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葫中天地 第十三章 师冢

时间:2018-06-02作者:镜月知了

    祁兴国又一次的一脸阴沉从李府走了出来。

    “不能让山儿牵扯进去这些妖道里…..绝对不行………”

    身后带着礼物的家丁,看着自家老爷起起伏伏的肩膀。

    也不敢像平日里那样嘻嘻哈哈哈。

    一个个都不苟言笑的跟在祁兴国身后。

    来到自家府邸门前,街道口处一声姐夫叫住祁兴国。

    抬头眺望,远处正是刘独秀的弟弟刘文竹。

    “姐夫?姐夫,好久不见。”

    见到真是自己的姐夫祁兴国。

    刘文竹在三个徒弟的簇拥下快步来到了祁兴国的面前。

    “文竹啊,你可来了。这些日子让,我跟你姐姐好等啊。”

    祁兴国打起精神招呼起来,众人在街道上寒暄了几句后就进了祁府。

    “竹子。竹子。”

    大堂中没等几人说上几句话,只听得刘独秀人未到声先至。

    听到姐姐的声音,刘文竹起身打算去门口迎迎。

    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刘文竹停下了脚步。

    终究姐姐现在是为人妻,即便是姐弟也不大好向从前般亲密了。

    但身体还是顺着心中所念,又向前走了几步。

    正好刘独秀也款步出现在了门外。

    “姐姐。”

    “竹子,你可来了。”

    看着从小那个流着鼻涕泡的弟弟,现在已是七尺高的汉子。

    刘独秀这十年的思乡之苦,也淡然了不少。

    之前在脑海中想得那些话语,现在都变成了热泪从心头涌上了眼中。

    果然,弟弟的模样还是随母亲多点。鼻梁高挺,眼眉上挑。

    皮肤黝黑这点倒是随父亲。

    一想到父亲也来,刘独秀收敛心情进入堂中打算请安。

    没想到弟弟身后空无一人。

    “竹子。父亲呢?”

    “啊,我正要跟姐姐你们说这件事呢。”

    众人落坐,刘文竹才娓娓道来。

    “这么说,北方的形式很严峻了啊。”

    听到自己的岳父泰山,被定远节度使大人,聘为三军教头。

    祁兴国瞬间便想道了北地边境处的战况。

    “嗯,这次叛军的事情有些严峻了。狄族大军压境时不时过来骚扰,北地又连年遭灾。情况不容乐观。”

    “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嗯,家里的人基本都安顿到了京城。这次我来一是过来看看姐姐和姐夫,二是就是想劝姐夫能不能......”

    刘文竹也大致听说过,祁家的情况所以也仅是把意思点到就不再多语了。

    “我知道了。”

    祁兴国端起茶来抿了一口道。

    这时,从门外进来四人。见到刘文竹齐声见礼道:“师父。”

    “嗯。姐姐,姐夫。给你们介绍了一下。这是我新收的小徒弟孟杰。顾旭和张道义,姐姐都见过的吧。来,这是你们师姑。”

    “见过师姑。师姑夫。”

    “诶!这是顾旭啊。都这么大了。我记得那是还是才这么高呢。”

    “你师姑,特别擅长刀法和掌法。这几日你们可以请教请教。”

    “都坐吧!别站着了。”

    刘独秀赶紧摆手,让三人坐下。三人找好了座位。

    “婉儿,去把德山叫来。”

    “夫人,德山少爷和德清少爷一早就出门了。”

    “唉。这两人,舅舅都来还出什么门。你派人把他俩叫回来。”

    “是,夫人。”

    这次也快到晌午,祁兴国便叫人多做些好菜给几人接风。

    因为要谈些私密之事,所以就在厢房中单摆了张桌子给刘文竹。

    三个徒弟则依旧是在大堂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几人也是从叛军、走镖之事,说道了家里最近的事情。

    “姐夫,我来时正好听说附近的藏海寺要举办无遮大会。德山,既然喜欢佛道之事。堵不如疏,让他学学也未尝不可啊。修身养性的。”

    “再说,再说吧。”

    城外山林。

    大哥祁德清跟着祁德山穿过一条羊肠小道。

    他今天特意抽出时间,就是为了让弟弟散散心若是有机会便开导开导。

    不然父亲和弟弟,这样一直谁都不理谁,家里这些人都跟着遭罪。

    “一会儿,跟我去凡人居吧。让家里的厨子炒几个拿手的好菜。”

    祁德清拿出了最有诱惑力的事情,只求快速让弟弟恢复过来。

    这手对于祁德山来说,可以说是绝招中的绝招。

    用大姐祁兰的话,跟三弟是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

    如果有那就再吃一顿。

    “嗯,知道了。”

