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葫中天地 第四十六章 一缕真气跨仙凡

时间:2018-06-02作者:镜月知了

    三更天时。

    祁德山躺在床上琢磨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个声音,是游溪姐吧?让我好好修行……..”

    “哼,做不到事情就别做。”

    想道修行,父亲的话又出现在了祁德山的耳边。

    “我就直接练成了这第一层又能怎么了,就让父亲看看即使不去科考,我也能光耀家族。”

    万分纠结之时,祁德山那股混劲儿就上来了。

    “依靠功法中所讲,冲关之时需要在无人打扰的安静之处。现在众人都在睡梦中,无人打扰。”

    依照经文所讲,祁德山的盘膝而坐,心神再次沉入在黑暗之中。

    随着吞吐,周遭的灵气聚集起来。

    有了之前的经验加上最近的练习,这次灵气很快的就进入到了灵气入体的这一步。

    灵气在功法的驱动下,沿着体内经络不受控制的四处游走。

    游走的灵气,将除了任督二脉外的其他经络都打通后。

    体内的灵气才再次听由祁德山调动。

    祁德山小心的驱动灵气从丹田出发,沿着碧玉决中所述的方式。

    由长强穴开始,沿着脊椎依次打通。

    腰俞穴、腰阳关穴、命门穴、悬枢穴、脊中穴、中枢穴、筋缩穴、至阳穴、灵台穴、神道穴、身柱穴、陶道穴、大椎

    穴、哑门穴。

    来到风府穴丹田内的灵气这才消耗一空。

    因为祁德山还未将全身各处穴窍打通,不能自主的吐纳灵气入体,所以只得将灵气吸收入丹田后才能再次去打通其他

    穴窍。

    随着丹田内的灵气消失,祁德山再次开始吐纳灵气。

    周围的灵气又一次顺着毛孔渗透在各个经络之中为丹田补充灵气。

    丹田中的灵气很快的充满了。祁德山再次驱动灵气开始冲关。

    祁德山之前以为冲关是吸收灵气,冲关,再吸收灵气,如此循环。

    实际上却是灵气消耗后,存在体内其他经络的灵气会进入丹田******自己使用然后才是外界的灵气进入身体各处。

    虽然有短暂的时间是没有灵气的,但可以说的上是源源不断了。

    轰.....百会穴,开。

    体内的灵气突然增多,仿佛是决堤的洪水开始不受控制起来。

    祁德山顿时感觉体内仿佛有炮仗爆炸的声响。震得祁德山心神大乱,险些维持不了功法运转。

    好在之前去李府观摩功法听人说过,知道这巨大的响声是因为穴窍打通的原因。

    祁德山稍稍停滞了一会儿以便收敛心神回忆起功法中的内容。

    “呼......”祁德山呼出一口浊气。

    从打通百汇开始,灵气就不仅是从毛孔中渗入进来,还有各个已经打通的穴窍都在吞吐天地间的灵气。

    因为灵气的增加,所以不用担心灵气消耗的问题。

    反而维持住之前灵气的力道比较重要。

    若是不控制灵气,还十分娇嫩的经络就会因为灵气的冲刷而受伤。

    对于现在的祁德山来说,这增加的灵气就像是滚烫的开水,而经络就像是口舌喉咙。

    不将水温调整到适合的温度,烫伤是必然的。

    当然碧玉决虽说是基础功法,但若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早就李府被淘汰了。

    转用碧玉决中针对这一情况的功法,倾刻在体内不受控制即将暴走灵气变得温和而听话。

    喘息一口。接着引导灵气向下打通穴窍。

    祁德山十分顺利的来到气海穴中将灵气引导进入了丹田,完成了一个循环。

    冲关到此,算是完成一半。

    祁德山不敢多作停歇,又一次驱动丹田中的灵气。

    由着长强穴沿着脊椎经过百汇来到气海穴。

    这一次,冲过气海穴后继续向下,依次冲破石门穴、关元穴、曲骨穴、中极穴来到会**。

    由会**向上,打通至风府穴。

    丹田如同的心脏般,将灵气顺着之前的路线不断循环。

    九次之后,在丹田中的无色的灵气聚集至极限。

    轰的一声,丹田位置上猛地一炸。

    霎时间,祁德山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他全身汗毛瞬间乍立,心神也追着这声炸裂短暂消失了。

