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四十五章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头也不回的走出帐篷,外面阳光正好。

    毕竟是文人墨客口中的苦寒之地,和中原乃至南方的八月不同,永州的八月已经消了暑气。轻轻的风掠过波涛般的草海吹在身上,到处都充斥着一股草木青香,让人很舒服。

    让姜堰吃瘪是件很快乐的事,起码李青松现在就很快乐。

    “永州纸贵,快过来!快过来!”远处一个叫侯龙涛的府兵队正向他大声招呼。

    永州纸贵这外号还是他刚开始教人玩牌的时候得的,因为这游戏太有趣,生生把做牌用的皮纸在永州的价格抬高了几成。

    李青松走过去一看,几个平时来往比较熟悉地队正、校尉正围着一张小桌子,一边吃些鹿肉兔肉,一边玩牌。

    分开两个人挤出个空位,李青松一屁股坐下,拿起一盘野葱烧鹿肉边吃边看。

    野外就地烹饪猎物条件简陋,手法未必多讲究。但是因为肉质极度新鲜,加上骑了半天马也饿了,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猴子,今儿个手气怎么样?”

    “别提了,一个字臭。”侯龙涛甩了甩头,“今天宋天这个小娘养的手气太旺,老子从头到尾就一把都没赢过。”

    李青松伸手接过了侯龙涛的班,看了看,这牌确实臭的神仙难救。

    又多打了两圈牌,似乎连侯龙涛的手气也一并完美继承了过来,输得没完没了。

    “这手气真是绝了,比粪坑里的石头还臭!”李青松随口开了个玩笑,却许久没得到回应。一抬头,居然正看到罗敌在一边站着看。

    一桌人呼啦一下子全站了起来“都尉。”

    “大伙都放轻松些、放松些。”罗敌双手往下一压,示意他们坐下,“出来玩总是为了高兴,这时候就不要太过于拘泥了。”

    这话的效果约莫等于班主任要你打开心扉谈谈心理话,真信的人应该已经被自然选择淘汰了。

    “你们这是在玩什么?”罗敌看到好几个人手里都捏这一叠皮纸,上面画着简单的图案,他以前从来没见过。

    “小玩意儿罢了。”宋天到底和罗敌熟一些,比较敢说。“都尉要不也来打两把?”

    “我?”罗敌犹豫了一下,还真坐了下来,“就怕我在这你们玩不尽兴。”

    众人自然很上道的都说不会,七嘴八舌的给罗敌讲解了一下规则,李青松又把班交给他。

    牌局重新开始,参与者都突然文雅了不少,再也没有吆五喝六使劲摔牌的。罗敌学的很快就,两局玩的有模有样,但看得出来他也只是觉得有趣,并不像一帮丘八一样沉迷得厉害。

    又打完一局,罗敌摆了摆手没有抓牌,“罢了罢了,我在这你们也玩不尽兴,我看我还是不讨人嫌了为好。”

    “玩牌归玩牌。”罗敌伸出一根手指,“但是有一点,不许耍钱。”

    耍钱是军中大忌,自然没有人敢当着罗敌的面怠慢,都纷纷应是。

    罗敌站起来,指了指李青松,“青松,你陪我走走。”

    李青松站起来跟在后面,罗敌一直没说话只是四处溜达溜达,他也只好沉默的跟着。

    过了好一会,在一处人少僻静些的地方,罗敌才开口说道:“那条暗河的确是直通永州城下,你这次和宋天一起立下的功劳不小,说明你是有运道的。”

    罗敌的语气既像是在陈述,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李青松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好一直跟脚下的草梗较劲,碾平了又拨起来,拨起来又碾平。

    “赏罚分明一直是我在虎卫府的规矩。但你修为不够很难提拔,所以这次就发一柄乙等符剑好了。”

    “多谢都尉。”

    “不过姜监军似乎对你有点意见,”罗敌扭过头,语气也从虚无缥缈的云上落在了地上,“他说你是垦荒的甲长有守土职责,如今望风而逃与逃兵无异。”

    “都尉明鉴。”李青松心里明白姜堰的指责不是空穴来风,在某些人看来也许还相当有道理。

    “我当然是知道怎么回事。”罗敌回过头来对着姜堰帐篷的方向扬了扬下巴,“但也不能任人非议,所以过阵子你可能还得回去守那块屯田,不过不论怎样,虎卫府队正的职位都给你保留着。”

    “多谢都尉抬爱,下官也揪心着田里荒废的庄稼呢。”

    李青松心里跟明镜似的——现在已经八月,距离案件抄送刑部的时间已然不多。姜堰有什么手段也只有在这段时间里才有意义,他所做的不过就是想把自己支开寻找机会。

    但李青松真的不怕,上次打完土匪之后他手下那些斯瓦迪亚新兵基本上都进阶了,这样的实力在塞外足以结寨自保。

    身怀骑马与砍杀系统,他最不怕的就是打。

    罗敌多看了他两眼,忽然说道:“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但要是实在解不开,那也没必要难为自己。”

    “而且这事情毕竟也没有那么急,暂时还不必担忧。”罗敌说着说着忽然话锋一转,“对了青松,你有没有修炼罡气?”

    “以前读书时练过一点《绿浮游》,最近刚开始转修《登真龙烟宝经》。”

    罗敌听了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几分缅怀的神色,“这么多年也没变什么啊,我当年读书时就修炼的绿浮游。只不过后来嫌木行威力不够转了金行,没想到你倒是一条道走到黑。”

    李青松不愿意透露太多,只说自己木行资质好些。

    罗敌点点头没再说话,挥挥手让他自己回去。

    李青松回到原本的座位上,却也没了吃喝玩乐的心情。此刻他迫切地希望能见到姜易阳,然后把他的卵子捶的稀巴烂。

    灌了半壶凉水试图浇灭心头野火,当然不能奏效。

    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出诗人,特别是当事人前世无数诗歌在这里都还没出现的时候。但李青松显然不是当文抄公的料,搜肠刮肚也只想起来两句荤诗。

    把这两首荤诗和周围袍泽一讲,倒是笑倒一大片,也算没白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