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葫中天地 第二十五章 入寺却知毒无解

时间:2018-06-02作者:镜月知了

    “大师,那边没有路啊。不能走啊!”

    祁德山抓住鹿竹道人的手臂,用足了力气往回拉扯。

    想把‘寻死’的鹿竹道人救下来,但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阻止鹿山道人前行的脚步。

    反倒是祁德山自己被鹿山道人带了过去。

    当祁德山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悬崖下的时候,脚下传来的的触感却是结实的地面。

    “难不成是不想让我们上山去吗?想来不是访友而是寻仇来的吧。”

    之前的大雨大雪结合现在的大雾,祁德山觉得自己好像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中了。

    还真是奇了怪,以前一直寻求仙缘遇到的尽是些欺世盗名的家伙。

    自从放下心愿准备努力考试时,高人一个又一个的冒了出来。

    祁德山苦笑了一声。

    “算了,不去想了这些事情了。反正也想不明白。”

    定了定心神,祁德山紧跟鹿山道人身后,不敢超出三尺之外。

    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也不知走了多久。

    祁德山又累又渴,实在是忍不住问道:“鹿竹大师,还有多久?”

    听到祁德山的话,鹿山道人止住了前进的步伐。

    “嗯!找了这么久,也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转身随手又塞给了祁德山几个野果后,双手合十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多谢大师。”

    听到可以休息,祁德山终于是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了。

    一屁股坐在了鹿竹的脚下。

    大口大口的吃起了野果。

    也不知是什么野果子,跟祁德山的拳头一般大小。

    吃起来清脆可口,汁水甘甜的如同甜菜般。

    两个果子入了肚子,祁德山只觉身体飘飘然。

    浑身上下也不再酸麻胀痛,总之就是十分的舒坦。

    回头向上看去,透着光芒祁德山隐约能看到鹿竹那严肃的神情。

    口齿不断闭合恢复成在庙中的状态。

    祁德山伸手推了推鹿竹的身子,瞧着鹿竹没有什么反应,倒也不去出声询问。

    能多休息一会儿是一会儿。安心的又坐了回去。

    闭目养了会儿神。

    忽然从雾海深处,传来阵阵鹿鸣之声。

    听声音是两只鹿在啼鸣,好像在寻找对方。

    不停的确认对方的位置所在,只是周遭的迷雾实在是不见五指。

    两只鹿也不断的来回走动。谁也没法找到对方身在何处。

    轰隆隆,一声雷响。

    把祁德山惊的跳了起来。

    “小施主!这串手链你收好。跟着它的指引,出去吧。”

    鹿竹道人的声音夹杂在雷声之中,打断了雾海深处鹿鸣声进入祁德山的耳中。

    祁德山立即起身道:“大师您这是?”

    “我道成于此地!”

    说罢便直接将那串黄玉的念珠,塞入祁德山的手中。

    而后消失在了雾海之中不见踪影,遂即雾海之中又多出一声鹿鸣。

    留下了祁德山和这串散发橙黄色光芒的念珠。

    “大师?大师?鹿竹大师?”

    向着鹿竹消失的方向,跑了一段路。

    祁德山依旧发现关于鹿竹道人的行踪。

    只能听到三种不同的鹿鸣之声和震震滚雷,交替传来。

    祁德山又看了一眼鹿山道人消失的方向,长叹一口气带着手串离开了。

    手串闪烁的橙光,护住了祁德山的周身并有向外射出一道光芒指引着方向。

    “终于出来了。”

    走出迷雾,强烈的阳光刺痛着祁德山的双眼。

    几滴眼泪如滚豆般滑落下来。

    揉了揉眼睛,祁德山从石凳上了站了起来。

    四处眺望。

    通往山上的石阶,旁有一个小小的山神庙。

    身后刚刚走出来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不见五指的大雾。

    而是通往山下的石梯。

    阳光穿过茂密的丛林,斑驳的洒落在一阶阶石板上。

    耳边是喜鹊喳喳的声音。

    之前种种恍如梦境。

    手中的黄玉念珠也消失不见了。

    好像一切都是,祁德山自己太累了所以做了一个梦。

    “这到底是?”

    看着周围的一切,祁德山知道自己想了也是白想。

    也就不再去琢磨了。

    来到山神庙前,双手合十,拍了拍手,鞠了一躬。

    请求山神保佑自己接下能顺畅的进入藏海寺内。

    又从上身的包裹内拿出,仅剩一块馒头供在了山神前。

    可能是真有山神保佑,之后的路途十分顺利。

    正午时分,祁德山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藏海寺的门口。

    未入寺内便能听到从寺内传来的各色人声。

    这让祁德山倍感亲切。

    正好有位年纪不大的小和尚正在扫着寺内前的阶梯。

    快步来到小和尚的面前,祁德山道了声:“小师傅。”

    小和尚被祁德山突然搭话吓了一跳。

    见到一位英俊的公子,慌忙道:“施主。”

    “小师傅,我找天元大师有要事相商。劳烦小师傅通禀一声。”

    “不知施主是?”

    “啊!我是安定县祁家的祁德山。”

    小和尚一听,原来是祁家的三公子。

    也不敢怠慢直接引入了寺内待客的禅房中。

    通禀了自己的师父,上了杯茶水,又上了盘素油点心。

    这次又回去扫自己的石梯。

    祁德山喝了口茶吃了一会儿点心后,这时门外才进来一位年纪四十上下的师傅。

    这个和尚,祁德山倒是认识。前几年跟着母亲来进香的时候,就是这位叫悟真的和尚接待的。

    “悟真师傅。”

    “原来是三公子啊。天元师父刚刚主持完今日的无遮大会。正在休息,还请三公子见谅。”

    “不碍事的,不碍事的。悟真师傅若是知道天元大师的解蛊毒的药方,告诉在下即可。”

    “什么药方?”

    “啊,师傅原谅。我一时着急,没说清楚。事情这样的.....”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祁德山将城中百姓中毒之事解释了一遍。

    当然他没说是陆沉姑娘说的,而是抬出了白首医师韩逍。

    说韩逍,确诊百姓中了蛊毒又听说只有天元大师才有药方。

    派我来求天元大师的。

    悟真和尚听完面色凝重道:“我家师父从来不会什么岐黄之术啊。是不是三公子那里搞错了。”

    “什么?不可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