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五十五章 抵达

时间:2018-06-03作者:鲜花和辣椒

    之后几日,李青松手里的铜钱就像流水一样花了出去,换成了各类种子、煤炭、木材、放牧的牛羊,秋冬的衣物。

    还有牛筋木的长枪,百锻钢的腰刀,鹅毛翎的箭矢,黄牛筋的大弓。

    武库里友情价买来的二线武备甚至比系统商铺还便宜,尽管形制对于系统士兵来说不算友好,但李青松还是趁机买了一堆。

    钱这种东西只有在关才有用,到了塞外就是有钱也很难买到东西了,况且这也不是省钱的时候

    正准备妥当要带领屯田队伍出发的时候,老乌龟忽然说不和他们一块去了。

    “陇右大旱,听说召开了十年来最大规模的祈雨法会,来了好些高僧。”伯南乐呵呵的摸摸脑袋,“我也准备去出一份力。”

    灾难发展到一地城隍水神都无法应付的时候,朝廷就会召集僧侣道人召开法会,是同道之间难得的交流机会。

    “长老,您老人家佛法到底如何咱们也有数。这么大年纪了何必去跟小沙弥抢活呢?”

    李青松很同情的看着老乌龟,这个热情满满的老僧至今仍然停留在极低的果位上,让他感觉世上很多事情果然不是努力就有用的。

    慧根这种东西,可真是让人说不清。

    “臭小子,你懂什么。”伯南很是不忿,这种情绪在老乌龟那张永远慢八拍的脸上有点稀罕,“别以为我猜不出你想什么,肤浅。”

    “都说顿悟成佛,没准这次法会就是我的机缘呢。”

    李青松听见伯南意见坚决也不再劝阻,回身从屋里取出两块银铤塞进他手里,“多带点钱,照顾好自己,那地方现在找口吃喝的的都难。”

    “我的方寸镯里带够干粮了。”老乌龟嘴里这么说着,却还是接过银铤塞进怀里藏好,“还有,我那些桌子椅子装运可一定给我小心点,我以后都还得用呢。”

    李青松挥挥手让他放心,自己先带队出发了。

    二十多辆牛车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蔓延百米,士兵们披挂整齐排成两队护卫在侧翼,再往后是修茂人驱赶着几百头牛羊。

    流民们依然瘦如饿鬼,但吃了几天饱饭之后也恢复了一些力气,跟在车队最后面。

    李青松是躺在车里的人,一块沾湿了的粗布盖在脸上遮蔽着八月毒辣的日头。

    他心中忽然有种强烈的自豪感——来到这个地方时几乎完全一穷二白,甚至连生命都危在旦夕。

    到现在不过一个多月时间,却已经掌管着四五百人的命运,物资也很充裕。

    在塞外经营一番就是个繁荣的大村子,完全属于自己的村子。

    而且连来自庞然大物姜家的威胁也减弱了不少。

    当然,要乐观也还太早——眼下这个阶段,算是姜堰没能奈何的料李青松,李青松也更没办法对付姜堰,双方打了个平局。

    但继续拖下去,其实对李青松不算有利。

    最近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塞外暗流涌动,光是狼羌截杀的商队都难以计数,更别说还有把狼羌制得死死的豺戎。

    永州一带暂时的和平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长久不了。而一旦战事兴起,监军就会从一个没什么实权的虚职,变成连罗敌这个折冲都尉都得小心应付的实权派。

    就算李青松有系统,他的实力也只能随着时间逐步上升。而姜堰的权势,却很有可能在一个时间点之后突然爆发。

    “大人,有发现。”张罗忽然摇了摇他的胳膊,打断了纷乱的思绪。

    李青松跳下车,跟随张罗一路前行,来到一块大体呈圆形寸草不生的石头滩。

    从那熟悉的地穴和空气中挥之不去的臭味来看,这应该曾经是一个修茂人部落的驻地。

    之所以说曾经,是因为这里的修茂人似乎遭遇了一场灭顶之灾,到处都散落着鸡骨般的细小骨殖。

    “这里一个修茂人也没剩下吗?”李青松用手绢包着手,捡起一块已经发黑发臭的骨头,上面一个个细小的牙印很瞩目。

    “刚来的时候也还有四五个,瘦的和骨头架子一样,看到我们都挣扎着跑了。”

    李青松把骨头随手扔到地上,“整个部落都亡了啊。”

    塞外的修茂人看起来似乎软弱的谁都可以欺负,但实际上很少出现整个部落灭亡的事情。

    他们拥有足以和老鼠媲美的繁殖能力,可以熏晕敌人的恐怖体味和任何东西都能入口的适应能力。

    凭借这几样武器,即便他们武力一直很无能,也足以在草原上成为很有存在感的种族,毕竟没有人愿意穿着新鞋踩狗屎。

    地球上个说法——核战之后人类能未必能幸存,但蟑螂一定可以。

    说的是在生存这个议题面前,有时候一味的强大反而不如适应力来的好用。

    但现在连如同蟑螂般顽强的修茂人都生存不下去,这片土地该是达到了怎样风声鹤唳。

    一眼望去半人高的草海似乎永恒不变,在风的拂动下来回摇摆。但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隐藏多少猎人和猎物,又孕育着怎样的残忍。

    这是一片真正的法外之地,文明光辉照耀不到的黑暗。在这里,浇灌土地的不单有雨水,还有杀戮后的血肉。

    在这里,弱者肉强者食之,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深埋在地下的那些骷髅头能为此作证。

    李青松看着远方的地平线,忽然笑了,这种矫情风格果然并不适合他。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他拍拍张罗的肩膀,带头走回了车队。

    车队一刻不停地前行,夕阳西下的时候,又来到了李青松曾经屯田的地方。

    野草长得很快,许多曾经铲过草的地方又重新变得芳草萋萋。

    按照唐藏的民俗,如果要求日落之后还连夜工作可就太残忍了,这么干的地主很容易被写进戏曲里遗臭万年。

    李青松让士兵们指挥流民开始安营扎寨,牛车上装载的布幔和木桩一车车卸下。由于这些帐篷仅仅作为过渡使用,所以建的很杂乱无章。

    ……

    感觉这章写的很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