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葫中天地 第二十九章 夜正深

时间:2018-06-02作者:镜月知了

    “师父,这是宝珠。”

    “将宝珠重新请回殿阁之内。”

    待祁德山回过神来,二狗子已经被五花大绑。

    用得还是越挣扎越紧的猪蹄扣。

    再看二狗子,自从宝珠从身上翻了出来。

    二狗子便面若死灰,两眼无神呆呆的望着天空。

    祁德山看了一眼宛若死状的二狗子,心中泛起各色心思。

    想了一会儿拿定主意,起身走向天元和尚。

    “多谢大师救命之恩。不知大师要如何处理这贼人?”

    “当然是待明日天明移交官府。”

    从门外进来了一位跟祁德山差不多大的和尚,快人快语抢先一步回答了祁德山。

    “师傅是?”祁德山侧目上下大量一番道。

    “三公子,这位是我师弟悟心。”

    “原来是悟心师傅。”

    祁德山点点头,却并未理会而是又跟天元和尚说了一遍。

    “天元大师,不知您要如何处理这贼人。”

    “不是都说了,要送交官府了。”

    见祁德山没有理会自己,悟心也是心中一恼。

    “悟心。”

    悟心被师父一声呵斥,退到了一旁。

    满脸不悦,恶狠狠的盯着祁德山。

    天元和尚双手合十眼皮微抬看了一眼祁德山,面无任何表情也不说话。

    看见师父如此,悟真连忙接过话来道:“施主如此,想必另有一番高论。”

    “不敢,只是此人乃是在下家仆,可否交给在下处理。”

    “那祁公子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啊。为何要纵容家仆偷盗,我听说要接珠子救人被师兄拒绝。该不会就你指示的吧。”

    “师弟,你住口。还不快给三公子道歉。”

    悟修和尚连忙摁住师弟悟心,让他低头给祁德山道歉。

    趁着这个空档,悟真和尚看着师父天元的脸色。

    见师父脸色依旧便对祁德山道:“祁施主,此人先交由我们看押。待明日我寺无遮大会结束再来商议吧。”

    话说至此,祁德山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开口应允。

    “大师,我听人说贵寺的宝珠可以治百病解千毒。眼下安定城流民营中有许多人中了一种十分特殊的蛊毒。我想借用贵寺宝珠治疗这些中毒之人。还请大师以慈悲为怀,救救这些百姓。”听得此言,众僧皆是一声阿弥陀佛。

    一旁被捆起的二狗子,听到祁德山此话也重新回过神来。

    “祁施主,那藏海珠仅是创寺的藏海禅师所化的舍利子并无什么奇异能力,更无法救人性命解治百毒。”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有着莫名的说服力。

    从他口中说出的话语,让人莫名的相信他是对的。

    “祁少爷,不要听着和尚的话。李家的仙师跟我说了,这珠子能够治疗天下万毒。不过就能用一次。他在蒙你呢。少爷,那秃驴就是舍不得那个珠子。”

    没等祁德山详细询问,一边的二狗子就挣扎的冲了过来大叫着天元在说慌话。

    悟真、悟修、悟心,三人听到此话神色一变,悟心更是挣脱了悟修师哥的手臂。

    跑了过去,死死的把二狗子摁在了地上。

    “放肆,来人给我堵上他的臭嘴。”

    “少爷,您可千万不能相信这和尚的话啊。少爷,你可千万不能信啊。呜呜呜呜。”

    “哦?祁施主既然知道李府,那老衲也多言一句。安定城之事,自会有人来管理,两位大可放心。待无遮大会结束,祁施主就带着这位施主一同离开吧。”

    天元说罢,径直转身离开。

    “大师,这毒甚是奇异,白首医师都无办法啊。李府可能也没有什么办法啊。大师、大师……..”

    祁德山又连声询问几句,却没有任何回应。

    五更一刻,乌云遮月。

    祁德山小院中,漫无目的踱步而走。

    想着之前天元大师说的话语和二狗子的话。

    “怎么?还没睡?”

    循声回望,模糊中可见一位身穿月白色衣物的女子。

    款款向祁德山走来,正是游溪。

    “游溪姐?”

    夜色正深又无月光,祁德山虽然听到了游溪的声音但还是出声询问道;

    “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跟姐姐说说。”

    听着声音像是游溪,但口吻却充满异样诱惑。

    循着脚步声,祁德山一点点摸索着走向游溪身旁。

    反观游溪的脚步声则十分确定,没有丝毫犹虑径直的向祁德山走去。

    夜色人静,祁德山走了几步脸上便感觉有丝丝热气拂过脸庞。

    祁德山转动脑袋,用力睁开双眸想要确认游溪的所在。

    脑袋一转,双唇之上便划过什么柔软的东西。

    传来一阵温暖而富有弹性的触感。

    很快祁德山反应了过来,耳根子一红连退几步道:“游溪姐!?我不是故意的。”

    “嗯?怎么了?”

