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五十八章 始于斯

时间:2018-06-05作者:鲜花和辣椒

    李青松走在热火朝天的工地上,四周的劳动者正在忙碌的劳动,那种源自内心的热情真是离得好远也感受得到。

    很显然,现实又给他上了宝贵的一课。

    按地球封建时期的说法,他们是“礼不下庶人”里的庶人,他们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里的民。

    在那套已经被扔进垃圾堆里的价值观之中,士人和庶民,无形的鸿沟似乎把他们划分成了两个物种。代表大多数的那一方被视作无法教化、不能理解、甚至不可接触,一旦触碰便会被跗骨之蛆般的愚痴所感染。

    而在这里,类似的情况不但没有任何改善,反而有进一步加深的趋势。

    上层和下层之间的割裂,变得比大海还要深邃。

    这个世界的生产力并不弱,某些方面甚至比地球更强,唐藏皇帝巡游四海时乘坐的飞天艨艟巨舰能迎着溯风翱翔于九天之上,与日月同辉。

    先进的生产力改变了世界和社会的方方面面,决不能简单的的当做一个封建王朝的魔化版。

    但这种先进的生产力几乎不流入底层,纵观唐藏东西两万里,南北一万七千里国土上所有方士,连只会两手戏法街头卖艺人也算上,没有几个人真正出身最底层。

    上层贵族享受着魔改版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生活便利又奢侈。而底层还指望着二亩地里风调雨顺多出几斤谷子,几乎完全被先进的术法文明抛弃了。

    在更高等的生产力面前,他们几乎连被剥削的资格也失去了。

    社会结构不是自上而下的金字塔,根本就是盘子里面杵着一根针。

    这种社会在李青松看来是个发育不良的畸形儿,一只脚皮鞋锃亮光鲜体面,另一只脚却黝黑皴裂沾满泥巴。

    但他终究还是相信术法的作用不光在于破坏,还在于创造。

    当今方士只知道追求自身强大,追求术法威力,无疑是一种愚蠢的做法。

    李青松从怀里掏出一本折页小册子,用夹在侧面的碳棒写下:“未来术法的广泛应用必然是世界的主流,撼动过去存在过的一切传统,这个世界将由我来撬动。”

    术法的流传何其艰难,若是真有人能将其开枝散叶,说是千古第一圣人也不为过。

    也就是李青松带着地球人的思维模式,不把术法看成是过分神秘的东西。

    换个人来哪敢如此大言不惭?

    “第一步,我要找到一个能使用术法的人。”

    这前后两句反差还真不是一般强烈,若是被后人瞧见也不知会不会笑死。

    …………

    在流民们看来,李青松李老爷是个非常非常非常矛盾的人,以至于有点难以揣摩。

    他从不克扣大伙的吃用,愿意分配田宅,待人接物也很和气,甚至偶尔被流民冲撞了也不会生气。身为里长,住的是和大伙一般的地穴,有时甚至吃穿都一样。

    这么说的话他无疑是个很好的人,甚至只应该在戏文里出现。

    但有时候也真的很怪。

    这个被冲撞了都不会生气的好脾气里长,一旦看到有人挖地穴没按他划下的线,立刻就要跳脚大骂。

    第一次出现这种事的时候,大伙都觉得那人怕是栽了,被里长砍了也没处喊冤。但是骂完之后,又虎头蛇尾没了下文。

    甚至有人在路边拉泡屎,他也要跳脚大骂。大伙都很奇怪——正反只是拉泡野屎,没碍着你什么,这又有啥好生气的呢?

    可是李老爷就是不许,他吩咐人挖了个特别大的地穴,说叫厕所。以后所有人都只能在这厕所里解决三急,不然就打板子。

    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加上那些个头高大的兵士看着就吓人,所以大家也就乖乖去了。

    但是这很奇怪不是,管天管地还要管人拉屎放屁?

    单单这一桩不算什么,李老爷还立下了许许多多、方方面面的规矩,让大伙都得照办。

    比如分饭的时候都得排成长队,比如说话不能带“驴”“逑”之类的字眼。

    还比如说他还提倡大家走路都应该靠右走,这条最终因为能分清左右的人不足一成,而没有强制执行。

    流民们觉得这里长真是猴精猴精的——大伙离了“驴”“逑”两个字就不会骂人了,怕挨板子就只能说理。可里长骂起人来花样翻新、奇招百出,让积年泼妇都自愧不如,根本不受限制,你还不能说他违规。

    这一来便相当于拥有了营地里唯一的骂人特权,要么怎么都说读书人厉害呢。

    咱们这个里长啊,脾气是好,可到底读书人规矩也大些。这是流民里仅存的几个的乡老,商量了一宿得出来的结论。

    规矩是多点,开头几天也确实记不住,但记住之后也就逐渐习惯了。

    慢慢的,大伙也开始觉得这些规矩的确有它的道理。

    整齐划一的居所和道路确实好看,路上没有人拉屎拉尿也真的更舒心一些。

    肮脏混乱的环境只能让人对此绝望,而井井有条、秩序分明的环境则激发了一些人的爱美之心,李青松已经好几次看到有人到外面寻找野花移植到自己的地穴门口。

    这个不起眼的小细节其实说明了一个问题——流民们对目前的生活充满了美好的期待。

    人,只有在相信未来会更美好的时候,才能拥有发现美的眼睛。

    “大人。”

    说话的是流民中一个叫王境泽的前农具铁匠,他在逃难时失去了一条腿,如今用木制假肢代替。

    出于唐藏传统“万物最灵者人”的观念,他曾经也对所谓的修茂人铁匠不屑一顾,声称哪怕饿死、死外面也不会和修茂人共事。

    但在见识到修茂人的作品之后,他又迅速被那高超有精致所折服,乐呵呵地说“真强”,投降速度之快让等着看笑话的李青松甚至来不及反应。

    如今主动缠上了金块,鞍前马后以大弟子自居,正努力学习更高端的兵器锻造技术。

    “金块大师傅锻造出了新一批的兵刃,请您过去看一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