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五十七章 懒惰也勤劳

时间:2018-06-04作者:鲜花和辣椒

    李青松稍微思忖片刻,但最终,还是在心里放弃了这个主意。

    工分制是个能激发劳动人民积极性的好制度,这一点毫无疑问。但问题是这个制度的实施没那么容易,首先要有一定数量合格线以上的管理者。

    由他们来制定生产计划并发放回馈,尽量避免整个体系的信用流失,这才能让劳动者的积极性长久持续下去。

    那么李青松有这个条件吗?

    他很隐蔽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看这帮丘八一个个摩拳擦掌的样子,只差没在脸上写上“我是帮凶”四个大字,很难想象居然能凭本事活到五十多章。

    要论能打那是比这些孤儿寡母能打太多了,但要想让他们学会分配任务、统筹标准、合理判断……呵,天气真好。

    如果让这些人来管理,恐怕很快就会渎职横行,然后人人都想钻漏洞导致整个体系信用破产,最终一切回到原点。

    读书认字的人终究是太少了,眼下营地里五六百丁口认字的只有一个半,那半个是只会写不会说的金块。

    唐藏的平均识字率并没有真低到这个程度,可识字的人混口饭吃并不困难,哪里会愿意到危险又贫瘠的塞外屯田呢?

    李青松苦笑着摇了摇头,既然无法从外部给予积极性,那就要让它从内部自己产生,具体来说只要……

    看到李大人忽然摇了摇头,那些战战兢兢的农夫中间忽然爆发出了一阵哭天抢地的哭喊。坐在他们看来,李大人一定是要杀鸡骇猴了,只是不知谁是鸡谁是猴。

    原本就聚拢在一起的流民更加使劲的往中间靠,仿佛能从群体中获得一些微不足道的安全感。

    李青松的沉思被外界的喧嚣打断,莫名其妙地看着哭成一团的流民,又看到侧前方挺胸突肚耀武扬威的张罗。

    心中认定必然是这厮恐吓流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后退两步飞起一脚把他踹了个狗吃屎。

    “你又做了什么妖!”李青松双指并箭,威风凛凛。

    “我,没有啊。”张罗从地上爬起来,很无辜地摸了摸后脑勺。

    唉,李青松心中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想让自己这些五大三粗,并且越来越五大三粗的部下理解文治是怎么回事,当真比让岭南道的人不吃江南道的人还困难。

    他们怎么就不能学着像自己一样沉稳睿智一些呢?

    看到李老爷对待部下都是如此喜怒无常的作态,自己这等贱如草芥焉能讨得了好?一众流民心中绝望哭喊得更厉害了……

    “别哭了!”

    一声令下,风停雨散,哪怕小孩子也咬着嘴唇不敢再出声。

    “饮马古道,北风萧萧。”李青松刚拽了两句骈体文,看到流民一脸茫然忽然意识到他们应该听不懂,赶紧又切成大白话,“我有事宣布,诸位听好。”

    “尔等今日所建地穴,皆为尔等个人所有。尔等将来所拓土地,亦是皆为尔等个人所有。”

    李青松声音不大,但此时也无人敢出声扰乱,所以不存在听不清楚的可能。

    但场下一时间却安静的过分,别说是哭声,几乎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

    流民们麻木迟钝的脸似乎逐渐鲜活起来,他们彼此用目光交流,蕴藏着几分压抑不住的喜悦,更多的还是难以置信。

    因为这种宣言听起来甚至不太真实。

    法理上说,屯田的农民也和一般唐藏农民一样能拥有自己的田产宅院。但在实际操作中屯田多地处偏僻,皇帝太远里长太近,几乎都难以避免沦为类似佃农的身份。

    他们能靠劳动获得一点浮财和粮食,也能勉强养活自己。但是不动产却牢牢掌握在里长手里,真真正正叫个身无长物。

    唐藏利在千秋的拓边政策,因此成了少数人敛财的工具。

    这也就是为什么对土地十分狂热的唐藏农民,却大多不愿意参加呢屯田的原因。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搞大锅饭,农民的积极性可想而知。

    但李青松是一般里长吗?他的目的是为了两间瓦屋一亩三分……那个,一百三十亩地吗?

    一般里长根本就用不着费心费力的对付监军好吧。

    在流民眼里比天还大的田产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紧要,他比较看重的反而是劳力和产出,这些在流民看来不太关键的东西。

    双方分明就是完美的互补,又何必搞得剑拔弩张。

    “但是……”李青松故意卖了个关子。

    流民们紧张得连气都不敢喘,焦急的等待着后面的内容。

    “但是,所有开垦土地头五年要收取一半的产出,农闲时你们也必须承担一定的徭役,否则你们的农田将得不到灌溉。”

    塞外绝大部分地方都因为降水过少无法耕作,营地附近之所以可以屯田,是因为不远处有条游龙河,足以灌溉一方水土。

    所以假如得不到河水的补充,光靠塞北贫乏的降雨是不足以种出粮食的。

    这个条件绝对不算仁慈,甚至可以说苛刻,将来注定会有部分流民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流民们却好像忽然放心起来,彼此对视,脸上终于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喜悦。

    人一旦卑微惯了就是这样——面对生活的一切礼物都诚惶诚恐,哪怕是馅饼砸在头上也不敢伸手,却又羡慕的目不转睛。要别人驱使才敢揣进怀里,还要忍不住翻来覆去看看有什么陷阱。

    他必须有点坏处——缺陷也好,约束也行,代价也罢,总之绝不能是纯粹的美好,因为那和他们生活的经验不符。

    李青松说完不再言语,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具体该怎么办还需要细致的考量。

    挥挥手驱散了人群,流民们几乎立刻急不可耐的冲向掘土的工地。

    他们挥着锄头和铁铲,不时爆发出欢声笑语,仿佛在享受什么极大的乐趣。

    那里是他们未来的家园,活命的本分。他们要去把地面仔细平整,把墩土用力打实!还要穷尽自己的一切智慧和能力,做得更好些!

    …………

    感谢知闲闲oldfe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