    游溪却好像没有反应过来,她见祁德山连连退步便上前来过祁德山的手。

    把他领到了院中的石桌旁。

    坐在石凳感受着握在手中的那股凉意,祁德山脸臊的更红了。

    之前脑中琢磨的事情,现在都不复存在了。

    “你这是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啊啊啊那个,额,天气太热了。”

    摸着自己的脸,祁德山找着脸红的理由。

    此时他若是能够看见游溪,便会发现现在游溪两眼之中充满了妖娆的妩媚。

    游溪嘴角微微上扬,左手虚捏着兰花指。

    隔着空气抚摸着祁德山臊红的脸颊,食指的指尖顺着祁德山的轮廓。

    将祁德山鬓角的发丝绕到耳后,指尖点着耳根划至下巴。

    游溪若有所思,捧着祁德山的脸颊痴痴的望着。

    口中嘟囔着:“为什么呢?你跟他这么像呢?明明他就在这里。”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要现在,才出现在我的面前呢?”

    “嗯?游~游溪~姐?你在说什么呢?”

    听到祁德山的话语,游溪回过神来道:“我听说,你家里仆人因为偷寺中的宝珠被关押了起来。明天还要送交官家?”

    “啊!嗯。游溪姐你知道藏海寺的藏海神珠吗?之前在斋房用饭时,我听说可以解百毒……”

    游溪伸出食指抵住祁德山的嘴唇。

    “不是哦!那颗珠子只是一颗有些奇特的舍利子而已。都是百姓们之间传的说是可以实现愿望罢了。”

    “奇特?”

    “比如说,把那颗珠子放在水中缸中,不一会儿缸中的水就消失不见了。其他故事大概就见过这件事情的百姓传的吧”

    游溪玉指轻弹祁德山的脑门道。

    “哦,原来是这样。”

    说道这里祁德山虽然心脏还在咚咚咚的跳着,但思绪已经沉稳了下来。

    他听到游溪好像很清楚寺内的事情。

    心中琢磨片刻,便有开口问道:“天元师傅说,李府会处理安定县内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嗯?哦,李府是此处的护境家族管理这周遭的事情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朝廷钦点的其他天师家族是不是也都是护境者?”

    “等你,成为真正的修真者就知道了。”

    游溪冷不丁的说出的这句话,让祁德山好奇心大胜但转过念头便又沉了下去。

    “游溪姐,你难道是修真者吗?”

    “算是吧。”

    游溪沉吟一会儿回答道。

    “游溪姐,我……”

    祁德山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游溪仿佛看穿了祁德山想说些什么。

    她见祁德山不语便道:“修行最为重要的便是身随心动。一言一行,皆是本心而发。”

    游溪言简意赅的,给祁德山指出了方向。

    言词再多还是要做出自己的选择,所以游溪也不多说。

    “起风了。弟弟早点休息吧。”

    未等祁德山多问,游溪起身告辞了。

    柴房内。

    二狗子被五花大绑的锁在了顶梁柱上。

    口中也被塞上了破抹布。

    此时的二狗子,全力的在琢磨要如何逃脱。

    可奈何,周身上下没有都被困的结结实实,没有能动弹的地方。

    他铆足了的力气,又一次的全身用力,想要挣脱开来绳索。

    “啊~~~啊~~~啊~~啊~~~~”

    一番无果,二狗子绝望的仰靠在柱子上。

    双眼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心中自责道:“妹妹是哥哥没用。哥哥对不起你。哥哥没本事,救不了你了。”

    正哭着,由打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听到有人过来,二狗子连忙停止了哭泣,装作没事的样子,直勾勾的盯着房门。

    见进来的是祁德山,二狗子想疯了一样的扭动身体。

    祁德山见他想说些什么,便将装有饭菜的托盘安放好后。

    把二狗子的嘴上的破布拿开了。

    “少爷!少爷您怎么来了?快快快,少爷快给我解开。少爷,我妹妹还等着我呢。”

    祁德山听到二狗子的话,摇了摇头。

    “来把饭菜吃了吧。你妹妹的事情,我会想办法了。你先在这老老实实的呆一夜吧。我明天再去问问方丈。”

    “少爷,我求求您了。您把我放了吧。求求您了。”

    二狗子头如捣蒜般,向祁德山的点着。

    祁德山看着二狗子这副模样,又想起他那妹妹的可怜样子。

    连叹了几口气问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偷藏海寺的宝珠?”

    “我…….”

    二狗子刚想张口,便想起了云澜嘱咐的话。

    事情不能跟任何人的说。

    祁德山见他没再说话,摇了摇头道:“你在好好想想吧。你妹妹的那边事情,有医馆的人照顾没事的。”

    说完,祁德山转身就走。

    “少爷,我……..少爷,您可不能就这样走了啊。我妹妹她……..少爷,求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