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葫中天地 第九章 暂止(下)

时间:2018-06-02作者:镜月知了

    “咳...咳咳...咳......”

    陆沉头痛欲裂的睁开双眼,看着陌生的屋顶。

    她知道身体是因为冲关之时,被人打断导致经脉受损。

    不过万幸是碧玉功,这类温润的功法。不然就要成为经脉断绝的废人了。

    这久违的痛感,让她有种自己还在那人的身边。

    她强挣扎着起身本能的警惕四周,眼前却只有一身蓝衣的祁德山。

    她记得这人是自己和那个乞丐争论时从屋顶下来的那个人。

    陆沉眼神有些空洞的盯着祁德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祁德山见红衣女子起身,便伸手扶了一下。

    将装有丹药瓷瓶递了过去说道:“这是仙师赐下的疗伤丹药。”

    “这是?百草丹。”

    陆沉将丹药倒出,没有立刻吞服而是细细的检查起来。

    放在鼻尖处轻轻嗅了一下。

    这股特殊的气味,应该是三品丹药才开始会有的药香。

    不过转念想道,李家是有紫府大能的,区区三品丹药都拿不出来也不大可能。

    将丹药吞入口,未等咀嚼丹药便在口中化成酸甜的汁水。

    这药不是百草丹而是上清宫秘制的玄草丹,专治经络被灵气所伤之证。

    “若是能够拜入上清宫。”

    祁德山看着眼前的女子眼眶之中充满了泪水,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强忍少女身上的土腥味出声道:

    “姑娘,怎么了?没事吧!”

    听到祁德山的话,陆沉这才回过神来。。

    “多谢,公子挂念。小女并无大碍。感谢公子守候小女。”

    “那里,那里。在下安定祁德山,敢问姑娘芳名。”

    “小女陆沉。”

    互相知道了对方的姓名后,祁德山想起之前李府侍从的话。

    遂又将侍从话语一字不差的告诉了陆沉。

    两人至此攀谈起来,祁德山细细的打量了眼前名为陆沉的女子。

    身长四尺五上下,郎目剑眉,薄唇似樱。

    交谈起来不似之前想象中那般,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富家呆子。

    而是有股很神秘的气质。

    要是身上没有那股子土腥味就更好了。

    “不知陆姑娘,之后有何打算。祁某倒是想去找李家之人温习一遍碧玉决。”

    “小女也正有此意。祁公子请。”

    说出此话后,二人相视一笑。

    明白了两人想的一样,都想要回去之后尝试冲关。

    “陆姑娘请。”

    两人客气一番,走出房门。跟随遇到的侍从,来到李府后院的藏书阁。

    祁德山背诵了几遍之后,见陆沉没有离去意思。

    向对方告辞就慢慢悠悠的回家了。

    中午时分。

    祁府上下依旧热火朝天的收拾着府内里里外外,大到粉刷院墙小到收拾碗筷,都在急急忙忙做着。

    偌大的一个祁府可以说是没有一个闲人。

    府邸灶房,莺儿慌张的从出了房门。

    此时她也顾不得平时老管家说的什么礼仪了,生怕慢了一步似的飞奔到了宅院的后门。

    虽然已经晚了将近半个时辰了,但也不能让少爷从正门走进来。

    少女弓着身子一手扶门,满脸通红的喘着粗气。

    幸好婉儿姐来到厨房催菜,自己这才能从厨房脱了身。

    要是少爷在不回来,怕是要大出事了。

    她尽可能的不去想象,少爷一身血衣依靠在门口的样子。

    但和那些拥有仙法的仙师们,比较武功。

    就算是少爷武功盖世怕也不能及仙师万分之一。

    “莺儿,你怎么能这样咒德山少爷呢。呸...呸...呸...少爷最厉害了。”

    少女不由叫喊出了声,但在出声的一瞬间莺儿就用双手捂住了嘴。

    要是让管家的发现报告给老爷,少爷出了门还去私自拿了金元宝,参加了仙缘大会。

    怕是要被老爷打断两条腿。

    待呼吸稍微匀称了些,莺儿便连忙来到后门跟前将们打开一道缝。

    闭着双眼挤着门缝把头探了出去。

    果然自己还是害怕少爷出现什么意外。

    过了一会儿,莺儿缓缓睁开眼睛。

    只是并没有出现莺儿她预想的那样,少爷一身血衣在后门等着自己。

    眼前的只有空旷的后街。

    探着身子左瞧右看,还是没有少爷的身影。莺儿的脑子瞬间闪现过了无数可能。

    “是不是少爷还没有比试完?难不成被送去了医馆正在接骨?”

    莺儿想起一次,少爷与人交手的前说的话——当堂不让步,举手不留情。

    “那次?好像那人被打吐出来的是面条。一会要不要给少爷下碗面条?给少爷先垫垫肚子。”

    找寻着三少爷的身影,少女的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了。

    “少爷,你可快着点儿啊。”

    莺儿止不住开始念叨起来,因为怕惊惹到其他人,所以没敢说出来。

    可那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早已把她的心思表露的一览无疑。

    好似回应莺儿心里的念道,祁德山神采飞扬的身姿出现在了少女的视野中。

    “丫头,不哭啊。谁欺负你啦。少爷我揍他去。”

    忍着身上的剧痛,祁德山咂着嘴。

    伸手揉了揉莺儿的头,安抚着快要哭了的丫头。

    随后瞅了瞅后院除了丫头之外并没有其他人,这才缓步走进了后院。

    “少爷,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莺儿抽吸着鼻子,抹掉了脸上的泪痕。

    看着莺儿模样,祁德山就想要逗逗这个小丫头。

    “嗯,你去把我的衣服收拾收拾。少爷我这就去跟仙师修道去。”

    “唔,别呀。少爷你别走啊。要走,带着莺儿一起走啊。少爷你可不能扔下我不管啊”

    听到祁德山的话,莺儿死死的抱住了祁德山。

    刚擦干的双眼,泪花又开始止不住流。

    “没想要这丫头这么不禁逗。”

    哄了好一会儿,祁德山才安抚住以为自己要被少爷扔下的莺儿。

    向园子深处走去,看着院子中的摆设都换成了其他东西。

    这种景象除了姥爷要来了之外,再也不会出现了。

    之前觉得,院子都有了新景象还是很不错。

    现在仔细瞧着把兰草都拔了换上了姥爷最爱菊花。

    “唉,马上那两株夏兰就开花了。真是糟蹋了。”

    “对了!丫头,父亲今天试吃了几道菜了?”

    抹了抹眼泪儿,莺儿小步快跑来到了祁德山跟前。

    “啊,听婉儿姐说,今天夫人一直陪着老爷所以才试了十几道菜。”

    让母亲这么管下去,怕是以后都不能大饱口福了。

    不过眼下最为要紧的还是金元宝的事情,自己偷拿了大姐的金元宝得找个时间还回去。

    不然闹大了不好收场。

    想到这个,祁德山又向莺儿询问道:“大哥和大姐呢。”

    莺儿撅着嘴想了想,随即告诉了祁德山大哥和大姐的消息。

    “大小姐的话和姑爷出门了,大少爷的话,听其他人说是去查账了。”

    听到这是样,祁德山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下来。

    “还好没有暴露。”

    虽然很想直接回房休息一会,但还是要先去正堂在父亲母亲那里露个面才行。

    只要过了今天,明后几天姥爷一到。

    那还不是想干嘛就干嘛了。

    拖着一身伤,祁德山跟着莺儿来到正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