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四十九章 猜测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好,我这就回去。”张罗把皮尺掖在怀里,点了点头就要动身。

    “等一会,我也要去趟营里。”李青松一边向屋外走又一边和张罗交代,“待会咱们分开走,以后都尽量不要被人看到你和我联系。”

    一边絮絮叨叨的和张罗交代些要注意的事情,一边把那套斯瓦迪亚重骑兵的装备一件件披挂在身上。

    毕竟是五位数第纳尔买来的装备,要最大限度发挥功效。在修茂人铁匠们拆解研究完之后,这套甲胄基本就成了李青松的专属装备。

    “所以最重要的事就不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懂吧。”他说着低头扣上了甲胄的腰带,却好半晌没听到张罗的答复,不由抬头疑惑的“嗯?”了一声。

    “奥奥,明白了。”张罗回过神来连忙答应。

    李青松忽然觉得张罗的神情有些奇怪,好像是精神高度集中在某件事上,导致对其他事情反应迟钝。

    但对他们这个现在还很弱小的团体来说,难道还有比度过眼前的难关更重要的事吗?

    “你怎么了?”他有点不悦。

    张罗没有回应,显然他又走神了。说走神也不太准确,此刻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李青松,就仿佛一个……痴汉!

    李青松打了个冷颤。

    “大人,我能试试你的甲吗?”张罗的声线都有些颤抖,两眼中闪烁着一种叫做期冀的光芒。

    李青松得知这种热情不是冲自己来的,心下稍安。

    但转念又觉得奇怪,作为头号种子选手威字团是给张罗配了一身扎甲的,也是料足工精的上等货,并不比自己身上这副稍微逊色,他又何必表现的如此痴迷。

    “喏,给你。”说到底李青松不是个小家子气的人,既然张罗说想试试,他就直接把刚披挂上的部件脱下来递给张罗。

    张罗急不可耐的一件一件接过来,逐一披挂。

    不同的甲胄穿戴时的要点略有不同,说来奇怪,尽管张罗并没有接触过这套甲胄,但他却表现得仿佛是用了十年般老练。

    护胫、甲裙、盔帽,动作熟稔,仿佛穿花蝴蝶,让人眼花缭乱。

    一件不少的穿戴在自己身上,张罗脸上洋溢着源自内心的喜悦和满足,充斥着最纯粹的感染力。

    “你……很喜欢?”李青松脸上也洋溢着源自内心的疑惑,据他对张罗的了解,应该不是那种很讲究器物的性格。

    或者说唐藏绝大多数底层出身的人,也根本没有讲究任何东西的条件。

    “喜欢,真喜欢。”

    “我觉得……”张罗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良久闭上眼睛,发出一声满足的悠长叹息,“我觉得这套甲胄真是太适合我了,每一个地方都太贴心了。”

    看着那张每一寸都写满了“人生圆满”的脸,李青松觉得张罗不像是穿上了心仪的甲胄,倒像是瘾君子吸饱了鸦片。

    就算再喜欢,也不过是件甲胄,冰凉、坚硬又沉重绝对算不上舒服,这种表现也实在太夸张了。

    但张罗却好像觉得仍然不够表现出自己全部的喜爱,接着说道,“太合我心意了,我觉得我生下来就该穿这个。”

    李青松眉头微微皱起,抿住嘴唇。

    以张罗的性格来说不太可能是开玩笑,他那种毫不掩饰的喜欢也不像伪装。

    如果说这件铠甲真的曾经属于张罗,承载着很多对他很有重要的回忆,这种痴迷也还说的过去。

    但这分明是李青松才刚从系统商铺中购置不久的新货,而眼前这个人就像中了降头,这让李青松感到完全不能理解。

    人的三观由意识对事物的理解构成,三观不易破碎,故而人也就不会轻易接受和自己理解相悖的东西。

    所以人在面临不能理解的事物时,会在潜意识中动用全部脑力,找出一切潜在可能的联系,来解释这种“不能理解”。

    比如说——张罗是斯瓦迪亚重骑兵,这套甲胄在系统商铺里的名字叫做斯瓦迪亚重骑兵全套装甲。

    一个刚转行不久的前农夫,突然像沉迷吸猫一样迷上了一套铠甲听起来很鬼扯。但一个斯瓦迪亚重骑兵想穿着斯瓦迪亚重骑兵装甲是不是就合理多了?

    眼前这一幕和张罗长高的事联系在一起,李青松脑海里产生了更多猜测,一些往常没太在意的事实也变得怪异起来……

    每个人的高矮胖瘦各不相同,但系统商铺里出售的甲胄从来只有一个尺寸,而且这个尺寸偏离唐藏大众很多。

    譬如这套斯瓦迪亚重骑兵装甲,李青松身高一米八以上穿上还算合身,张罗现在一米七多其实都不太能撑起来。

    而唐藏绝大部分士兵身高一米六左右,完全就是大水缸里养个鳖了。

    那么放飞一下脑洞,大胆猜测。

    系统的作用是不是包括让它所有的士兵,朝着一个固定的模板靠近。

    太矮的就长个,过高的就变矮。其余体重体型也类似,直到达到一个固定的标准,而此时去穿戴对应的装备就必然会合身,所以系统商铺里的加州也就根本没必要分尺寸。

    此外。

    李青松曾经有个想法——系统会往士兵的潜意识中灌输武技以及装备使用的经验。这样士兵们在进阶之后才不会空有强壮的身体,而没有对应的素质。

    这是很自然而然的想法,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些曾经只和镰刀锤头为伴的农夫,如今刀剑都用的挺熟练的。

    但结合今天的经历想想,矽统的确是灌注了经验,但具体内容恐怕和他想的不一样。

    系统在张罗潜意识中灌输的经验,也许并不是甲胄使用经验,只是“斯瓦迪亚重骑兵装甲”这一种甲胄使用经验。

    就像一个剑客,他学的不是如何使剑,而是如何使手里这把“海外寒剑精英,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的剑。

    获得这种经验加持的张罗,就像是一个用了一辈子斯瓦迪亚重骑兵装甲的垂暮老兵,早已对它的好与坏都已经习以为常。

    尽管触类旁通之下,也知道别的甲胄该如何使用,但他难道会喜欢这种差异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