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六十四章 洗浑狼人

时间:2018-06-12作者:鲜花和辣椒

    狼羌们似乎找到了某种底气,稍稍平静安稳,但是谁给你们的勇气?

    李青松挥挥手,制止了正在前进的小方阵,双方在中央大帐面前大眼瞪小眼。

    他第一反应是萨满巫师,但在知识传承艰难的戎狄之中,萨满的诞生绝对是个小概率事件。

    不太可能是高阶武士——以戎狄好斗无度的性格,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族人承受屠杀,还躲在帐篷里无动于衷。

    可除此之外还能是什么呢?李青松拔出符剑,打定主意不管是什么鬼东西,只要敢露面就给他一下狠的。

    狼羌们挤在一起,皎洁清冷的月光照耀下,恐惧又坚定地表情是那样清晰。

    等等,好明亮的的月光!

    抬头一看,一轮浑圆的满月挂在天上,云纱笼罩下播撒着自己独一的辉光!

    李青松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忽略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今天是几号来着?”他拍了拍身边士兵的肩膀。

    “十五号。”

    十五号,也就说是满月。而对手,是狼羌。

    满月和狼羌,两种物象看似两种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但唐藏谁没听过“天狼啸月”的传说?

    在满月这天,狼羌可以……

    一声嘹亮到难以形容的狼嚎在月夜中响起,充斥着无尽的愤怒和掩饰不住的杀气。

    李青松手一哆嗦,原本就按在激发机关上的拇指下意识用力,羊头吞口张开嘴巴,手中符剑的剑刃就像是离弦的快箭一样飞了出去。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剑刃飞进帐篷。

    “咚”的一声,好像射在了木头上。

    大帐一整面蒙皮被从里面粗暴地撕开,一个高大的身形低头探出来。

    由于缺乏了解,狼羌虽然一直被唐藏民间蔑称为半兽,市井画本中形象基本就是一头直立行走的狼。

    但事实上他们拥有和人基本无异的身躯和四肢,只是头颅看起来像狼一样外加体毛厚重而已。

    从整体感官来看,很明显是一种直立行走的智慧生物,接近人更甚于接近狼。

    ——稍微用脑子想想也知道,直立行走的生物身体结构肯定都差不太多。

    但这位肌肉虬结的大哥真就长得和话本里一模一样,几乎完全是一头直立行走的狼——身躯占比极长,两腿呈弓形。

    而且非常高大,身高起码七尺以上。

    唯一和狼兽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前肢末端终究是两个五指俱全的巴掌而不是爪子,此刻正牢牢抓着符剑剑刃,一缕殷红的血水在镜面般的剑身上流过。

    李青松眼尖,清楚的看到他肚子上有一道指节长的细缝型伤口,毫无疑问正是符剑的杰作。

    “洗浑武士!”李青松心里一沉。

    所有和狼沾边的物种似乎都和满月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月圆之夜时会变得格外强大而嗜血,狼羌也不例外。

    但他们终究是像人多过像狼,血缘天然淡了些。绝大多数情况下,月圆之夜对他们来说有且只有宗教意义。

    只有极少数狼武士能突破这种桎梏,在这一天获得返祖般的巨大变化,被称为“洗浑武士”。

    唐藏近几十年唯一一次被戎狄破城,据说就是因为抵挡不了几十个洗浑武士的进攻,他们的强大毋庸置疑。

    怪不得任由族人被屠戮也一直躲在帐篷里不出来,因为这种变身需要时间准备啊!

    符剑射出剑刃的术法叫做“燕返术”,也就是说能射出去,也能收回来。

    此刻剑刃在洗浑武士手里,由于术法的牵引力而剧烈抖动,但却根本挣脱不了。

    他扬起胳膊,肩膀上虬结的肌肉聚拢起来简直像又长出一个头来,猛地一甩手。

    两种力量的共同作用之下,脱手而出的剑刃在夜空中狂乱的翻卷飞舞,仿佛龙卷风中的一片落叶。

    但最终术法的持续力量还是把它拽了回来。

    一道流光闪过,伴随着轻微的金属摩擦声,羊头吞口闭合咬住。

    李青松低头看着,剑身中段被握过的地方有一处很明显的的扭曲,要知道这可是上等精钢!

    “放箭!”

    士兵们并不清楚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下意识服从命令开弓放箭。

    这些箭矢基本都命中了目标,或者说洗浑武士根本懒得躲。

    唐藏对钢铁出口管制严格,所以即便是洗浑武士这样的高手也捞不上一件钢甲。

    但箭矢射在他身上并不是平时“噗哧”一声干脆的入肉声,而是“哚哚哚”好像在射厚木靶。

    保守估计这家伙的身体强度恐怕不比等体积红木差。

    “这可咋整。”李青松看着这个肌肉兄贵抽出了一把重型弯刀,长度大概比他曾经见过的死刑铡刀还长半截。

    自穿越以来,李青松正面放对过的敌人有不少都比他实力强,但要么是有致命的破绽,要么是机缘巧合。

    总之,都败在他的小聪明和运气上。

    但这次他心里有数,一场苦战恐怕无法避免。

    “把长矛架在地上。”

    轻步兵们把长矛顿在地上用脚踩住末端,如林长矛斜指前方,小方阵立刻变成了一个长满尖刺的豪猪。

    洗浑武士挥舞着弯刀冲了上来,面对让人无从下手的枪阵,他的选择是抡圆胳膊一刀砸在长矛上。

    牛筋木的矛杆坚韧非常不易折断,但这可不代表长矛手们也有足够的力量掌控,正前方的长矛一下子被砸的东倒西歪。

    “杀啊。”

    李青松大吼一声,翠绿色的罡气如流水般蒙住剑刃,趁着短暂的空当捅在他的胸膛上。

    勉强半寸就再也推不动了,扎实的手感让他确认了一个现实——这家伙哪怕只穿布衣甚至是裸奔,防御力也比一般人披铁甲强出太多太多了!

    “杀啊。”重骑兵们捕捉战机的能力同样不弱,一同用盾牌顶住洗浑武士,怒吼着出剑。

    狼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纯凭蛮力把所有和他接触的士兵倒推出几步。

    混乱中李青松试图抓住狼毛保持平衡,沾满油脂的毛发却根本不受力,和其他士兵一起向后踉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