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葫中天地 第十九章 事情缘由两线牵

时间:2018-06-02作者:镜月知了

    两天前,夜。

    陆沉指引二狗子进入房间后,接着专心吸收两位妖族的拜月仪式中溢出的月华。

    日精月华顾名思义,日精指的是太阳的太阳精华,月华指的是太阴的太**华。

    这两种精华,可以说的上是用途最广最容易获得的天材地宝了。

    陆沉之前收集的月华,为了逃到安定县,一路上消耗殆尽了。

    这几天月亮正圆是收集月华的时候,陆沉便想要出门登高收集月华。

    说来也是巧的很,出门正好遇到了妖族的拜月宴。

    这种送上门的机缘,岂有不用之理。

    “妖族修炼用的月华。果真如典籍上所记载的一样,是最高品质的月华。可以直接当作月华酿来使用。”

    感受着白玉瓶中,一滴滴的月华酿如连成线般的灌入瓶中。

    陆沉饮下一小口月华酿,催动起了碧玉功淬炼身体。

    阴柔如水的太**华,进入口中散发到全身各处代替真气滋养的修行者的肉体。

    使其肉体阴阳五行更加平衡。

    “一滴、两滴、三滴......九滴。”

    又吞下去九滴月华酿,陆沉的身体开始,隐约散发碧色的光芒。

    皮肤也渐渐的像是碧玉般通透起来。整个人仿佛是要化成一尊玉像。

    这时体内的月华不再滋养身体,而是随着功法的变化开始滋养起魂魄来。

    正所谓性命双修方证仙路。

    无论是从壮大肉体入手转而滋养魂魄,还是壮大魂魄入手转而滋养肉体。

    最终都是要做到性命双修。

    平衡肉体魂魄自身的阴阳平衡,同时将阳属的肉体与阴属的魂魄结合。

    叮....

    随着最后一滴月华酿消耗殆尽。

    陆沉缓缓的收功醒来,庭院中两位妖族少女的身影早已消失。

    对面的厢房中也没有了火光。

    瞧了瞧天色,东方已经有些微微发亮。

    “又是一夜吗?”

    双腿麻木的没有什么感觉了,扶着院墙,陆沉缓缓的站起身来。

    虽然已经有修为在身,但毕竟是不是什么还丹境界的高人。

    目前这点浅薄的修为还是跟凡人没有多少区别。

    吃喝拉撒睡一件都不能少。

    铃...铃...铃....

    突然腰间的铃铛发出阵阵脆响。

    随着这声铃响,紧接陆沉便感觉到体内的异变,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这血不像一般的鲜血那样颜色赤红,而是红的发黑并伴有一股浓烈的腥臭味。

    喷到地上立刻嘶嘶作响。

    若是细看这片血污便会发现,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扭动身体。

    只是无论怎么拧动身体想要往下钻,周围也仅是一层浅浅的血迹。

    不出片刻,扭动的生物化成了漆黑的血水。

    “咳...咳...咳...”

    陆沉咳嗽几声,将口中的血水吐了个干净。

    而后从随身的锦囊中,挑出一节草药,药草形似枯木,散发让人反胃的土腥味。

    陆沉确认之后却很习惯的,将草药放入口中咀嚼起来。

    腰间的铃铛,还在发着清脆的响声。

    只是没有之前,那阵铃声那么急促了而是忽快忽慢的响着。

    “没想到有紫府修士坐镇的城池,也敢如此大张旗鼓的搜索。不过也因为是紫府修士的住所才没敢进来吗?还是说被结界挡在了外面?”

    听着铃音,陆沉脑子思考着种种可能,手握紧住剑柄。

    她的脑中那噩梦般的声音又一次回响起来。

    “你要被我追上了。快跑吧。”

    鼻尖上好像还能问到些许,人的皮肉烧焦所特有的糊味。

    “不杀,待蛊妖把体内的蛊虫唤醒了我必死无疑。唯一好消息就是仅有一只蛊妖吧!”

    陆沉顺着铃声指引向着城外走去。

    置身于安定县街道的人群之中,陆沉恍惚中又回到了那皎洁的月空下。

    周遭尽是骸骨与血水组成的土地,唯有他们几人逃了出来。

    “很好,我很满意。快逃吧!用尽你们的才能不断的逃窜吧!我会放出我的孩子们在山海界中寻找你们。要是能逃出去

    就逃吧。快!快点逃走吧!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兴奋而微颤的肩旁,那因为幸福而妖艳的笑容。

    那人站在皎洁的月光下,如此开心的说道。

    “阿弥陀佛。真好!真好,这剑真大。这铃铛真白。”

    回过神来,陆沉面前站着了位衣裳破烂、全身上下一股子酸臭味的和尚。

    和尚上下打量着陆沉,一边看一边砸着嘴咯咯的笑。

    “真好!真好!这要是跟那个双灵根一起,我就有多了一对童男童女。真好真好。让和尚我琢磨琢磨。”

    围着陆沉转了一圈,和尚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是个双修的好苗子。嗯?就是命不大好,八字合不上啊。待我和尚算算。”

    掐指一算,和尚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待我撮合一番。给你二人创造些独处的机会来。”

    “无量佛!!!”

    和尚一声棒喝,将陆沉拉了回了现实。

    陆沉也不知来者是谁,只听到了声无量佛便道了声:“大师。”

    待陆沉定睛,再瞧眼前之人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转念一想,有可能是那位前辈扮作这副模样游戏人间来的。

    屏气又道了声:“多谢大师。”

    “我观女施主印堂发黑,必有血光之灾。可是遇到了要紧的什么事情?”

    “大师,法眼如炬。有一仇家寻来。我正要追赶。”

    “施主,我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我这有灵牌,倒是你去流民营中自会有人去寻施主啊。到时……..”

    夜半三更。

    祁德山如约来到了,城外的流民聚集地。

    此时早已宵禁城门也是大闭,祁德山为了出来也是废了一番功夫。

    乌漆墨黑的四周,也看不清有什么东西,仅能凭借月光隐约的看到流民营的轮廓。

    流民营中一片寂静,祁德山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那颠僧戏耍了一番。

    “就当赌一把吧。若那个和尚真有法子,能救这些身中奇毒的人。我就是吹一夜风又如何。”

    摸着黑祁德山向着流民营的方向,又走了几步。

    依旧没能看到白天那个冲着自己一脸淫笑的和尚。

    “唉,怕真得是被和尚耍了。”

    就在祁德山叹息之时,一抹红光嗖的一下在营中飞了出来。

    随后就得听远处,传来一声声哀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