和无数学生一起,冲出了学校。

    简陋的校园里种着一些银杏树,大冬天的,树叶落光了,光秃秃的树桠上挑着硕大的太阳。

    “好了,按照我的吩咐,趁着别的中学这几天都在考试,你快点赶过去。”封睿在邱明泉耳边催促着。

    邱明泉赶紧加快了脚步,向着附近几里外的一所中学跑去。

    大冬天的,这一路跑过去,很快他的鼻尖就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再跑一会儿,就开始大喘气。

    “你这可不行,身体这么差。”封睿毫不客气地道,“从今天开始,你得做体育锻炼。把身体养得棒一点。”

    “现在营养跟不上,后来我在工地做工,就健壮些了。”邱明泉气喘吁吁的。

    “人要对自己要求高一点。你这样豆芽菜的身体,弱不禁风的,太难看了!”封睿不满地道。

    笑话,就算是他不夺舍,只是寄生,他也不希望哪天这具躯壳忽然就一命呜呼了,万一他这玉石也跟着长埋地下,找谁喊冤诉苦去?

    “哦……”

    这些天,封睿给他的指令一条接一条,大多数看起来都很奇怪。

    例如叫邱明泉一定要收集最近日期的报纸,每天晚上坚持阅读;再比如每天早上蹭到刘琴花家门口,一边吃饭一边听当天的广播。

    几天后的清晨,邱明泉站在院子里刷牙时,听到了旁边收音机里传来的广告声。

    收音机有点老旧,“刺啦刺啦”的电流杂声里,播报着一则陌生的广告。

    一片轻灵的山泉声响后,是清风习习的声音,接着,一个儒雅低沉的男中音徐徐响起:“纳天地灵气,展古今雄风;书壮志豪情,写锦绣文章——传承古今风情,吟诵华夏文明!”

    一个更加浑厚的男声紧接着激昂地道:“英雄钢笔,中国骄傲!”

    “就是这个了!”封睿脱口而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没错,就在2世纪8年代末,国产英雄牌钢笔经历了一次质的飞跃,在外国高档金笔尚未大举进入中国的时候,英雄钢笔创造的名气和商标知名度,就是始于这一两年。

    假如他的记忆没错的话,就在刚刚过去的1988年初,江总书记此时还没有正式当选为军-委-主席,尚且只是常-委之一,他在出访出访苏-联所带的出国礼品中,就有由其签名的英雄5型金雕高铱笔。

    也就是借着这个契机,英雄钢笔开始大做广告,打响了国产名牌钢笔的名头,开启了属于英雄钢笔的辉煌年代。

    眼下这条收集家长会日期的命令,就是封睿听到广播后紧急下达的!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