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五十二章 完全不同的世界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有了钱就有了更多尝试可以做。

    李青松买了许多旁人看来奇奇怪怪的东西

    譬如,用木炭、硫磺、硝石打成粉末,按照7:2:1的比例混合成黑药,装满了一个喝茶用的小茶壶。

    他做这件事的时候好多修茂人铁匠围着看,都想知道自己大人推了牌局是想弄出什么东西。

    李青松身披两层盔甲攥着根线香,郑重其事地要求所有人后退十步躲在掩体后面,最好还要捂住耳朵。

    这一听就是有热闹可看啊!每个人都既兴奋又不安的照做。门后、窗上、木桶里,一双双不甘寂寞的眼睛此起彼伏。

    香头伸进壶嘴里,一尺长的淡蓝色火苗一下子冒了出来。李青松把香一扔背身蹲下捂耳朵一气呵成,等了好半晌,腿都快麻了也没听到预想中的那声巨响。

    转过身,从壶口中喷出的火焰由于太过集中,已经形成了类似防风打火机的喷射效果。

    但是!但是!但是!半点要爆炸的意思也没有。

    不应该啊!李青松眼睁睁的看着壶口的火焰由于后劲不足慢慢熄灭,打开壶盖,里面只剩下些烧剩的残渣呼吸般闪烁着荧光。

    这个比例虽然不是地球最佳配方,但毫无疑问也应该能爆炸的,哪里不对呢?

    “青松,你弄得这灯真亮堂,就是味有点大。”伯南老头擤擤鼻子,他仗着自己甲壳厚,根本没躲起来,大大咧咧的站着看,“不过你让小子们藏起来还捂耳朵干嘛?”

    “呵……”李青松脑子里左边是清水,右边是淀粉,现在一乱全成了浆糊,“这不是想给大家个惊喜嘛。”

    “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你看给小子们乐的,哈哈。”

    修茂人大概是很没想到,自家一向很不靠谱的大人居然成功了,呼啦一下子都聚集过来。

    金块也不管烫不烫手,抓着茶壶高高举起,向其他修茂人炫耀。

    “你们先玩吧,我补个回笼觉。”李青松心事重重地回房坐在床边,身心俱疲。

    为、什、么、会、不、炸、呢?

    来自地球的男人绝不轻易放弃,又经过了更改配方,改善燃烧条件,甚至寻找其他易爆物质的尝试,他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这个世界的燃烧异常稳定!

    在地球即便是面粉和空气充分混合之后点燃,也会在燃烧时剧烈膨胀发出巨大的响声,这也就是爆炸的本质。

    但在这里行不通,那些在地球能引发剧烈爆炸的物质,在这里可温柔多了,燃烧时甚至很少发出“噼啪”声。

    李青松不知道这种差异是怎么产生的,但既然这个世界存在地球闻所未闻的灵气,那些许差异也算是情理之中。

    这不单单意味着火药已成泡影,内燃机的原理其实也很类似于爆炸,这就是说排队枪毙和内燃机这两项已经可以略过了。

    李青松在册子上用毛笔抹掉两行,那么蒸汽机行不行得通呢?

    吸取上次的教训,李青松决定不打造昂贵的机械,而是先对着烧水的茶壶看了半天。

    ……什么鬼?满满一壶大水用石炭加黑火药助燃,烈火烹烧之下剧烈沸腾,怎么会连一个小小壶盖都顶不开呢?

    这种推力明显是比地球上弱了好几个数量级。

    “青松,别烧了,开水再烧也不会变热的,你这不浪费柴火嘛。”正在看志怪小说的伯南抬起头,扶了扶眼镜,很担忧的看着李青松。

    这家伙最近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很怪,不是有点怪,而是到了让见惯风浪的伯南都觉得很怪的地步。

    前几天弄出一盏灯之后,就一直像着魔了一样用硝石、木炭、硫磺混来混去。

    刚好了没多久,又突然开始看烧水。烧水有什么好看的?虽然加了那么多石炭的确是开的快。

    李青松失魂落魄的摆了摆手,“没事,我去补个回笼觉。”

    老乌龟抬头看了看天色,夕阳西下,这个点补回笼觉?

    …………

    蒸汽机也抹掉,算了,这一页都可以撕掉。李青松推开窗户,纸团远远飞出去。

    因为没买到磁石,所以发电机还能不能发电,暂时无法验证。李青松心中简直有点庆幸没买到,还保留了最后一丝希望。

    这终究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李青松曾经以为重点是“不同”二字,现在看来更值得注意的是“完全”。

    这看起来很不科学,但其实也很科学。

    科学是认识客观事物的手段,不是“木炭、硫磺、硝石混合起来就能爆炸”的教条。

    能爆炸是科学,不能其实也是。

    这种差异的出现有可能是因为支撑世界运转的“法则”不一样,也有可能是这个世界的人和地球人生理差异极大,所观察到的东西完全不同。

    比如说假如李青松按照地球的标准,有几百米高,那么烧水顶不开壶盖就很正常了。

    而这种猜测,恐怕也很难证伪。

    只要意识存在一天,我们的大脑就永恒居住在一个不见天日的暗室里,对外界的所有感知都要通过感官进行。

    我们不能直接观察,感知到的世界也并不是真正的客观世界,而只是在神经中流淌的一连串电信号。

    其实没有颜色,有的只是不同频段的光。

    其实没有味道,有的只是四处逸散的分子。

    其实没有声音,有的只是不断震动的空气。

    既然对外界的直接了解绕不开感官,那么观察的结果一定会被感官扭曲,谁又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青松叹了口气,不再思考这些形而上的问题。

    不能自己搞出蒸汽机、燧发枪,从此开始工业革命的大潮的确让他有些失望,但这个世界的术法也同样代表着一种毫不逊色的先进生产力。

    虽然这种生产力现在对他来说还有些高端,短时间内可望而不可即,毕竟他甚至都还没能认识一个正经方士。

    …………

    两句题话外:

    非常羡慕那些一个小时能写几千字的人,一个小时一章是种什么体验?我一个小时只能写六七百,而且两千字的章节通常要写三千多再删删改改才能攒出来。

    由于我还有其他事,所以一天两更对我来说挺难。

    然后今天听说一天一更没有推荐,嗯,心累。

    一首凉凉……

    ……

    感谢充电时间上的老铁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