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葫中天地 第十五章 凡人居前事事事

时间:2018-06-02作者:镜月知了

    左右又找了一圈,依旧没有找到见过老道士的人。

    祁德山原路返回时,正巧眼前出了一位熟人——二狗子。

    只见他穿着一身带着补丁破旧的衣裳的。

    在街道上徘徊着。

    神情焦虑的四处张望,也不知在做些什么。

    虽然衣服洗的有些发白,但十分干净没有丝毫的泥土。

    祁德山跟二狗子也算是相识多年,却从未见过二狗子穿的如此整洁。

    因为两人也不是什么朋友关系,所以祁德山也没想上前去打声招呼寒暄几句。

    径直走向凡人居,未曾想二狗子见到祁德山。

    连忙快步小跑的来到祁德山跟前

    “祁少爷,三少爷。”

    “三少爷!!求您救救我妹妹吧。”

    二狗子低头哈腰的样子,让祁德山想起了十岁那年被骗的事情。

    浑身一个激灵,直接倒退了三步,左右管瞧。

    并有没有发现其他熟悉的面孔埋伏在四周。

    “三少爷,求求您。您大发慈悲。”

    耳边又是二狗子低声下气的声音。

    “啊,二狗子。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

    “啊!?是是。”

    “那个,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一步了。”

    祁德山打了个哈哈。打算直接离开。

    不知二狗子这是要干什么。

    总之为了自己的腰包还是离他远些的好。

    在祁德山与二狗子两人即将错肩而过时,二狗子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低着头咬着嘴唇,磕头如捣蒜般。

    说道:“小的以往多有得罪三少爷您。还请三少爷,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小的。只要能救我妹妹,您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这干什么啊?快点起来。”

    在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下,祁德山拽着二狗子的胳膊想要让他起身。

    却见二狗子将身子伏的更低了。

    “求您大发慈悲吧。求您救救我妹妹吧。”

    “哎呀,有什么事情起来说。”

    二狗子闻言抱着祁德山的腿又道:“您要是不痛快。您现在就打小的一顿吧,给您出出气。”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啊。快,快,快点放开,放开我。”

    只听耳边响起,刺啦刺啦的声音。

    不用多看,肯定是衣服撕了。

    “求您大发慈悲。”

    看着二狗子的额头都快磕烂了,祁德山这才意识到不是新式骗局。

    而是他妹妹真出什么事情了。

    “快起来,把事情仔细说说。”

    随后拉过二狗子离开人群,拐弯抹角的来到一个小胡同里。

    半盏茶的功夫后,祁德山理清了事情的经过。

    几天前,城北的流民因为卫生问题爆发了瘟病。

    虽然官府第一时间派了人对病人进行隔离治疗,但也只是延缓了瘟病的传染速度。

    很不幸的是二狗子的妹妹,在照顾病人时也感染了瘟病。

    同时因为天生体质虚弱,导致病情危机。

    而二狗子他们又没有钱去看病。

    在自己去追老道时,二狗子在医馆刚被人轰了出来。

    这才遇到了自己。

    “这事儿啊。”

    “求您,大发慈悲。我愿当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一听祁德山的话,二狗子直接又是梆梆梆的跪在地上磕头。

    最近几日他能求的都求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现在只有祁德山还有帮助他的意思。

    “唉你别这样。快起来。又不是不帮你。”

    嘴上这样说着大话,但祁德山心里也没有底气。

    若是真如二狗子所言,出现了还没有正在扩散的瘟疫。

    那么以他妹妹的病危情况,很难等到大夫有了解决的方法。

    “仙师那边你去了吗?”

    二狗子摇了摇头。

    “我给你安排个大夫,但我没有把握能够救活你妹妹。”

    “谢谢,您了。”

    一听妹妹终于有大夫治病了,二狗子又是跪在磕了几个响头。

    带着二狗子转回凡人居,祁德山先是上楼跟大哥祁德清说了事情。

    在大哥同意后,下楼找人把事情交代清楚。

    让小二带着狗子先去了医馆,然后带人去二狗子他们的住所看看什么情况。

    至于费用问题祁德山也不计较,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都忙活儿完了。

    祁德山这才迈步上了二楼接着吃饭。

    “大哥,瘟疫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吃着鸡血馅儿的饺子,祁德山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之前自己出门时,街上的流民虽多但也不至于安顿不下过来。

    除非是流民又增加的许多,才会爆发瘟疫。

    而接下来大哥的话也印证了祁德山对于事情起因的猜测。

    “都是叛军的在各地烧杀抢掠弄的,不然哪来这么些流民。”

    祁德清饮了杯酒愤慨的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

    “内地叛军接连不断,北地狄族,南疆蛮族,蠢蠢欲动。唉,这世道啊。”

    大哥没有往下接着说而是又饮了杯酒。

    眉宇之间,神色复杂。

    “不说了这些事情了。一会儿,去听戏?听说了来个唱武生的好角。”

    祁德清平复了一下心情。

    他今天出来是为了开导弟弟。

    虽然出了些意外,但目前为止还算不错。

    自然要再接再厉。

    “嗯,好啊。不过我得先回家换身衣裳。”

    之前与二狗子撕扯时,祁德山的衣服下摆被扯开了。

    要是这么一身打扮去听戏,未免有些丢脸。

    半个时辰后,两人吃得差不多了。

    祁德山与大哥约定好了汇合点,便直接往家里赶。

    一进门正好遇到了支呼下人搬东西的母亲。

    “山儿。娘有话对你说。”

    刘独秀招招手。

    “母亲,您这是把星宿神君请到家里来了吗?”

    “嗯,先不说这个。”

    刘独秀一脸慈爱的点点头道。

    “你舅舅已经到了。现在大堂了呢,一会儿去打声招呼。”

    道了声知道了,祁德山转身离开了。

    穿房过屋,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连唤了几声丫头,把莺儿了叫过来。

    选了身素雅些衣裳,替换了身上这件撕坏了的衣服。

    而后又嘱咐丫头几句,便去大堂跟舅舅见了个面。

    闲聊了几句,想起哥哥那还等着自己。

    于是告罪一声,就离开了。

    待祁德山前脚刚走,后脚王然和黄长风两人的马车也到了祁府的门口。

    扣了几下门。

    两人说明来意,是来找祁德山。

    这才知道人赶走,又急冲冲的上了马车追赶祁德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