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葫中天地 第十七章 仙人府中妖月宴

时间:2018-06-02作者:镜月知了

    吁.........

    已是黄昏。祁德山叫停了马车。

    马车里只剩下韩逍、二狗子和两位徒弟。

    “韩叔,我们到医馆了。”

    掀开帘子,说了声到了。四人依次下了马车。

    带着两个食盒,二狗子和祁德山来到了后院的房门前。

    “二狗子,我就不进去了。你这几天就陪陪你妹妹吧。解药的事情,我在跟韩叔想想办法。”

    “祁少爷......”

    祁德山伸手止住了二狗子的话。

    “不用多说了。”

    道了声告辞后驾着马车就回了祁府。

    “哥。你会啦。”

    妹妹虚弱的睁开双眼,在看清了进来的是二狗子后轻轻道了声。

    “妹儿啊!来吃饭。”

    “哥,我都知道了。不用管我了。”

    “妹儿啊。吃饭吧。”

    二狗子带着哭腔哽咽的又说了一遍。

    随后摇了摇头,露出了很开心的模样。

    举起手上的食盒,晃了晃。

    对妹妹道:“这些可是都是凡人居的招牌。还有你一直都想吃的糖醋排骨。”

    妹妹,看着哥哥那勉强的笑容。咬了咬下唇。

    再次道:“哥,我…...”

    听到妹妹的话,二狗子鼻子忍不住的抽吸起来。

    他用手掩住双眼,同时转过头去,身子也随着阵阵抽吸颤抖起来。

    随后二狗子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猛地用手臂在眼前不断擦拭泪水。

    又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才转过头来,露出了满脸笑容。

    他用通红的眼睛,看着躺在床上的妹妹又柔声道:“嗯,来吃饭了吧”

    妹妹看到满脸笑容的哥哥,终于也露出了笑脸。

    轻哼一声道:“嗯!”

    扶起妹妹,拿出枕头和靠背放在身后,让她能够依靠着。

    把房间里的八仙桌搬到了床前摆上碗筷。

    待都一切准备的妥当了,二狗子这才把食盒打开。

    瞬间,一股子热腾腾的香味,在房间内四散开来。

    两人闻着这香气,盯着食盒不约而同的吞了下口水。

    一层一层打开食盒,摆着桌上。不同的菜肴展示着不同的芳香,让人忍不住的直流着口水。

    因为知道他俩个人吃不了太多,所以祁德山便吩咐了厨子,都用小盘子装,量不需要太大。

    基本每种菜,两三口就能吃完的就足够了。主要是花样要多。

    “想吃那一个?哥给你夹。先吃块糖醋排骨?”

    妹妹点点头,伸着脖子小口咬了些骨头上的肉,又咂了咂排骨上的汁水。

    便把排骨放回碗中。

    “怎么不好吃吗?”

    看着哥哥有些憔悴的脸庞。

    妹妹摇了摇头,忍着心中恶心的感觉,小口小的啃食。

    细细品尝排骨酸甜可口的味道。

    “哥哥。以后还是找份活做吧。不要再去骗人了。”

    “嗯,都听妹妹你的。等你病好了,哥就找个活儿做。咱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安心过日子。”

    “嗯!”

    “我还要看着我的妹妹嫁人呢。”

    “哥儿,你说什么呢。我才不要嫁人呢。”

    看着妹妹满脸通红的娇嗔,二狗子不自觉的讪讪一笑。

    “来吃点菜吧。解解腻。”

    “嗯,好。”

    一个时辰后。

    二狗子轻手轻脚关上了房门走了出来。

    他并没有进入隔壁的房间,而是一跺脚翻身出了院子。

    在辨清了方向后,他便向着李府飞奔而去。

    自从学那个什么碧玉决,他也有了飞檐走壁的能力,仿佛是评书先生口中的那些武功卓绝的大侠。

    二狗子之前本以为妹妹所染的病证,仅仅是因为没有大夫治疗才十分严重的。

    如今他才知晓,这毒并非寻常。可惜在碧玉功自己没法传授给妹妹。

    而现在能救活妹妹的大概只有云澜仙师了吧。

    李府门前,看门的下人。

    随着阵阵敲门声,打开了侧门。

    “是二狗子吧?”

    “是我。”

    “进来吧。”

    下人错身让步,待二狗子进门后把门重新锁上。

    这才引路进了府中。

    “就这个院子了,左手边第二间房进去便是。”

    下人七扭八拐的将二狗子引导一处院子前,便止步不前。

    而后下人指着院子深处的园子,简单跟二狗子说了下位置后就离开。

    独留二狗子一人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借着院外的火光,二狗子隐约能看见深处的园子里有位身穿红衣的人站在那里。

    “仙师?云澜仙师?”二狗子轻声询问道。

    那人全无什么反应,依旧矗立在那里。

    看着没人应茬儿,二狗子壮着胆子进了院子向园子口走去。

    刚进院门,二狗子就知道为什么没有回应自己了。

    他进入院门时的感觉,和前几天自己闯入灵压通道时的感觉相同。

    “仙师?”