    顺着小路的向远处看去,便能望到一个不大的坟包在道路的尽头。

    那里就是祁德山修行启蒙的师父,李老道的墓地。

    从周围的整洁程度,便能知晓时常会有人过来清理杂物,。

    不单是墓碑前祭拜用的地方,连坟包周围都没有任何的杂草,收拾的十分整洁。

    由此就能看得出墓中人在祭祀之人心中的地位。

    “师父,我跟大哥来看您来了。”

    说罢,祁德山跪在了坟头一个一人多高的墓碑前。

    “李真人。德清来看您来了”

    兄弟俩,口中边念叨着边将祭拜的用香给老道供上。

    站在墓碑前,祁德清回忆起了过去许多的事情。

    德山七岁那年得了场怪病病,城内的医生都束手无策。

    认为孩子救不活了。

    最后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请来了李老道,作法将德山救了回来。

    也是从此,家里一向不信鬼神的观念转变了。

    父亲对于神仙之事的态度也有所缓和。

    “啪。”

    祁德山拍开了酒坛的封泥,把酒洒在李道士坟前。

    顿时一股清甜的酒香味铺面而来。

    “师父,这是您最喜欢的醉花雕。这是最后一坛了,以后可就只有甘冽的白酒了。”

    祁德山眼神落寞的对着墓碑自言自语,他仿佛又看到了老道听到白酒两个字时的神情。

    耳边好像听到了老道生气的话语。“混小子,欺我老道分不出酒香吗?”

    “师父!您说我应该怎么办?”祁德山心底发问道。

    他双眼空洞的望着墓前熊熊燃烧的火焰。

    在心中期盼着早已仙逝的师父能给自己一个回答。

    他害怕,自己未来的成为现实——那个被父亲规划好的未来。

    只是家族的夙愿,必须要有人来承担。

    那个人,是大哥也是二哥更是自己。

    梆梆梆,祁德山磕了三个响头。

    “唉。”

    站在祁德山身旁的祁德清,知道弟弟心中的纠结。

    在这陌生的场景中,弟弟所做的事情却是那么的熟悉。

    他肚子里本思索好了千言万语,来应对突然叛逆的弟弟。

    现在皆成了一声叹息。

    不知是感慨祁德山,还是他们兄弟三人。

    最终只是拍了拍弟弟肩膀。

    “师父,您看。”

    祁德山站了起来摆了个架势,准备给老道看看他所教授的功法。

    说罢,祁德山便鼓动内力向前连踏出了五步,而每一步动作都大相径庭。

    第一步打的是虎势——下山式

    第二步打的是鹿势——蹬跳式

    第三步打的是熊势——熊出洞式

    第四步打的是鹤势——白鹤亮翅式

    第五步打的是猿势——献果式

    五步一气呵成,将虎意的威武、鹿意的悠然、熊意的憨厚、鹤意的逍遥、猿意的机灵,展现的惟妙惟肖。

    翻身撩手,又是五步。

    这次却没有了之前五步那么连贯,每步走的都显得十分别扭。

    连祁德清这样不通武艺的外行,都能看得出不对劲的地方。

    十步过后,兄弟两人对面而立。

    却见祁德山,嗤笑起来。

    见弟弟表情有些兴奋的嗤笑,又一动不动的站在对面。

    祁德清心里犯起了嘀咕,连忙出声问道:“嗯?怎么了德山。”

    难不成是因为气不过,所以直接气成了疯了?

    然而祁德山并没有回答大哥的问话。

    “德山,你可不能......”

    未等祁德清说完,祁德山直接又向前踏出五步。再次打出了老道所教的五禽法。

    只是这次动作缓慢了不少。

    “慢了就没有效果了?”

    刚才演练五禽法,祁德山发现在他打完整的五步之时,就会有丝丝灵气进入身体之中。

    所以这才,缓缓的打了一遍。

    为了验证这个偶然的发现,他把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皮肤之上。

    又是五步快打,这次不单有灵气。

    因为高度集中的心神,让祁德山察觉了灵气的流向。

    不似碧玉功那样进入经络之内,而是从前心后背径直进入五脏中。

    “果然,五禽法与碧玉功有些类似啊。”

    只是这灵气,实在太少难以感知。

    若不是之前修炼了碧玉功,祁德山断然不会发现在习练五禽法之时会有灵气进入体内。

    这个发现给了,祁德山一些补全五禽法的灵感。

    唉,如今就是发现了这个又有什么用呢。

    自己终究是没法,选择修仙这条道路。

    想道这里祁德山才对仙缘二字有了更深的体会。

    不仅是求而不得,有时即使得到了没有走到尽头也是枉然。

    遂即摁下心中念头,转身示意大哥,而后对着老道坟包喊了句:“师父,我们走了啊。”

    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祁德清没明白弟弟这是什么意思,对老道也说了句:“李真人,我们走了。”

    便快步跟上了弟弟,两人都沉默不语的向城内里走去。

    身后只留有一缕残香,还缭绕在墓碑前。

    这缕残香仿佛是那碑上拙劣字迹,流露出几分不甘的倔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