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葫中天地 第六十八章 符修 符盘

时间:2018-06-02作者:镜月知了

    名叫石头,小孩子刚有人可以陪他玩了。

    他自然,是不想就这么离开。

    坐在摇椅上,拼命的摇头。

    “不...不.....”

    石头,刚要开始是撒泼。

    被那位夫人,狠狠瞪了一眼,便没有了声响。

    噘着嘴,泪眼汪汪,一脸委屈的看了一眼,祁德山和陆沉。

    低着头跟着夫人一同离开了。

    待两人走后,那位姓陈的老人,步履蹒跚的向两人走来。

    一靠近,祁德山就问到了一股子若有若无的味道。

    老人身上的这股气味,在没有通风良好的藏经阁内显得是十分明显。

    这味道也并非是什么美味佳肴的香气,而是像书纸放的时间太长了,导致长霉了的那股子霉味。

    熏得祁德山下意识的扇了扇。

    “小家伙儿,找老夫有什么事情?”

    陈姓老者也在意祁德山小动作。

    自顾自地从柜台下面,拿出一个紫的发亮的大茶壶。

    倒上去水,将茶壶坐在后背的架子上后。

    又从另一个柜子的布口袋里,用一个巴掌大的水舀子,舀着褐色的沫子。

    这东西祁德山倒也认识。俗称高碎,也叫满天星。

    他家的老管家,也好这口。

    这些东西都处理完了。

    老头用二指禅,从怀里抻出一张用朱砂写满的符箓。

    对着符箓念念有词,而后一甩,一团不大小火苗。

    悠悠的飞到了茶壶的下面。

    忙活一气。

    老头转过身,挠挠头道:“你们是干啥来的?对了,是领法器来得?对对。李珊那孩子跟我说了。你们都是选得

    是什么功法?想要什么样子的法器?说出来,老夫我给你们选一选,挑一挑。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老夫...不.....老前辈。小生,祁德山。选得功法是碧玉功和三阴刀。”

    差点顺口,把逗小孩儿的话给说出来了。

    “陆沉,功法碧玉功,选了一门剑法是松林剑法。小女,想选一好用些的符盘。”

    陆沉眼睛弯成月牙,笑眯眯说道。

    “这你小丫头,倒是会选。松林剑法,是李家为数不多可以练出剑意的筑基功法。既然擅长用剑,老夫给你选一

    口上好的法剑如何?至于符盘,丫头你没个十多年的功夫,也玩不出什么花样。还是好好习练剑法。早日凝炼剑

    意。”

    还等陈客卿转身去拿,已经烧好的茶壶。

    陆沉一伸手也从怀里拿出一张黄纸,指尖渗出丝丝真气,在纸上下舞动。

    很快一张灵符,就画好了。

    “不错不错,简化引火符箓。小姑娘,你倒是深藏不露啊。老夫就给你选个上好的符盘吧。”

    看着陆沉熟练的将一张符箓画完,陈老客卿点点头。

    这灵符也不是其他的,就是刚才他自己,烧水用的引火符箓。

    只不过这张是,简化版本的引火符箓。

    具体区别。则是,陈客卿那张符箓可以用个十几次。

    陆沉画的这张,威力倒是不变,只是最多也就能用三次而已。

    “在下祁德山。喜用刀法,还请老前辈多多帮忙。”

    陈客卿,看了眼祁德山没有说话。

    “走吧。跟我来。带你们去挑法器。”

    走在路上,祁德山微微错开脚步。

    来到陆沉身边,低声问道:“陆姑娘,什么是符盘啊?”

    “就是,符修所用的操控符箓的法器。比如说我话,不使用任何法器的情况下,大概可以同时使用六到八种不同

    的符箓。可有了符盘之后,我可以同时使用几十种符箓。当然前提是,我有那么多的真气可以供我使用。”

    “几十种符箓?都是那种可以引雷的符箓或是其他威力强大的符箓,岂不是无敌了?打斗起来谁人可以抵抗啊。

    要是可以话,陆姑娘可否传授给在下。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我一定完成。”

    祁德山一听,符修可以同时使用几十种符箓。

    顿时来的兴趣,这要是学会了,以后对敌那就方便多了。

    不用在跟人近身肉搏了,只要御使符盘。

    唰~~唰~~唰~~~~

    几十道符箓瞬间飞出,将敌人打退。

    看着祁德山,双眼放光的样子。

    陆沉都有些不好意思接着说下去了。

    生怕打消了,祁德山高涨的热情。

    “祁公子那符盘内的符箓用完的了,你要怎么办呢?”

    陆沉抬头,望着了一眼祁德山笑道。

    “用完?那符盘不是可以御使符箓吗?”

    “对啊。你要先把画好的符箓放进去才能用啊。”

    走前前门的陈客卿,有些听不下去了。

    出声给祁德山解答起来。

    “一块法器符盘,主要能够存取符箓、帮助操控者操控符箓。而且使用的符箓品级也是有要求了。过高于高级的

    符箓在法器符盘上是根本使用不了的。好了到了。你们进去吧。”

    陈客卿,用腰牌打开了一间小屋的房门。

    一指屋子里面,让祁德山与陆沉进去。

    “哦。麻烦了老先生了。”

    祁德山也没有多琢磨,迈步就走了进去。

    随后,他猛地倒退了三步,跑了出来。

    扒着房间的墙壁,向里面看去。

    “这?这是个啥。”

    能听得出祁德山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里确实是一间,四周密闭,没有窗户的普普通通的仓库。

    如果没有看见站在门口。

    那个张着大嘴,好像在等待食物的巨型植物的话。

    “没事没事的。小嘴,他很乖的。不经常吃人的。好了进去吧。”

    待两人进入之后,陈客卿也跟了进去并把屋门关上了。

    “陈客卿?咋么又来了?夫人还要检查一遍吗?”

    晃动着一人多高人的大嘴,名叫小嘴的巨型植物问道。

    “不是,这回是奉云澜仙师的法旨。来给这两位,挑选法器的。”

    “噢噢噢噢。要什么样子的?极地雷火流刃剑?还是天花纷落阵旗?”

    小嘴全身的枝条抖动着,好像听到了什么特别高兴的事情。

    “好了好了。给这个小姑娘,一块品质好些的法器符盘。那个小子,就来一柄法刀就好。”

    “天符道人,最近款的符盘嘛?嗯,姑娘你这回真是有福气了。”

    小嘴抖动着枝条,推开了身后的一扇门,大叫着离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