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六十三章 方阵对勇士

时间:2018-06-11作者:鲜花和辣椒

    狼羌部落有驯养座狼的传统,那是一种体型接近马匹的大型狼种,据说和他们有血缘上的联系。

    白天陪伴狼羌担任坐骑和伙伴角色,晚上散养在部落外围就是上佳哨兵。

    座狼天生野性中自带敏锐和警觉,一点风吹草动就能将其从深沉睡梦中惊醒,哪怕兔子也别想瞒过他们的耳目,是以狼羌根本没有夜间安排岗哨的习惯——也确实没有必要。

    但据张罗所说,这个部落可能经历过惨烈战斗,损失了几乎所有座狼。

    仅剩的几头也被当作种畜,宝贝似的圈养在部落里,防止意外走失。

    狼羌们的娱乐活动产生了不小的声音和味道,座狼身处其中自然没法保持敏锐。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仍然一味延续着往日习惯,连一个哨兵也没安排。

    很难说这个部落是自信还是心大,李青松对此的评价是:“戎狄就是戎狄。”

    “弓手,据守石墙保持压制。”

    “其他人,跟我来。”

    李青松带人翻过石墙,尽管已经非常小心避免发出声音,但具装整齐的甲士们还是难以避免的发出了一些轻微的碰撞摩擦声。

    狼羌们到底是习惯了在争斗中成长生存,警觉性很高。只是这么一点声音就让他们有所察觉,呼和声在帐篷里此起彼伏,悠长嘹亮宛如狼嚎。

    最先冲出来的是成年狼武士,由于太匆忙,他们有些连裤子也没穿,手里却把持着明晃晃的弯刀。

    李青松看着这些充满哲学气息的肌肉兄贵笑得差点岔气,吹了个不是资深流氓都吹不出的口哨。

    仿佛接到命令,临时委任的箭手什长大喝一声:“放箭!”

    箭手们整齐的引弓搭箭,“仙嗡”“仙嗡”“仙嗡”,弓弦震响连成一片。

    诚然,箭手们等阶普遍不高,箭术熟练度一般。使用的弓箭也不是士兵模板中额定的制式,导致原本就不怎么样的实力还得再打个折扣。

    但是在这个距离上,就算小孩用柳条软弓射着玩,也真的已经很难歪。

    “噗嗤”“噗嗤”

    十几支箭矢组成了一小波箭雨。

    借着满月的清亮月光,李青松看到几位强壮的狼武士就像忽然撞上一堵无形气墙,纷纷倒地。

    而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吭都没吭一声就变成了刺猬,因为一大半箭矢都插在他身上。

    “分散射击!”李青松吼了一句,对这种浪费火力的门外汉行径很不满意。

    下一刻,他毫不犹豫的带着步兵们冲了上去。

    狼武士身高没有豺戎那么夸张,甚至还略矮于系统士兵。

    但流淌在血管中的野性天赋和从小肉食为主的饮食,让狼武士人人都拥有一个横向很魁梧的身材,小门板似的。

    和士兵们比起来,他们毫无疑问非常强壮,都是天生的斗士。

    可惜——在没有术法参与的近战交锋中,有没有披甲是个不容忽视的决定性因素。

    李青松一方顶在最前面的斯瓦迪亚重骑兵身披全套山文甲,重达四十五斤,堪称武装到牙齿。而狼武士们有一大半连条裤子都没有,是真正的光屁股蛋子。

    重骑兵们的长剑顶出去,一片入肉声干脆利落。

    狼武士们的弯刀挥出去,金属摩擦声让人牙酸。

    短兵相接之后,见血眼红的狼武士喘着粗重的鼻息,像飞蛾扑火一样各自冲了上来。

    而重骑兵们组成了森严的阵型,一扇扇木板拼接成的简易长盾组成了一面盾墙。

    这种盾牌完全一文不值,一看就是三流木匠打造的临时产品,所用的厚木板甚至没有晒干水分,新鲜的毛茬都清晰可见。

    可以预见即便放着不动最多月余也会扭曲变形,唯一的归宿就是送进炉膛当柴禾。

    它有一万种缺点,但也有一种优点。

    那就是此时此刻,它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盾墙后刺剑和后排斯瓦迪亚轻步兵的长矛此起彼伏,看似更雄壮的狼武士们在装备和纪律的双重差异面前,几乎丧失了还手能力。

    拼上性命也无法给对手带来伤亡……

    这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齐整的方阵在向前推进,虽然缓慢,但不可阻挡。

    在这个世界里,意志未必不能对抗钢铁,但这些狼羌还不行。事实证明再强壮再悍不畏死的戎狄,被戳成血葫芦也真的会死。

    适量鲜血对勇士来说可以激发斗志,但足量的、超出承受能力的鲜血可以把任何反抗的火花都捂得严严实实。

    这只是个小部落,它的规模决定不可能蓄养太多专职武士。反应最快、最悍勇无匹的那批“武胆”冲在最前面,也死在最前面。

    当他们死掉之后,剩下的狼羌就像失去了主心骨。

    满月照耀下,战场中一切都纤毫毕现,狼羌们也因此可以看得清楚己方遭遇了怎样凄惨的伤亡。

    冰冷的现实就好像一盆冰水兜头浇下,什么战意热血都熄灭得干干净净。

    终究是求生本能逐渐占据上风,他们开始畏惧死亡,开始瑟缩不前。

    李青松攥住发髻使劲拧了两把,略微温热的铁腥味红色液体顺着额头潺潺流下,平添几分狰狞杀气。

    刚才有个狼武士被斩首时,好巧不巧正浇了他一头。

    他看到帐篷里的女人孩子也和退缩的狼武士一起,逐渐被赶到一侧。

    大势已定!

    对士兵来说,打仗最重要的就是那一口气。如果刚才交战时他们都不能提起勇气决死冲锋,那么在退缩冷静之后,就更没有这种可能了。

    李青松咧嘴一笑,停下脚步把符剑插回剑鞘,目送张罗带队向前压迫。

    今天最大的收获还不是击破了一个狼羌部落,而是验证了一些战术猜想。

    和最初预想的一样,严整紧凑、配合默契的方阵对于纪律散漫的戎狄来说是天生的克星。

    狼羌们逐步后退,直到部落中部,所有帐篷环绕的中心。

    按照他们地位决定居住位置的传统,这个大帐里居住的应该是整个部落的首领。

    然后,李青松很惊讶的发现,他们不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