    这次,那红衣人有了反应。只见那人回眸顾盼,眼中散着赤红的光芒。

    正是那日被二狗子盗走钱囊的陆沉。

    二狗子被陆沉眼中的红光,惊得头皮发麻身后直冒凉气。

    差点没蹦起来。

    “陆姑娘?”

    “安静。”陆沉,头也不回盯着院中道。

    听着陆沉的话,二狗子终于也察觉了园中的异样。

    只见园中有两人对视而坐,双手高举,手心相对仿佛端着碗般要承接什么。

    月光如水,不断倾泄在两人身上。

    此等奇异的美景,让二狗子目瞪口呆。

    身子不自觉的行动起来。

    “运动收敛心神,不然会被拜月仪式吸走魂魄的。”

    陆沉在园门口,拦住了二狗子。

    随后用剑鞘打在二狗子的小腹上,逼迫碧玉功自行运转起来。

    “咳......”

    随着陆沉身上那股子土味,二狗子清醒了过来。

    同时感觉身子轻松不少,没有那么沉重了。

    “竹幼婷,在里面等你呢。”

    听到这个名字,二狗子又是一惊。

    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沉。

    愣了一会儿,沿着园中的回廊快步的来到左手第二个房间门前。

    “请进。”

    二狗子推门进屋,眼前之人。

    正是前不久失踪的竹家大小姐——竹幼婷。

    只是这位竹家大小姐,却是个七岁小孩的模样。

    ----------------

    书房之中,祁德山坐在桌前铺好了纸,备的了笔。

    凝神静气写下一个永字。

    按照平日里,此时他应该进入梦香中。

    不知今日是怎么了,心中慌慌总是没法安心入睡。

    梆...梆梆....

    “德山。”

    “是母亲啊!”

    只见刘独秀面露微笑,手里拿着一个不知装的是什么的包袱。

    “怎么?还没睡啊。”

    “嗯,有些睡不着。起来练字。”

    “我看看。”

    刘独秀把包袱搁在书桌上,欣赏起祁德山的字来。

    祁德山瞧了瞧那棕色包袱皮,一时拿不准母亲是为何而来。

    不过,包袱里装的应该是书本这类的东西。

    “母亲,这么晚了有事吗?”

    “我也是刚想起的,这里面是你舅舅这些年收集的修行秘籍。他知道你好这个,所以给你了几本秘籍。”

    说着话,刘独秀掀开了包袱,露出了破旧的封皮。

    一听是修行秘籍,祁德山来了兴趣。

    “《鹤翔壮气功》!?《太极内炼法》!《清风布气决》!《二十刚星法》”

    看名头,好像都来头不小。

    祁德山小心翼翼翻弄着一本本的记录功法的书籍。

    焦黄的书页和书上那股子类似腐朽的气味,还是能看出这些书的年头都不少了。

    随手翻开了一本《二十刚星法》,正好是记录功法的篇章。

    “此法为鹤翔道人所创。修炼此法不拘时辰,不择形式,每日行住坐卧,皆可修炼。”

    “先冥目澄心,存想二十刚星,大一寸,连接之状;又存每颗星中,各有一人,皆入婴儿之状,裸体无衣。”

    “于是二十罡星从虚空而降,回绕一身之外,一共三周。毕默念咒语:.......”

    写的倒是简洁明了。

    祁德山又拿一本翻阅起来——太极内炼法。

    “入室端坐,澄心静虑,调息气定,寂然良久,方存我下丹田真气如火,如大红玉丸,左右九转,甚是分明。”

    “良久,自觉玉池水满,即肾水上升之外侯也。其真火一丸,始升上绛宫心府,号曰南昌上宫,亦号曰朱陵火府流火之

    庭,即发炎炎流金之火。”

    “怎样?跟你去仙缘会所学的比较如何?”刘独秀抿了口茶道。

    “嗯,这本二十刚星法,应该是观想法的一种,合适初期修炼。而这本内炼法应该筑基法门。没有高低之分。”

    “德山,去了一趟仙缘会倒是学了不少本事啊。”

    “母亲玩笑了。只是听人说了些东西罢了。”

    “身上还疼吗?让娘看看。”

    刘独秀拉过祁德山的手臂掀开了胸前的衣服。

    “好多了,没事的母亲。”

    虽然祁德山连忙挣脱了母亲,但还是让刘独秀瞧见了身上一道道的痕迹。

    “你父亲也真是的。怎么狠的下心,下这么重的手。”

    “母亲。不碍事的,父亲也是一时气愤而已。”

    “唉,只怪你父亲太想光复家族。他倒是没什么作为。可苦了你们兄弟几个。”

    对于母亲的话语,祁德山只是默默的喝着茶水。

    等母亲说完,祁德山这才开口道:“母亲,我有些困了。先去睡了。”

    “去吧。”知道自己的话没有,刘独秀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