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葫中天地 第十六章 一事未断一事又起

时间:2018-06-02作者:镜月知了

    “难道?真是德山把幼婷藏了起来?”

    坐在马车上,王然总觉得这事刚才的事情有些蹊跷。

    怎么会这么不赶巧。

    “人家前脚刚走,我们后脚就到。是不是故意躲着咱们?他怎么算的这么准的啊?”

    黄长风回首瞧了眼正在胡乱推测的王然,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即便是有祁德山的帮助,人也不可能在白天说没就没。

    心中的不安,让黄长风有些期盼着事实真的确如王然猜测的那样吧。

    这样好歹人还在,也没有出事。回去找个理由借口搪塞一下,最多让老祖宗大骂两句。

    这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想道此处,他忍不住的撩开帘子向外仰望。

    “看到祁家的三少爷了吗?”

    “少爷,您看那位是不是祁少爷?”

    “哪的呢?”王然听到有信了也跟着探出头来。

    两人顺着车夫手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位身着青衣,手持美人扇的公子走在前方不远处。

    看背影应该是了。

    眼瞧祁德山就在前方。

    黄长风也顾不得什么礼教了,蹲坐在马车上直接喊道。

    “德山兄,留步!!!!”

    “德山!”

    前方,祁德山还在回味之前的事情。

    那位名叫龙道之的道人,给自己的四句批语。

    让祁德山豁然开朗。

    只是这四句话到现在他还未能参透其中含义。

    正在他琢磨之时,只听耳边传来几声呼喊。

    转身一看,原来是黄长风和王然两人。

    待两人来到身旁,未等祁德山开口。

    王然率先道:“德山!你把幼婷妹子,藏那儿了?”

    “哈?怎么回事。幼婷怎么了?”

    “你先别说话。”

    黄长风用手拍了一下王然,示意他住嘴。

    “德山啊!这事你一定要实话实说不能隐瞒半句啊。我家老祖宗,愁的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看着黄长风一脸严肃的表情,又听到竹家老祖宗因为这事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祁德山不由得也紧张起来,连忙举起三根手指对天发誓道:“我祁德山对天发誓,绝不隐瞒半句,一定实话实说。”

    眼瞧祁德山如此发誓,黄长风心里有了个大概。

    竹幼婷失踪一事,估摸着跟祁德山没什么关联,只是自己想多了。

    “幼婷没跟你在一起?”

    “没有啊,我这几天都在家读书。根本没有出门,幼婷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过为了谨慎一点,黄长风还是打算仔细的问了一遍。

    一圈下,确实失踪事情跟祁德山没有关系。

    只是她除了德山外还能求助谁呢?

    “到底什么回事?幼婷怎么了?”

    祁德山一头雾水的打断了,黄长风的思绪。

    既然不是跟祁德山没有关系,黄长风便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让祁德山也出出主意帮帮忙。

    “那天从李府出来后,我就带着幼婷回了家。之后原原本本的跟小舅说了。小舅就把幼婷骂了一顿然后不准她再出门。期间幼婷逃跑了几次,但都被抓了回来。小舅也是怒不可遏,我劝了几天,才消下气。而后昨天上午我带着幼婷去城东看戏。看完回来时,走在街上幼婷看到胭脂店想要买几盒胭脂。我在门外等着,而后跟着幼婷一起进入的丫鬟就喊道小姐不见了。我们在附近找了几遍也没发现幼婷的身影。”

    祁德山听着有些熟悉的事情,皱起了眉头道:“然后你们就怀疑是我把幼婷藏起来了?”

    “这是我跟长风说的,我估计幼婷那丫头,若没有什么帮忙不可能,在人眼皮子底下就消失不见。”

    王然的话,给祁德山提了个醒。

    “你说的是?幼婷在胭脂铺里,在丫鬟面前直接消失了?”

    “听说是来了一股子风把胭脂吹了起来,等她们再睁眼时幼婷就不见了。”

    祁德山听着两人左一言右一语的回答。

    心里有便有了个大概。

    以他对竹幼婷的认识,即便是提前和丫鬟安排好的也很难不留任何痕迹的消失了。

    尤其是在人来人往的街市上,无论怎么离开都应该会遇到一两个见过的。

    几人讨论了,一炷香的功夫。

    也未能说出什么东西来,只是确定了竹幼婷消失肯定有人帮忙了。

    至于其他的三人都各持己见,也没能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对了,去城南祁家医馆。”

    扇子一敲手心,祁德山有了主意。

    三人在这县城内,除了吃喝玩乐外是一把手。

    真有什么小道消息这类的,几人都算不上是什么消息灵通之人。

    “去你家医馆,做什么?”

