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葫中天地 第三十七章 天雷地火算人心

时间:2018-06-02作者:镜月知了

    罗浮道人见此,又回首见到了高空之中的斩龙台。

    他直接运起遁法打算遁地逃走,

    待他冲到已经光滑如镜的地面时,并没有意料之中的进入泥土内。

    而是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已护体神通与地面的碰撞的地方为中心,有些结晶化的焦黑色土地散发了出了如玉般的光泽。

    罗浮道人见此顿时明白了,他们几人终究还是上当了。

    望着黑压压的天空,有些呆滞的嘟囔道:“神通——点石成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真是太绝了。你真是太绝了。想断我仙路,绝不可能。”

    罗浮道人擤气一声,口中吐出一道银茫。

    银芒寒光点点,教人无法直视。

    只见这点银芒迎风就涨,最终在罗浮道人手中化作三尺银剑。

    掐决念咒。

    三尺银剑又幻化成了四柄长剑,四变八,八变十六,十六变三十二,三十二变六十四。

    八八六十四柄银剑组成剑阵,从上到下围住罗浮道人护住。

    “银光伏魔剑阵。起!!!”

    苍穹之上的天劫,还在酝酿下一次的雷击。

    云猊地衣阵因为内部的爆炸,开始如同心脏般扩大缩小。

    缩小力量与其说是为了遏制爆炸,不如说成是增大爆炸的威力。

    在一阵死一般寂静之后,方圆百里尽是琉璃点缀焦色的灰烬铺地。

    地面之上,能看到一个手持半截熔化宝剑的焦黑的人形身边,有一颗巨大的蔚蓝色水晶。

    随着一阵旋风拂过,蔚蓝色的水晶嘭的一声化成了粉末随风飞散。

    从中露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

    正是山海宗四美姬之一的兰山仙子。

    破碎的衣衫,已经无法遮住兰山傲人的身材。

    但兰山早已无暇顾及自己娇嫩的肌肤外露。

    她单手撑地,大口大口的向外吐出赤红的鲜血。

    脑海中还在不断浮现出,大阵破碎的那一刻从中散发的夺目光芒与令人颤栗的气息。

    “咳~咳~~利用地脉勾动藏在云兽体内的各类天雷丹。~咳~~~在如此狭小的地方将雷丹的威力提升至堪比六九天劫。还不干扰雷劫,真是好算计。咳~~~~~如此周边地脉全部消散。咳~~~你也不怕你家族的护境考核,咳~~~咳~还是说你根本已经放弃了家族。”

    若不是兰山自己,一记消耗寿命为代价的转生秘法。

    那她现在估计也跟罗浮道人一样交代在这里了。

    兰山瞧了一眼,罗浮道人手中那半截熔断的剑器。

    剑器断裂之处泛着五彩各异的光泽,同时熔断的地方也是涌出了不同色彩的物质。

    类似罗浮这样的剑修,一大半本事都在本命法宝上。

    从他的本命法剑就能看出罗浮道人的本事如何。

    不过兰山此时也没有那个闲情逸志挖苦别人,艰难的催动道法运使起云气在身下凝成云朵模样。

    寻找起了蝶山丰山两位后辈。

    虽然大阵之内的空间极其宽广,但现实之中几人所在不过仅是方圆十里之内。

    在兰山飞到空中之时,几里地外一道粉色桃花不断远遁而出,紧随其后是一道赤练。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很快就越过的被光幕包裹的安定县。

    于此同时迎面也飞来一物,兰山眼中紫光一闪看清了来者是一只苍鹤.

    苍鹤口中衔着一小小的包裹。

    兰山瞧着这件红底金文的锦囊,伸手一挥苍鹤仿佛受到了吸引飞快的来到兰山身边。

    这锦囊也不出意料,正是蝶山那件洞天福地之宝——火绒金丝囊。

    同时也传来一道传音。

    “师姐,我手刃那颠僧就回。丰山师弟,身受重伤仅剩一口气。目前在我福地中的百脉泉中勉强吊着一口气。还请师姐,速速回宗请宗门长辈出手。这只苍鹤是我之前买到的一只苍空缩宇鹤,不出三日即可到达宗门边界。”

    兰山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眼中倒映着斩龙台。

    右手紧握,口中牙关轻咬。

    不甘心的,坐在了苍空缩宇鹤背上。

    御使仙鹤向山海宗门方向飞去。

    地下深处。

    云澜等人坐在小舟之内,神色轻松的看着预料之内发生的一切。

    很快,在一阵剧烈的震动之后,他们在外界布置用来侦测的道法全部失效。

    唯有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小舟之内,云澜、沙无欲和松道人三人瞬间因为道法反噬,五感全失、肌肤寸裂。

    三人遂即运功,将之前含在口中的几颗丹药吞咽下去。

    这才渐渐恢复。

    “仙子情况如何?”

    “两位道友稍等片刻。待我先看看那条小蛇的情况。”

    几道道法之后,从斩龙台传来的消息让游溪松了一口。

    若是时间太紧她只得出此下策,这天雷勾地火的注意虽好但没法控制威力。

    要是没有注意,直接轰死的游溪,没法酿成九龙仙酿那就麻烦了。

    好在斩龙台与缚龙索两只仙宝,确如传说中的那样坚固。

    没有伤及游溪。

    只是此劫过去之后,两只赫赫有名的仙宝也不复存在了吧!

    口中轻吐一口灵气,地面之上的场景又浮现在了三人面前。

    见到兰山回眸一望张望天空,云澜却丝毫没有愤慨为什么没能炸死兰山。

    快速扫过方圆四周,如意料中的那样。

    仅是在游溪为中心方圆几里,化作了一片焦土地狱。

    藏海寺和远处的安定县,甚至是安定县周围的几里的地方都因为家族设下的防御大阵而丝毫未损。

    其中的凡人全都睡去,丝毫没有感受到外面惊天东西的变换。

    “本以为松道人的培植十分厉害!没想到布起阵法也如此精妙。”

    “仙子谬赞了,若没有仙子提供的方案。我也无法在三重连环之阵的阵内加入引导雷力地炎的阵法。”

    “现在只有那天元老僧了。不过在雷劫之下,坚持了这么久想必也没什么法力了。”

    “六九仙劫,他若再出手干涉不禁护不住他那些弟子香客。怕是还要赔上身价性命了。他已经转世七次,再投胎估计永远都无法成佛了。”

    “天元和尚即便出手我等也怕,到时候让知道知道九渊瀚海阵的名头。”

    言语之间,三人都轻松不少。

    尤其是为了这次仙缘,把家底都搭上的云澜。

    眉宇间神情又恢复成了那位虽然颇有傲意,但礼数不失的大宗弟子。

    现在无人干涉只待五九劫至,几人便可以开始剥鳞放血酿造仙酿。

    藏海寺。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雷霆劈落下来。

    寺内天元僧面容已经苍老了许多,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多岁。

    他依旧双手合十遥望苍穹深处,宛如石像一般。

    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在他的脚下是被雷劫震晕的祁德山。

    睡梦之中一脸挣扎的表情,仿佛遇到了什么难以断绝之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