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五十一章 艰难的贷款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又花了百十文给兵曹修帐篷,李青松从营里出来之后直奔宝昌号。

    掌柜还是上次那个掌柜,看见李青松却像是见了什么恶客一样,转身就向后院走去。

    李青松稍等了一会也不见有人接待,正摸不着头脑,忽然看见虞晚从后院走了出来。

    “你家掌柜好奇怪,我上门难道不是客吗?”

    虞晚今天穿了件大红色常服,发髻挽在头顶,装扮很中性,“是我让他看见你就去叫我的,贵客今日登门,又有何事?”

    “我手里有点物件想换点钱。”李青松和虞晚一边说一边靠到台柜边上。

    他过一阵子还要去屯田,有钱可以各种物资齐上阵专注建设,没钱可就难免兢兢业业掰着指头算账,完全是两种屯法。

    李青松反正是不喜欢高难度开局,此刻他对金钱是有很大需求的。可他又没什么来钱的路子,利用系统商铺和市场差价套现这种事偶尔为之还可以,做多了难免引人注意。

    只好把手里的贵重物品归拢归拢,拿出来发挥作用。

    “什么物件?”

    “你先看看这个。”李青松把背后一直背着的包袱解下来放下,里面的内容和实木桌面碰撞,发出了极其沉闷的响声。

    虞晚试图把包袱拉到面前,拽了一下,没拽动,“这是什么?”

    李青松解开包袱,里面是上次远川剿匪之战缴获的幻术阵牌,端起来递到对方面前。

    虞晚俯身仔细查看,尤其是上面镶嵌的珠玉和中间那颗硕大的蜃珠。

    道器估价是个专业性很强的行当,未经特定训练绝难胜任。但虞晚看起来也还算得心应手,很有条理。

    “玄铁幻术阵牌,中间这颗蜃珠算是好物,作价的话……”虞晚略微权衡,“可以定个五百贯。”

    “再加上这个。”李青松把腰间刚到手还没捂热乎的符剑也解下来,放在桌上推到虞晚面前。

    “这不是那把名字很怪的凶剑吗,怎么落到你这里。”虞晚好像早有耳闻,只是瞥了一眼就不再多看。

    “怎么,你听说过?”李青松心里暗道不妙,凶剑大概就和他前世的凶宅一样,值不上应有的价位的。

    “你们虎卫府很多东西都是通过宝昌号变现的。”虞晚的语气有点自豪,“你以后带兵有了斩获,也可以找我们发卖。”

    别的不说,宝昌号能做这个生意说明确实和虎卫府关系不浅。仅凭这一点,在永州也算是一等一的豪商了。

    “那能值多少?”李青松关心的终究是这个。

    “本来能值不少的,但是这把剑在宝昌号手里卖过三次,第一次是走私贩子被罗都尉剿灭,后来两次的剑主也都很快栽在你们虎卫府手里,后来就卖不出去了。”虞晚抬腕很秀气的遮住嘴巴,眉眼里展露出几分笑意,“剑器是好剑器,就是名声太坏,只能算三百贯呢。”

    一柄和乙等符剑差不多档次的符剑照理应该能值七八百,这折价折的可真是太狠了。

    “不如凑个整,一千贯怎么样?”

    “宝昌号这边,是可以。”虞晚边说边低头对着阵牌上的蜃珠笑,蜃珠里弥散的云雾也凝结成一个虞晚丝毫不差的对她回应。

    “不过你真的要当吗?这两样道器虽然不入上品,但也还算实用,现在换钱是容易,将来有钱再想买可没那么凑巧了。”

    虞晚说的是常事,但凡有点用处的道器变现都不算难,但有钱想买道器却不一定能买到合适的,毕竟这个市场容量还是太小了。

    “我没想卖。”李青松两下把阵牌和符剑又划拉到自己面前,好像护崽的母鸡一样护住,“你听过抵押没有?”

    “就是押当呗。”虞晚点点头,表示听说过,“按当铺的办法的确是更好,不过你要是押当的话,宝昌号最多只能出到七百,还得付利钱。”

    虞晚的确有几分在李青松身上投资的意思。但投资这事最忌讳热血上头,过程要控制风险,目的是获得收益,不可能无限期拿黄澄澄的铜钱往无底洞里投。

    到了真金白银做生意的时候,还得是该怎么来怎么来。如果连这都接受不了,对方八成也不值得投资。

    “不是押当,是抵押贷款。”李青松试图用些陌生的词,显得上档次一点,“就是这两件道器我先用着,但是所有权押在宝昌号借一笔钱,如果到期还不上,就拿它俩抵债。”

    这种说法倒真是闻所未闻,虞晚歪头考虑了片刻,摇了摇头,“这说法的确有几分意思,押田宅的话用这办法就不错,毕竟田宅是呆着不动的死物。”

    “但是你这可不行,道器毕竟不像田宅那么稳固。”

    虞晚不愧是商贾人家出身,从小耳濡目染,对生意上的新鲜事物真是极其敏锐。

    “虞姐姐是担心我赖账吗?”李青松对这种敏锐心服口服,但还试图挣扎一下,“我也是读过几年圣贤书的,如今还有朝廷的职位在身,哪用得着担心这个呢。”

    “我不是担心你赖账。”虞晚拢了拢头发略微犹豫,似乎是觉得接下来的话有些过分,但终究还是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而是担心你死外面了怎么办?”

    李青松几乎要放弃这种尝试,虞晚的逻辑极其缜密周到如同吕布把守的虎牢关,而他的说服力水平充其量是一群原始人拖着木棒子求雨。

    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打动,不召于试图用一把小水枪滋垮三峡大坝。

    也许他应该先去塞外找蛮夷练练级,狂点魅力和说服力,升级一下军队。

    但最终多少出人意料的是,在言辞交锋完全溃败、诉求无理化之后,他还是拿到了想要的“贷款”。

    数额是四百贯,利息……利息还是别说了,完全是丧权辱国。

    李青松走在街上,搓了搓拇指上残留的印泥,忽然感觉好像忘了什么。

    能忘了什么?

    阵牌,在背后……

    符剑,在腰上……

    四个价值一百贯的黄金小判,在怀里……

    等等……我的马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