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五十章 噫吁嚱,霜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答案当然只能是——不会。

    斯瓦迪亚重骑兵装甲在他心中就是完美的标准,任何不一样都是偏差和错误。所以他会觉得以前那件合身的扎甲到处都很奇怪,而这件不太合身的斯瓦迪亚重骑兵装甲反倒什么都对。

    让他痴迷的不是一套甲胄,而是那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这也就是说系统士兵对装备的适应能力特别差,只有给他们配备模板中应有的装备,才能最大程度发挥战斗力,否则就会大打折扣。

    虽然他不是在玩游戏,但也必须像游戏里一样给士兵们配备特定的装备。

    当然,李青松也不会迷恋自己的猜测,到底正不正确,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统计和测试。

    可无论如何,系统对他来说都像是一个永远解不完的谜题。

    从最初出现到如今,并没有给过任何提示。好处是不必听一个自以为幽默的旁白喋喋不休,但很多时候也就代表不得不摸着石头过河。

    而且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块石头带给你的是惊喜还是惊吓。

    李青松心知这些是想太多也没用,时机成熟的时候自然会显露出来,也就不再多想。

    留下张罗自己吸甲,他背着个包袱走出院子,给老马套上鞍鞯。

    大概是最近伙食不错又不用干活,老马身体稍微肥壮了些,正一边喷鼻子一边啃着石板缝里的杂草。

    李青松一路打马走进虎卫府的营地,给了十个大钱让守卫喂一下老马。又跟进门口来送时蔬的商贾打听了一下,自己向主管后勤的兵曹帐中走去。

    掀开帐帘,一人正坐在桌后批文书。

    李青松刚来永州时曾经和罗敌一起喝过茶,当时这兵曹就在一边作陪,所以李青松看着他是很眼熟的。

    但也只是眼熟而已。

    罗敌当时是不是给自己介绍过这个人?忘了,反正是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那就叫兵曹吧。

    “兵曹大人。”李青松一拱手。

    兵曹看着李青松略微一愣,很快又展露出一个笑容,“队正兄弟。”

    “罗都尉上次说要给我一个物件,不知兵曹大人知不知道这事。”

    李青松在剿匪一事里功劳不小,更重要的是作为军事主管的罗敌天然愿意帮助监军的敌人。所以昨日出城围猎时,罗敌曾经说过要给他一把乙等符剑,算是唐藏制式军械里的二流尖货。

    “哦,都尉早交代下来了。”兵曹转身从一侧的柜子上取下一个木盒放在桌上,“里头是一把剑。”

    李青松打开木盒侧面的铜扣,掀开顶盖,一柄霜蓝色的长剑和剑鞘静静的躺在黑色衬布上。

    这把剑以唐藏的眼光来看是很奇怪的——最下端剑柄上布满细密层叠的鳞片用以防滑,往上吞口用一种颜色发蓝的金属,塑着一个骨刺横生又威风凛凛的羊头,嘴里獠牙横生,结结实实的咬在剑刃上。

    李青松凑近了仔细看,才发现剑刃和剑柄不是一体的,完全靠蜥蜴头嘴里的獠牙和剑刃上对应的凹坑咬合固定。

    这种设计十分非主流,需要非常高的工艺水平才能保持稳固,但是除了炫技之外又没有什么别的好处。

    更让人称奇的是,羊头眼窝里镶嵌着两颗黄豆大小的绿色宝石,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材料,只要挥剑就会带动出两条飘飘洒洒的绿色光轨,像丝带一样在空中经久不散。

    “这剑怎么看着有点怪啊。”李青松拿起剑,入手冰冷。左右挥剑,那条光带也就亦步亦趋的随着左右摇晃,一会划成个s。一会又成了b。

    “是西域进口来的。”

    “不是乙等符剑吗,怎么换成进口的剑了?”乙等符剑是唐藏全军通用的制式军械,绝不可能产自海外。

    这年头可没什么进口货更好的说法,唐藏人民坚信他们是世界的中心,所以他们生产的东西也是世界上最好的。

    “都尉没给你说清楚。”兵曹两手一摊,“乙等符剑都是要编入档的,不能直接给你,只能从往年斩获里给你一把品级差不多的。”

    李青松一听品级差不多也不多计较,“行吧。”

    “我先说好,省的你埋怨。”兵曹手里捏着一张纸,看得直皱眉头,“这剑可大不吉利,从现有的资料来看,两任剑主‘巨寇祖奥耐’和‘贼王阿塞斯’都死于非命,凶剑妨主呵。”

    “我命硬倒是不怕这个,不过……”

    “不过这剑可有剑名吗?”李青松心想你可别跟我说叫霜之哀伤。

    “我找找。”兵曹低头从乱糟糟的桌子上翻找片刻,寻出一本小册子翻了两页,略看片刻之后说道:“这名字可是有点怪啊,叫——噫吁嚱,霜。”

    “噫吁嚱”,川地方言,多用于悲叹。

    “哐啷。”

    李青松肩上的包袱一下没拿好掉在地上,把平整的青石板砸出一个胡桃大的棱形凹坑。

    “怎么?”兵曹原本正看册子入神,难免被吓了一跳。

    李青松弯腰捡起包袱,面色平静,“无事。”

    兵曹拿着册子继续照本宣科:“这把剑器上面附着了两个域外方术,一个能让剑刃自动飞出再返回,只需要推一下吞口上的羊头就可以,另一个是……”

    兵曹话音未落,一截剑刃“碧油”一声在帐顶蒙皮刺了个洞飞了出去,外面的阳光一下子照进来。稍等片刻,又开了第二个天窗飞了回来。

    李青松手上猛地一沉,伴随着轻微的金属摩擦声,吞口的羊头好像活过来一样重新闭上嘴巴,獠牙咬合住剑刃的凹坑,瞬间恢复如初。

    “咳咳。”李青松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第二个方术是什么?”

    “第二个方术是能每日聚集游离的金行微粒,自动修补破损。”

    “这两个方术都长期处于准运转,所以你没有灵力也能使用,只是每隔半年都要让金行和木行的方士给这把剑重新注灵。”兵曹没好气地瞪了李青松一眼。

    “出去的时候叫下营里的皮匠人,就说我帐篷坏了。”

    …………

    感谢你的粉丝兄弟的打赏!

    感谢星辰初号机、三院老哥,和你的粉丝兄弟的书单加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