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五十六章 民情如水

时间:2018-06-03作者:鲜花和辣椒

    按照李青松的初步规划,营地的建筑还是应该以地窝子为主。

    塞外除土之外的建材都要依靠关内输送,价格昂贵。此外,眼下这种风声鹤唳的环境下也要尽量隐藏自己。

    地窝子兼顾节约建材和隐蔽,除了不好看之外几乎没有缺点,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为了保证防护,外部还要围出两层齐胯高的平行木桩,中间用地窝子挖出来的土填实。

    这个高度在远处看来只会被更高的草窠完美遮掩,但倘若发生战事又足够起到一定阻挡作用。

    所以清晨起来,李青松就开始指挥士兵和流民平整土地,掘出土中埋藏的大小石块,按照他的规划打下一根根木桩。

    李青松并不仅仅是下达一个粗略的命令,然后依靠劳动者粗放的自发约束完成目标,那简直是侮辱他曾经受过的教育。

    取而代之的是周到考虑流民和士兵不同的素质,为他们量身定做了工作任务。

    流民们打散家庭单位,分成劳动能力大致相等的数十队,负责挖掘地穴。而士兵们则在各自什长的带领下,承担更需要力量的打桩。每队流民还配属了一定数目小孩,用小车和牛负责最轻省的运土。

    确保人人都在劳动,人人都不需要等待,最大化提高劳动生产率。

    虽然暂时无法以科技或者术法爆炸式提高生产力,但其实仅仅依靠对目前的技术、人力进行合理的整合规划,就足以让最终的成果提高一大截。

    前世的现成的科技也许无法拿来就用,但这种统筹的思想却不会水土不服。

    蚂蚁般的人群循着他的意志分散开来,重新聚拢成不同的团队,走到各自的工位上开始干活。这样的场景让李青松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满足感——这就是朕的江山啊。

    这里会出现一个整齐的小村子,并在未来慢慢发展,小镇,小城,直到成为塞外耀眼的明珠。

    尤利乌斯˙凯撒˙青松˙李挺胸收腹抬头,犹如雄狮般巡视着自己的领地,逛了两圈之后,他发现好想和他想象的有点偏差……

    士兵们的工作是无可指责的,由于他们对李青松怀着超高程度的敬畏,所以即便承担建设工作也毫无怨言,认认真真的把每一根桩子打进地里。

    但流民们就真的很会划水了——原本应该掘出的石头用浮土浅浅的盖住,本应压实的墩土也只是草草的踩了几脚,要知道这可是为他们自己准备的居所啊!

    消极怠工几乎在每个人身上都存在,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有的人起码还装装样子,有的人已经完全放飞自我了。

    幻想中的塞外明珠在现实面前烟消云散,恼羞成怒的李青松立刻让士兵都停下手里的活,把所有流民都驱赶到一起。

    李青松站在高高的原木堆上,目光扫过人群如同虎狼看待羊崇。流民们的反应连羊崇也不如,鹌鹑一样挤在一起瑟瑟发抖。

    他们中间男人很少,多是些孤儿寡母,在人高马大的士兵面前显得格外可怜。

    但李青松内心却产生不了丝毫同情,在他看来这些人也根本不值得同情——在流民们即将饿死的时候,可是他李大老爷出钱把他们养了下来,现在只是干点活居然还不愿意卖力气。

    等等,这逻辑怎么听起来怎么好像有点黄世仁!

    察觉到一点不对之后,李青松开始稍微冷静下来,从头思考整个问题。

    他一直以来信奉一条简单的政治哲学——民众的特点对于施政者而言就好像就好像解题的题设、划船的水情。

    拉不出屎可以怪地球引力吗?不能!

    翻船的时候可以抱怨水情吗,不能!

    因为这些东西都是无可改变的客观事实,是你决策之前就应该考虑到的预设条件!

    倘若施政之前不能充分考虑制下民众的特点和可能的反应,反而抱怨民众们为什么不能无条件配合自己,那和拉不出屎抱怨地球引力有什么区别吗?

    引力万古恒一,水情百年不变,

    那么为什么就可以埋怨这些流民不可救药?

    他们目不识丁,他们见识短浅,他们反应迟钝,可他们难道就因此而愚痴吗?

    想通了这些关节,李青松的怒火已经烟消云散,他知道答案是不。

    他们也是人,有所好、有所恶,有小聪明,也从来不缺乏生存的智慧。

    他们现在在偷奸耍滑,能躺着就绝不站着。

    可李青松记忆力有无数关于底层农民的记忆,他知道他们在耕种自己的土地时。可以比牛还勤劳,可以卖命一样的下力气,可以用汗水浇灌每一寸土地。

    那时劳动对他们来说竟好像是一种无上的乐趣。

    可以视最逼人的严寒酷暑为无物,也可以不避任何一种辛苦,勤劳质朴的就和他前世那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一样!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李青松从头梳理自己的所作所为,对于一个学习过地球历史的人来说,问题其实显而易见——大锅饭。

    在李青松最初决定要雇佣这些流民的事后,提供给他们的就是毫无差别的大锅饭,人人都有但也人人都不能放开吃。

    而且他也确实计划在未来一段时间,都继续这么干。

    试问,在这种毫无正面反馈的报酬面前,又有几个人能保持劳动的积极性呢?

    如果埋头苦干的人和一直在偷懒的人最终得到的是一样的报酬,那么勤劳的人会得到情绪上的负面反馈,最终大家一块变成无所事事的懒鬼。

    也许极个别觉悟特别高的人能摆脱这个怪圈,但大部分人终究是不成的。

    想明白最根本的问题,解决手段也就显而易见了——怎样能给他们带来正面反馈?

    金钱报酬是行不通的——李青松手里没那么多钱了,他还得给士兵们发军饷。

    使用食物激励或许也是个办法。但这些流民本身就营养不良严重,出于长远和人道方面考虑,在食物方面不能再苛待他们。

    那么也许,祭出工分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