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葫中天地 第六十五章 做尽人事 听的天命

时间:2018-06-02作者:镜月知了

    桃园秘境,白云悠然。

    云澜斜躺在飞遁法器之上,环视着偌大的桃林。

    原本因为夺取化龙机缘,失败的心情也好转了不少。

    尤其是望着不远处那一山已经挂果的桃树。

    艳红的果树上,一颗颗青涩的桃果,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从龙眼大小长到了西瓜那么大。

    枝条簌簌,果落如雨。

    桃果在地上滚了几圈之后,就消失不见。

    却而代之的是一株仅有三片叶子的新芽,一炷香的功夫后,之前还是嫩芽的小苗。

    已经长得的有半丈之高,跟其他桃木没有区别了。

    “这万木生长大阵果然了得。不单能改变灵物生长,还能改变灵物的生长方式。”

    巡视一圈,归来的云澜见到,刚才桃木生长的景象。

    心底越发的欢喜。

    正看着桃木不断生长,笼罩在山上的大阵,突然散发出点点涟漪。

    从最开始点点波动,很快大阵整体就开始颤抖。

    看着大阵又要因为阵眼缺失而崩坏。

    云澜一挥衣袖,绿衣童子手持两道天地灵物,凭空闪现而出。

    躬身站在,云澜身边。

    “去,把万木生长阵失效的阵眼,替换一下。”

    说着,云澜又拿出了贴着封印符箓的灵宝,交给了绿衣童子。

    “这几件你也一同拿去,把一些不大好的阵眼替换一下。换下的灵物若是有你喜欢的,就吃了吧。”

    听到云澜准许自己的吃掉那些灵物。

    “谢主人。领主人法旨。”

    绿衣童子,立刻就蹦跳着化成了一道绿光,直奔大阵。

    “若不是有这阵法相助,六百里的桃林我得等到什么时候。可惜就是若是这万木生长大阵,能利用灵宝而不损其灵性就好。”

    云澜也知道这是自己的得陇望蜀。

    若是这大阵有如此神威,那还能会到自己手里。

    “这还仅是运转了十天而已。就用尽了十多件灵宝了。族里的府库,也不能全都填了大阵。这样下去,连开炉炼丹都不可能了。”

    云澜此刻不比之前那样豪气。

    可以说,化龙缘一场打斗,掏空了她大半个身家。

    “只要能坚持过这一阵。待我开炉连炼几炉丹药。”

    云澜掐指,算着桃林长到可以真正结果的日子。

    一道传信法器,破空而来。

    在云澜头上转了几圈,将速度慢下来后,漂浮下来。

    “哦?结果已经出来了吗?也该起程归宗了。”

    云澜分出心神,投入法器之内,在得知了是自己选弟子事情有了结果。

    站起身,抻了抻身子,活动了两下。

    身影一闪,来在了李府之内。

    此时庭院之内,一干人等站在院里等候。

    虽然已经等得有些不大耐烦了,但在场众人也不敢面露不悦之色。

    生怕给云澜仙师,留下什么不好的影响。

    待祁德山将李珊给的丹药,咂摸的没了。

    才听得屋内传来云澜声音。

    “都进来吧。”

    回了话,李珊推开房门,领着众人一同来面见云澜。

    “仙师,沈敖君、无病、陆沉、李瑞鹏、魏武、祁德山、末那见立、末那见无。一共八位生灵。通过了您设下的仙缘考核。这是他们的考核记录,请您过目。”

    云澜见到沈敖君的记录,若有所思的看了沈敖君一眼。

    对沈敖君道:“沈家道友。你情况特殊,即使我同意收你作为弟子,宗门上可能也不会认同。法不传六耳的道理

    。我想不用我多言什么了吧?”

    沈敖君,听到云澜此语,顿时心中了然。

    点点头道:“我愿立下大道誓言。绝不背叛仙宗。”

    云澜点点头,抿嘴轻笑道:“如此甚好。只是道友之事。还须宗门定夺。道友可要有了准备。”

    却见沈敖君,未有丝毫迟疑之色。

    直接跪拜下来道:“还请上师,传道授法。”

    “你们其他人也是,现在我只是收下你们做记名弟子。到了学宫后,还有一道考验。才算真正的入了我宗。到时我才会传法。

    待尔等修行到筑基层次。再通过筑基考验之后,才会收你们为真传弟子。到时才会传授你们证道成仙之法。先去给他们选一件法器,好了。再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处理凡间俗事。明天便随我起程归宗。”

    “领仙师法旨。仙师,法器事情陈客卿那边?”

    “无妨,还是按照族里流程。”

    随后又发下一道腰牌,腰牌前后各自刻有两个大字。

    正面是用隶书,写的上清二字,字体磅礴大气,仙气盎然。

    背后改成了楷书,刻着学宫两字,字体筋骨突出,强健有力。

    虽然字体所用不同,但还是能看出是同一人书写的。

    “将令牌炼化,好好读读学宫的各项礼仪规矩。”

    待众人一一用真气,将腰牌炼化。

    云澜又把其中奥妙之处,泛泛的讲解一遍,这才让众人解散开来。

    眼瞧仙师暂时无事,祁德山便想趁着空隙,询问一下竹幼婷的事情。

    可未等,祁德山开口。云澜身影一闪,又消失不见了。

    见自己错过的机会,有些懊恼的摇了摇头。

    低头向门外走去,却看到门口有人。

    啪的一下,祁德山一头磕在了末那见无的后脑。

    “啊。姑娘,抱歉抱歉。”

    末那见无,回头瞥了一眼,倒是没有说什么。

    只是左脚抬脚一跺,踩在了祁德山的脚指头上。

    这一击,祁德山就感觉自己的脚趾踢在了石头上。

    当时冷汗就流了下来,祁德山刚要喊出声。

    末那见无,一挺身子。头撞在了祁德山的下巴上。

    也是祁德山反应快,侥幸没有咬到舌头。

    再看末那见无,冷哼一声,离开了。

    “呦,祁兄妖族的姑娘,很泼辣吧。”

    站在不远处的陆沉,见到祁德山被末那见无锤了这几下。

    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还是觉得陆姑娘好啊,几日不见姑娘,小生就觉得夜不能眠。恨不能与姑娘彻夜详谈。不知姑娘可否赏脸?”

    手指轻揉着下巴,祁德山装作十分硬气的模样。

    “这小妹可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祁德山瞧见,陆沉双眼神采奕奕,全无之前的凝成之情。

    “姑娘莫要推辞,我知道一家小馆子很是不错。而且我还想让姑娘,劝劝长风。”

    说道黄长风,祁德山眼中一暗,心里有些不大舒服。

    自己算是捡个长风的漏。

    陆沉本想说些快慰人心的话,可这样反而无益于。

    “此乃得师授法之难。祁兄,不必伤感。我等修士只是作尽人事,听得天命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