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六十一章 曲辕犁

时间:2018-06-09作者:鲜花和辣椒

    张罗出发后的第二天,李青松正用炭棒在羊皮上描绘周边堪舆地图。

    这是根据脑海里的直观印象绘成,加上他又不太懂得制图,成品当然是相当粗略。

    大概也唯有一点朱砂代表自身位置是准的。

    精确的地图不是没有,但那是朝廷的机密;次一等的地图也有,那又是各商号的机密。到李青松这,还是得自己想办法。

    绘完之后,一咬牙从头上拽下一根头发。

    “嘶~”李青松揉了揉头皮,听说拔头发容易“聪明绝顶”,但眼下又没有别的合用。

    发丝一头拴住碳棒中段打了结,另一头用指甲按死在朱砂点上。

    碳棒尽量拉远描绘一周,留下的痕迹正是个标准的圆。

    大概一尺方圆,在地图上代表着周边近五十里,也是李青松预想中的安全区。

    不光是游龙河上下游,只要在这个区域内的戎狄部落,他都打算武力清缴干净,作为面对外界威胁的缓冲地带。

    这不是他有被迫害妄想症,而是这片承载能力有限的土地上,隐匿的戎狄真的已经太多太多了。

    他们没有一丝机会能依靠和平手段,得到足够维持下去的食物和生活必需品,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用刀剑和爪牙去抢、去争。

    赢家可以获得短暂的喘息之机,输家却根本没有停手的权利,匆忙又投入到新一轮的厮杀中去。

    现在的局势就犹如一个袅袅升烟的油锅,看似还算平静。可一旦有水滴落进去,谁也不敢预测会引起怎样暴烈的震荡。

    唯有一点可以确定——未来必定血流漂橹!

    李青松放下笔,拿起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碳灰,稍微出了会神。

    他心里忽然挺想和伯南商量商量这些事——老乌龟虽然未必多有眼光,但毕竟年纪大见识广,查漏补缺不在话下。

    也不知道所谓的祈雨法会办的怎么样,老乌龟道行稀松,可别真是在给人端茶倒水吧。

    三下两下把地图卷成筒,放在房间侧面的柜子里。

    说是柜子,其实只是在土墙上凿出方孔,底面衬上木板。毕竟营地里现在什么都缺,能省尽量要省一点。

    李青松走出地穴,例行巡视了一下刚刚起步的农牧。

    最近他发现不管是放牧还是耕种,流民中都隐隐约约冒出了比较有威望的头目,多是在家乡就干这一行的熟手。

    李青松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正式任命他们管理,还需要进一步的考察。

    像眼前这个老头就是这样,他在逃荒之前就担任过劝农官。来到营地开始拓荒之后,似乎也轻易赢得来其他人的信任和尊重。

    “新田开垦的如何?”李青松看到有人驾着木排从河里捞淤泥,洒在田里,也不知道是干什么。

    在他第一次屯田的时候,二十来个农人开垦百十亩荒滩种麦豆,无非都是普通农人的活。

    但现在足有近三百人垦荒,计划里要开上千亩地,不可避免的要挖沟渠、架水车。

    这里面的门道和讲究可就不是普通农人能弄清楚的了,非得有这个受过朝廷培训的劝农官指点才行。

    管农老头立刻大吐苦水:“这地里草根很深,必须深翻过才行。但放牛的小气得很,总不肯多借我们牛使唤,现在全靠人力根本快不起来。”

    “呵呵,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嘛。”李青松一听倒挺高兴,这说明放牧的对工作也很负责任。

    “不过你跟他说,先把牛拿出来开荒,就说是我说的。”

    “好嘞。”管农老头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这地力不差,水也不缺,垦完种上一季豆子肥肥地,起码也算是中田了。”

    这些流民经历过旱灾正是人心思定的时候,能有眼下的局面人人都很满足。

    “你们一直都用这种犁吗。”李青松指着不远处正在犁地的农人,因为缺乏牲畜,拉犁的是人。

    他们用的犁因为结构的原因,在向前拖动时会不自觉的越犁越深。

    同时因为犁头没有分土的功能,为了避免卡在土里动弹不得,只能每拖一段就重新调整犁的位置。

    “是啊。”管农老头点了点头,叹了口气,“犁头还是逃荒的时候,从家里拿出来的。”

    “那时候还在担心以后没有地种,幸亏老爷带我们来了这儿哩。”

    “你等等。”李青松打断了管农老头的忆苦思甜,他前世没吃过猪肉好歹见过猪跑,印象里的犁可不是这样子的。

    “你们这样的犁结构不好,改成这样能省些力气。”李青松蹲在地上,用手指在土上画示意图。

    “把这根辕改成弯的,然后把犁头改成这样尖的,这样犁的深还省力气。”

    管农老头一时也没听懂李青松说的什么,只是心里慌乱如麻——李青松此刻的所作所为,激发了他最深沉的担忧。

    读书人,由其是当官的读书人总是这样。

    总觉得他们从书本上得来的那点东西能包打一切,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懂,然后顺理成章的搞出一些狗屁不通的意见。

    就是狗屁不通!

    他们一天地都没下过就敢指挥种地,一天活都没干过就敢指挥干活。

    哪怕明明错的离谱你也不能反对,不然有的是小鞋穿。

    最终的结果就是上官动动嘴,底下的人累断腿。有时候单是出点力气倒也就算了,贫苦人家也不怕下力气,但听他们的经常会耽误正经地里活!

    最终只能作为一个例子,证明老一辈流传下来的方法有多么可靠。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

    “你听懂了吗?觉得怎么样?”李青松比划完,抬头看着管农老头。

    他觉得对方似乎很激动,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是被自己天才的设计所震慑。

    这就使劳动者最朴素的智慧,他们即使没有多少知识,也能凭借劳动中积累的经验,发现优秀设计中的闪光点。

    管农老头嗫喏了几下嘴唇,强迫自己笑着说道,“一看就不错,老爷真是大才。”

    “行。”李青松拍拍手,“回头做几架试试。”

    “……好。”管农老头已经打定了注意,这次有什么坏处自己都要原原本本报上去。

    哪怕吃一顿鞭子,也比没完没了的折腾强。

    …………

    感谢404秦朝帝国和沉默中地雷两位老铁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