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四十七章 明悟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李青松顺着老乌龟的想法说下去,结果显而易见,“难道史书上那些星君转世都是后人附会出来的?”

    “差不多,但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伯南砸了咂嘴说道,“所谓星君就是指那些天生身怀特殊能力的人,也就是命玺,的确先天就比普通人强太多。”

    (命玺:就是星君们拥有的异能)

    “比如说唐藏现在的皇帝李元霸,天生身怀金刚伏魔之力诸邪辟易,他就可以被叫一声星君。再比如说西楚霸王项羽,一双重瞳号称看破一切武技,才有了‘霸王别技’的雅号。”

    “所以民间说他们是仙人转世倒也不奇怪,后来连修行界也跟着这么叫大抵是出于一种嫉妒和调侃。”

    李青松只是感觉民间对星君特别尊崇,倒是没想过还有这种说法,“是吗,我倒没听过有人说他们是星君。”

    “笨蛋!那是因为不管是天子还是西楚霸王都是比星君显赫得多的头衔。”

    “而且你记住,真正能决定一个人命运的永远不是这些命玺,而是你的心态、智慧、眼界。”伯南作为一名合格的僧侣,说教是很会说教的,“否则就像当年西楚霸王身怀重瞳,还是难免败给白蛇剑圣刘邦嘛。”

    李青松心说需要反例我能举出一万个,当今圣上李元霸据说当年只是个莽夫,他二哥李世民据说算得上雄才大略。要是没有强大到无视权谋的命玺金刚伏魔之力,谁当皇帝还不好说呢。

    不管怎么说,听到这个世界上还正大光明的存在着这么多异类,李青松还是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他的系统也许并没有最初想象的那么敏感。

    “长老,如果说我这也是一种命玺,它恐怕离奇到了你根本想象不到的地步。”

    仿佛是为了嘲笑李青松坐井观天,老乌龟噗嗤一下笑了,连问问他命玺的兴趣都没有,“你们这种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天赋,本来就公认是天底下最没道理可讲的东西。”

    “当年有一个星君的命玺是同时拥有无坚不摧之矛和坚不可摧之盾,是不是很没道理?”伯南看见李青松点头之后又接着说道,“要不是后来那个星君自己也想不通,用那根矛戳了那面盾,还真没人对付得了他。”

    李青松终于心悦诚服。

    躺在床上的时候他不禁思索一个可能性——假如自己真的是个货真价实的土著星君,而天赋就是虚构出了那些前世的记忆和骑马与砍杀系统,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好像也是一种完全说得通的可能性,起码跟“无坚不摧之矛和坚不可摧之盾”比起来,系统还显得正常多了。

    这个问题事关对自身存在的理解,实在不容小觑,李青松缩在被窝里默默回忆着前世的高数知识。

    那种自洽性和复杂程度让他渐渐相信不可能是凭空杜撰,必然真实存在过那么一个世界。也因此渐渐放松下来,有了睡意。

    半睡半醒间,思维渐渐放空,正合先天无为之理。心神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之时,李青松仿佛突然悟到了一丝宇宙天地间的至理。

    它是如此简洁明了又如此不可玷污,大道原来至简,只一句话仿佛万事万物都已囊括其中。

    和它比起来,人类对世界的所有了解和思考都显得那么愚蠢可笑。

    机缘难得,而睡魔如同潮水般袭来想要吞噬这感悟,深沉的睡意在不断侵蚀着理智。

    李青松却以钢铁般的意志控制着自己不要睡着,凭着一股执念强行拿起桌边的笔蘸墨在纸上记下,这才支撑不住沉沉睡去。

    一夜安眠,沉稳酣熟。

    翌日清晨,李青松吃过简单的早饭,正在院子里练剑。

    人物武器熟练度的点数不光能靠升级获得,在练习使用时也能获得一些。所以哪怕有系统帮助,平日勤学苦练也必不可少。

    “大人!!”张罗慌慌张张的推门进来。

    他脸涨得通红,小溪般的汗水正从两颊不断淌下,额头上的血管一跳一跳,胸前的布衣也被汗水打湿了一大块。

    永州八月的清晨已经颇为凉爽,张罗这样子显然不是不是因为炎热。

    “金块,给你张大哥倒杯水。”李青松剑出如疾风,试图刺中两块青砖之间的缝隙,但总是不很成功,在墙上留下了一块麻子般的凹坑。

    “属下有要事禀报!请大人屏退左右!”

    李青松收剑归鞘,看了看自己的左右,确定都是些不会说唐藏话的修茂人在忙前忙后,“张罗,你……最近是不是看戏看多了。”

    “十万火急啊大人!”

    张罗既然坚持要保密,李青松也就不再坚持,把他带进屋里。

    回身关上房门,正要坐下时视线扫过桌面,一抹白色触动了他的神经。

    那是一张对折过的宣纸,透过纸背还能隐约看到些墨迹,应该是记载着什么。

    仿佛揭开了一层面纱,昨夜的记忆一下子鲜活起来,他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半睡半醒时发生的一切,那么也就是说桌上这张纸上写的岂不就是……

    “你的事先等会再说。”他看着纸片,面容似笑非笑,平静又安详。

    人世间的烟火气似乎在这一刻远离了他,安详的面孔显得出尘又超然。星星点点的飞尘从面前飘过,折射着太阳的金色光辉,任何俗务似乎也都无关紧要了。

    张罗快要急疯了。“属下有十万火急的要事!”

    “我知道,可是啊,这世上任何事都比不上它重要的。”李青松把那张纸拿起来,轻声说道,“张罗,记住这一刻,记住这一刻的一切,因为你会是一个奇迹的见证者。”

    “大人,这上面写的什么?”张罗的好奇心也被调动起来。

    “等下你就知道了。”他嘴角噙着掩饰不住的神秘微笑,把手里的纸打开……

    ——“脚越大,穿的鞋越大。”

    李青松不动声色的捏成一个纸团握在手里,“没什么,偶然得了句诗,仔细想想其实还欠推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