    当祁德山回过神来,发现原本的无形的丹田变成如同鸡卵模样。

    心神进入鸡卵中,一道浅蓝色的真气在丹田内飘忽不定。

    至此,祁德山从凡人进入了到修仙者的行列。

    祁德山长吁一口粗气。

    “丹田形如鸡卵,一息真气。我...我终于成为了仙师了。我终于成功了。”

    祁德山迫不及待的观察起了,丹田中那一缕真气。

    正如同书上所说。

    天地灵气在小周天内循环九次之后,便会生成浅蓝色一缕真气。

    这缕真气并不是单纯的天地灵气高度凝结,而是混合了人的精气神之后形成的生命结晶。

    当然还是很浅层次的融合,随着灵气与人精气神融合程度越高颜色便会越发深沉。

    也会变得越发粘稠,直至变成液态状,那是就是筑基境界了。

    “哈哈哈哈。成了。”

    祁德山大笑两声过后,又抓紧接着凝炼真气。

    夜空之中唯有启明星与一钩残月,如火烛般默默燃烧。

    虽是初夏时节,但在这北方疾苦之地,黎明时分空气中依旧带着北方特有的寒冷。

    祁德山穿着单衣推开房门,迈步来到院中。

    此时他的心情,就仿佛是那即将升起的太阳——不断将整个天空染红。

    紧实的身体上微微有些黄绿色的光芒,将周围的寒气挡在外面。

    即使在如此冰冷刺骨的院中,身着单衣祁德山也未能感觉到寒意。

    这种感觉不似那种吃了什么丹药全身发热的状态,而是单纯的感觉不到冷。

    或者说是这个温度十分舒服,不仅不觉得寒冷反而觉有些温暖。

    如同眼光照射在身上一样。

    只是这股暖意不是那种从外到内的,是从身体内部各处传递出来的。

    他能清楚的看到院中花丛中的攀爬在花瓣上的蚂蚁。

    而那蚂蚁橙红色的身体,让一直以为蚂蚁是黑色的祁德山很是诧异。

    不过很快其他的事物就夺走了祁德山的注意力。

    无论是皮肤上一道道沟壑壮的表面,还是风中传来远处的话语。

    都是让祁德山倍感新奇。

    祁德山站在院中时而静静站立不动,时而贴着园子踱步而走。感受着从未感受的过的世界——修仙者的世界。

    看着远处天空一抹白肚露出,祁德山仰天大笑起来,院中的公鸡也打起鸣来。

    哈...哈...哈...哈....

    喔喔喔......喔喔喔......

    “对了,还有龙虎之力。”

    想起了小说中的那些种种说法。

    祁德山攥了几下拳头,想要试试。

    看看自己是否有了,那书中所说的龙虎之力。

    毕竟传说的内视和观察入微自己都已经有了。

    他握紧拳头,向前打出一拳。

    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打出什么气浪来。

    不单是龙虎之力,祁德山看看身上。

    除了有些汗渍外,也没有出现什么覆盖全身的臭泥之类的东西。

    “果然不能尽信书所言,小说里的东西是不靠谱的。”

    随后祁德山好想起了什么心中念头一动,手中便多了一缕淡蓝色的丝带。

    真气宛如游蛇般在手指间穿梭,在手中把玩一会儿后这才送回丹田中。

    祁德山内视一看,丹田中的真气已经只剩下一丝了。

    “看来倒也不是完全不对,真气确实没法离体。不知用真气驾驭法宝会是什么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