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五十四章 好同志

时间:2018-06-03作者:鲜花和辣椒

    李青松脱下丝绸长袍挂在墙上,换上一件短褐。这个天,在外面见客穿长衫那是没办法,在屋里还这么穿可就太热了。

    “给我倒碗凉水。”

    张罗提起桌上的茶壶往海碗里倒满,李青松接过来咕嘟咕嘟几口喝完,随意擦了擦嘴。

    “不是说了最近要少联系,你怎么又往这跑?”

    “大人,我以后也得跟你一块屯田了。”张罗又重新倒上一碗。

    “嗯?”

    李青松心里觉得有些怪异,张罗平时确实以他的部下自居。但不管他们私下里怎么相处,官面身份可是平级的队正,并不存在谁隶属于谁的关系。

    而且和李青松这种原本屯田,后来半路转向乡勇团的二道茬子不同。张罗算得上是根正苗红,最早出道就是在乡勇团。

    从法理上说,张罗除了和他在一个团当兵吃粮,是没有什么其他关系的。

    李青松退回原单位可以理解,但张罗没有理由也被指派和他一起屯田,李青松原本都做好分兵两地的准备了。

    “是都尉的命令?”

    “是姜堰姜监军的主意,他给都尉说现在塞外起了乱势,大人你一个队太势单力薄了要加强一下子。”张罗笑嘻嘻的说道,“不过他给我说的是塞外无法无天,还让我找机会弄死大人你,我就假装同意了。”

    “所以他让我来找大人你,假装套套近乎呢。”

    李青松捏了捏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嘴角慢慢绽开一个弧度,无声的笑了。

    绝对不是冷笑,而是他真的真的觉得这件事从头到尾真是好笑极了。姜堰完美地扮演了一个提着猪头也找不到庙门的愚夫形象。大概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精心策划的隐秘计划从头到尾都被对手拿来当笑话看吧。

    “罗都尉也同意了?”李青松知道虎卫府军务调动最终都是罗敌说了算,姜堰只能提提意见而已。

    “姜堰说都尉答应的很痛快呢,还叫我不用担心都尉那边。”

    罗敌居然也点头了,这就更有意思了——作为永州最大的坐地虎、地头蛇,要说罗敌都不知道张罗和他的关系,李青松是不肯相信的。

    整个永州如果只有一个人知道,那这个人就只能是罗敌。

    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他明明知道啊,但还是假模假样的同意了姜堰的建议,明摆着是等着看姜堰的笑话。

    这永州文武,可真是称不上相得啊。

    “好事,大好事。”

    李青松麾下大半精锐都在张罗那个队里,如果搁置在永州的话,对在外屯田的他没什么意义。原本他还对此头疼,现在这个老大难问题倒是让姜堰给解决了。

    不禁让他感叹,人生际遇变幻奇妙真是难以预测。

    “姜监军真是大好人啊。”李青松由衷的感叹了一句,“他既然这么好,你回头再管他要一笔物资。就说李青松此人诡计多端,为防止此獠走脱要多加准备。”

    “好。”张罗内心深处很是有点兴奋,能把监军这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玩弄于鼓掌之间,几乎是一个累世田舍翁不敢奢望的人生巅峰了。

    “大人,还有件事。”张罗从怀里掏了一张折过两次的黄表纸出来打开,上面用炭棒画着许多奇奇怪怪的符号。

    “大人上次让我回去统计队里兄弟的身高,这是结果。”

    “哦?”李青松这人忘性比较大,张罗要是不说他还真把这事忘了。

    他接过来看了一眼,那些符号应该都是张罗自己弄的根本看不懂,所以他直接问道:“和以前比有变化吗?”

    张罗脸上忽然闪过一个怪异的表情,似乎同时混杂着震惊和惶恐,最终转化为深深的敬畏。

    世间万物,千姿百态,但唯有未知最让人敬畏。

    “大人,有的。”张罗几乎不敢抬头看李青松的脸,“兄弟们普遍都高了不少。”

    李青松点了点头,这就是说他最初的猜想是对的,系统士兵的确会朝着一个固有的模板二次发育。

    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以后募兵根本不必考虑素质高低,哪怕是矮冬瓜也无所谓。反正最后都会变得差不多——这样一来扩军可就容易太多了。

    李青松的想法很理性,但他根本没想到这件事在士兵中间引发了怎样激烈的震动。

    那些活生生的士兵也不是木头人,脸上的眼睛也不是摆设。只是因为周围袍泽也在一同长个,相对身高变化不大才一直没有发现。

    张罗这次组织量高几乎立刻就有人察觉了异常,消息迅速在整个队里扩散,最终化作私底下的暗流涌动。

    长高当然是好事,哪怕是当兵吃粮,个子高些也容易被选作亲卫,多领几文饷钱不说还体面。

    但未知让人恐惧——莫名其妙的长高终究让人心慌,越是心慌就想的越多,想的越多就越是会自己吓唬自己。

    而且是人越多,吓唬起自己来越是花样翻新手段百出。

    短短几日之内,他们嘴里李青松的神位已经从一个莫须有的三流星君,直线上升到了五方天雷大帝统御三千世界,可以说是天庭职场赢家了。

    有人激动万分,也有人恐惧异常。

    但终究,这世道底层出头太不易,是没有人愿意轻易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的。

    “大体高了多少?”李青松哪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他只是觉得以后兵器铠甲都不用区分尺寸,很方便生产。

    “都高了不少,多的有三五寸(十几厘米),少的也有一两寸(五六厘米)。”张罗顿了顿,接着说道,“现在兄弟们站在一起,一攒齐都差不多高,看着可威风。”

    李青松清楚地记得最开始的时候,高矮之间能差一个头都不止,乡勇团里其他队也是差不多情况。

    要真是变成一样高,那种整齐感可够扎眼的。

    他不禁在内心再次感谢姜堰同志,感谢他提供的物资,感谢他无私奉献,感谢他考虑周到。

    就这种情况要是在永州城里呆久了,人多眼杂怎么能不被发现异常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