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五十三章 流民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伯南穿着一身泛黄的白粗布坎肩,在院子里树荫下正和修茂小子们一块喝绿豆沙。

    磨得细致煮得绵密的绿豆沙多加冰糖化开,在放在冰冰凉凉的井水里镇透,一口透心凉,是夏天消暑的恩物。

    没有这等恩物,暑天对伯南这样的老胖子来说可就太难熬了。

    一时间院子里也没人说话,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啜饮吸溜声,享受这片刻难得的静谧闲适。

    正在这当口,一个纸团划着抛物线正砸在老乌龟的光头上又弹飞起来,要不是伯南眼疾手快的接住,可就要掉在那碗绿豆沙里了呀。

    “谁呀!”老乌龟嘹亮的大嗓门顿时打破了院子里的静谧,“谁这么缺德乱扔!”

    半天没等到回应,老乌龟把手里的绿豆沙碗顿在地上,打开手里的纸团。

    皱巴巴的纸张上头,有两道粗长的墨迹掩盖了原本的字迹,再往下,倒是还有几个字没被抹掉。

    “蒸、汽、机。”老乌龟把耷拉在鼻尖上的玳瑁眼镜往上托了托,“这嘛玩意儿。”

    “嘶,蒸汽机……”伯南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念了一遍,看那神情似乎若有所思,连只喝了一半的绿豆沙也顾不上了。

    “蒸气机……”老乌龟轻轻的一遍遍念叨,眼睛越来越清亮。良久,闭上眼睛,竟似乎有些痴了。

    …………

    攀科技树失败之后,李青松又无所事事的混了几天。直到陇右大旱产生的流民到达永州,通过平时熟识的虎卫府军官的关系和管流民的官搭上了线。

    “都是自己人,兄弟也就不说怪话了。”那人脸上有个长着很多黑毛的大黑痦子,看起来就很黄世仁。但人不可貌相,话语间到底还有几分慈悲心,说的也很实在。

    “照理说这些流民都得官府来安置,可现在官府哪里要这些人手,不过是一天两碗稀饭暂时饿不死罢了。你能带他们去屯田,哪怕是吃糠咽菜混个半饱呢,以后也算是有条活路了。”

    “黄毅兄弟高义。”那人是叫黄毅的。

    难民自然不可能被安置在城里,李青松和黄毅一起骑马奔向城外流民营地。

    流民都是活不下去才出乡逃难,对他们的生活水平李青松也算早有心理准备。他以为会看到一片破陋不堪的棚户区,每一栋房子都搭的混乱随意,歪歪扭扭的连日头也遮不住。

    可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活不下去”四个字在这个年代,代表着怎样沉甸甸的分量。

    万万没想到所谓的流民营地就是一片空旷的平地,唯一的建筑是一天施粥两次的粥棚。而那些流民大多就成群结队的躺在地上,似乎连找块阴凉的力气也没有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裂鼻彻脑的尸臭味,但很难分辨他们中是不是有人死了,或者说这样活着,本身也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他们似乎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的所有反应,眼睛里剩下的只有漠然,对世界,也对自己。

    当成千上百人用麻木而毫无波动的眼光看着你的时候,那种直击心灵的震撼远比一片叫惨连天更强烈。

    穿行着流民之间,正是夏日的正午时分,烈日如火。

    李青松却感觉脖子后冒出一股寒意,手臂上的寒毛不可抑制地耸立起来。

    “李兄弟别嫌他们现在寒碜。”黄毅似乎早已习以为常,嘴一咧露出满嘴发黄结垢的大板牙,“人活不下去那就不能算人了,李兄只要能给他们一口饭吃,哪怕当畜生使唤也算菩萨心肠。”

    流民的人口结构也很奇怪——这些人里最多的是女人,男人只占了不足三分之一,孩子和老人也很少。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比例

    李青松把这个疑问提出来。

    黄毅立刻会以一阵炮仗般的大笑,“有男人的总还是容易谋个活路,沦落成流民的就少些。老人和孩子有些饿死了,有些嘛……有些还不如饿死。”

    “这……能干活吗?”李青松觉得现在哪怕是给他们喂饭,动作稍微大点也有可能出人命。

    不光是一眼能看清楚有多少块骨头的瘦,更重要的是那种马蹄在身边落下还无动于衷的麻木。

    “李兄弟到底是读书人心肠软,这些人要拉去当兵打仗肯定是差点,但干活没问题啊。不过就是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畜生使就行了。”

    黄毅别看面相粗豪,说的话也不太中听,但李青松知道他这样做才是真想替流民找一条活路。

    他又问道:“现在还有多少人?”

    “今早上算着还有四百,但是不少都救不过来了,你要用的话现在就得发粮食养着,能剩下三百差不离。要是还不够也不过多等几天,到时候几千上万怕是都有。”

    李青松略微盘算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块黄金小判拍到黄毅手上,这就是一百贯。

    “三百就够我用了。还请黄兄帮我个忙,买些细粮时蔬先养养他们。”

    看那瘦骨嶙峋的身量和随时倒地死给你看的架势,起码得先喂几天饱饭涨涨力气,不然出城的路上就得死掉一半。

    几百个流民几天当然是不可能吃掉一百贯那么多,毕竟又不是要好酒好菜供着。李青松给一百贯也算是给了黄毅很大一笔好处费,黄毅也会因此尽心尽力一点。

    “那兄弟可就不客气了。”黄毅揣进怀里,脸上笑得见牙不见眼,“你只管放心就是,保准都给你养出几分人样来。”

    李青松和黄毅商量了一会具体事宜,从城外回到小院里,老乌龟在槐树下躺在藤椅上用扑扇徐徐的扇着风。

    一看李青松回来,老乌龟坐起来说道:“青松,刚才张罗找你说有事,现在还在屋里头等着呢。”

    李青松眉头一皱,心里有些奇怪——他前几天刚和张罗说过没事少联系,免得让姜堰察觉他们的关系。

    张罗这人很难说有多大才能,但起码性格也算沉稳靠谱,不至于连他的嘱咐都记不住,怎么这么快又来联系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