    “哎呀,先别问那么多路上告诉你们。”

    将两人撵回车内,祁德山翻身上了马车,一屁股就坐在车夫的位置上。

    从车夫手里一把夺回赶马鞭子。

    啪...啪....

    两鞭子赶着马车飞快的向城南的医馆驶去。

    “哎,三位爷。我哪?哎,我的马车啊。三位爷。我的马车啊。”

    幸好车夫是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眼瞧几位爷夺车而走。

    二话不说撒开腿就追了上去,边追便喊。

    “给你呢呐!二两银子,你这车我们要了。”

    王然平生最见不得,人为了几两银子就要死要活的。

    按照一般马车的价钱。

    从怀中直接甩了二两银子给马车夫。

    车夫看着从车窗外飞出的银子,也没管脚下双手一扑。

    抓到了银子,自己也摔了个踉跄。

    “谢谢,爷!”

    而后起身扑棱扑棱身上的土,扭头回家了。

    另一边,祁德山飙着马车。

    几盏茶的功夫后,总算是到了自家的医馆。

    搀扶着两位快要吐了的少爷下马车。

    祁德山二话不说,直接迈步跨进了医馆。

    一看是三少爷来了,立刻就有眼尖的伙计过来招呼。

    “呦!三少爷。您来了。”

    “嗯。二狗子呢?”

    “您说那个小乞丐?在后院里屋呢。”

    得知人在后院,祁德山领着两人径直走去。

    穿过医馆内来看病的人群,又迈过熬药的第二进的院子。

    祁德山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后院一脸焦急等待着的二狗子。

    几人上前打声招呼,简单的说明了来意。

    听到是要找人二狗子连拍着胸脯保证道一定会找到的。

    咯吱咯吱。

    木门的声音,打断了几人的谈话,从屋子走出一位表情严肃的男子。

    单看样貌虽是三四十岁中年男子的样子,但头发洁白如雪宛如望七之年的老翁。

    正是祁家医馆中医术最为高明的医师人称——白首医师韩逍。

    韩逍一身淡蓝的素衣,见到王然和祁德山两人站在院中。

    眉头一皱,好像有些不大高兴而后快速扫视了一圈。

    神情又恢复成了,淡然的样子。

    “韩叔。”

    祁德山向前走了两小步抱拳拱手。

    几人紧跟着行礼。

    “大夫,我妹妹情况怎样了。”

    韩逍冲几人微微点头,却没有理会二狗子急切的询问。

    不慌不忙的让身边两位学徒的帮助脱下了外面的衣物。

    而后又让两个学徒拿着火把,在身体周围转了几圈。

    最后反复洗了几遍手。

    这才招呼起两人来。

    从学徒手里接过自己的小茶壶抿了两口这才回答道。

    “你妹妹中的很特殊的毒,我用药加上针灸勉强能吊住她的性命。你来的太晚,要是早些来或许还有办法。现在,该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吧!”

    “大夫,真没有什么办法了吗?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妹妹啊。”

    听闻妹妹没得救了,二狗子又是跪在地上猛的磕头。

    韩有才,看着二狗子的模样摇着头叹了口气。

    “你若是能在七天内拿到解药,还有办法清除沁入骨中的毒。实话告诉你,你妹妹现在也就半个死人了。只要七天后此毒攻入心肺,便立即身亡。”

    “韩叔,那李府现在还没派人诊治吗?”

    韩逍听到祁德山的话摇摇头道:“可能,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吧。”

    “什么毒这么厉害?”王然一脸不可思的嘟囔了一句。

    “蛊毒。最近城内所谓的瘟疫就是染上了这种蛊毒。我刚才也问过,说是开始腹痛是在吃了你烤的那只鸡后。”

    “鸡?那鸡是我从林子捡的。”

    二狗子,想了半天恍然大悟道。

    他想起当时遇到那鸡时,他还笑鸡连道儿都走不稳了。

    直愣愣的冲自己就过来了。

    “那个林子?”

    “城东外,那片小树林啊。”

    “走,咱们现在就去。毒生之地,必有解药。”韩逍说罢便吩咐徒弟们带好东西。

    “正好,正好。二狗子你……..”

    闻听黄长风的话,二狗子拍着胸脯保证道:

    “得嘞。少爷。我知道了先去告诉他们一声,让他们先找起来。交给我吧。我妹妹就拜托您了。韩先生,我先去办点事情。马上回来。”

    叼着小茶壶,韩逍有些不耐烦的摆手。

    二狗子向韩逍鞠了一躬,随后又跟祁德山说了声拜托您了。

    转身就离开了。

    “哎!我跟你一块去。”看着二狗子憔悴的状态,黄长风还是有些不放心。

    当然他也是不大信任二狗子,生怕二狗子临时起了什么歹心。

    自告奋勇的跟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