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四十四章 话不投机半句多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跟着仆役走进帐里,姜堰正站在帐篷中央。

    看到李青松进来,挥挥手清退了左右,帐内仅有的几个仆役和婢女都躬身告退。

    屋子里只剩下姜堰和李青松,两个人都干脆褪去了那种虚伪客套的笑容,冷漠的看着对方。

    “李、青、松。”姜堰一字一顿的念道,仿佛是要借此认识他。

    “正是在下。”李青松慢慢挺起胸口,护心镜的角度一点点变折,把帐篷天窗里投下来的阳光明晃晃的照在姜堰脸上“不知监军大人有何指教?”

    姜堰不动声色的挪开一点位置“你师兄姜易阳的事想必你也听说了吧。”

    “倒是听到一点风声。”

    两人对视一眼,大概都在鄙视对方的虚伪。明明只差光膀子肉搏,却偏偏都还要装出一副不甚了解的样子。

    “哦?”姜堰顿了一会才接着说道,“难得你有心了,不知是听到一点什么风声?”

    “我听说姜易阳这大胆狂徒竟敢在科举中舞弊!”李青松一手叉腰,一手有力的在空中挥舞,义愤填膺之色溢于言表“他与我虽有同门之谊,但科举之事,事关国体。姜易阳胆大包天竟敢舞弊,真是唐藏立国三百年来头号无耻,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你!污蔑!”

    “监军大人难道要袒护目无朝纲的狂徒吗?”李青松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不但不冷心里还挺舒服。

    “这事可还没有定论,只定了师门、考次、样貌特征,我看你也样样符合。”姜堰的胡子一跳一跳的,像是一条脱水的鱼,“目无朝纲的狂徒的确是有,但未必是易阳,也许是你也说不定。”

    “那监军大人又着什么急,难道觉得朝廷会冤枉姜易阳不成?”

    李青松嗤笑一声,心想这姜堰真是好不晓事,竟然想用话语拿捏住他,却不想他在这事上占据着绝对的主动。

    姜易阳的案子现在被姜家压着,但每年九月各地卷宗都要发往刑部有司,到时无论如何不可能再压得住。现在已经是接近八月,李青松只要什么都不做就能获得最终的胜利,又哪里是那么好拿捏的。

    姜堰的面孔被噎得通红,好一会才慢慢平复下来。

    他大概也已经明白很难占到口舌之利,而问题总还得解决,于是换了一种比较诚恳的语气说道:“其实这事到底怎样,你我也都心里有数,的确是易阳犯了糊涂。”

    “嗯。”李青松发出一声鼻音。

    “但姜家这代就这么一个男丁,千顷地里的一根独苗,实在不容有失。”

    李青松一昂胸,又把阳光折射到了姜堰脸上。姜堰动,他也动,如影随形。

    姜堰试图保持风度,以此来凸显李青松的幼稚。但那耀眼的阳光一会儿就照的他想要流泪,只好用袖子遮住面孔。

    “监军大人何故以袖遮面,难道是无脸见人了吗?”

    “不要照了。”姜堰放下袖子看到李青松还在照,干脆后退几步到了照不到的地方。

    李青松恨恨的想以后一定要弄一副明光甲。

    “你如今正反也是在边塞从军。”姜堰倒是有一副好皮相,看起来清隽又正直,很有欺骗性“不如听我一句劝去救易阳一救,姜家可以保你不死,到时也不过是冲军,于你不过走个过场,哪有什么损害。”

    “但好像也没什么好处。”李青松嘴上虚与委蛇,心中却在暗骂老鳖孙,他才不信姜堰不知道士子从军和充军发配的区别。

    士子从军不论是风评还是考核都很受优待,而充军发配几与犯人无异,升迁也异常艰难。

    “这我可以做主,给你三千贯足可以一生无忧。”

    李青松闻言心中甚至说不上生气,只是觉得好笑。或者说觉得姜堰拿他当小孩子骗,委实也太自大了点。

    对于一个普通士子来说,姜堰的承诺纸面上看起来很优渥。他们不会为五斗米折腰,可是为三千贯可以。

    但稍微想想就知道这只可能是一张永远兑换不出来的空头支票——如果姜易阳是嫌犯,姜家有本事保他不死李青松是相信的。但进去的换成自己,姜家还愿不愿意履行诺言下这个力气可就得打个问号了。

    倘若他活着,事情有暴露的可能不说还要付三千贯,但假如他死了,一切一了百了,真相从此就无人知晓。

    况且……李青松也早就不是普通士子,他上身了一个系统,聚拢了一笔财富,结识了一批袍泽,还拥有了一支尚算令行禁止的军队。

    姜堰却还拿老眼光看他,这让李青松有种锦衣夜行的愤怒,有种寂寞如雪的无奈。

    “不用了,人的命运要把握在自己的手中。”李青松背着手在帐篷里侃侃而谈“对姜师兄来说,走走弯路跌跌跟头也未必不是他人生路上的财富,古语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姜监军何必溺爱过甚呢。”

    姜堰沉默了一会儿,他原以为凭借自己监军的身份足以压服一个小队正。但李青松滴水不漏的应付让他意识到,恐怕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

    对姜易阳来说,一旦科举舞弊坐实,原本既定的人生轨迹便全部打乱。这人生路直接就断了,还谈何路上的财富。

    “不知监军还有何指教,没有的话在下可要告退了。今天那梅花鹿着实肥得馋人,再晚点好肉都该让人抢没了。”

    监军这个职位虽然品秩不低,但是真没什么实权的,尤其是虎卫府还有罗敌这样的强势主官。

    一般队正没什么见识,可能还觉得是掌握生杀大权的人物。但李青松既有前世信息爆炸时代的丰富见识,又有原身饱读诗书得来的深刻了解,哪里会怵。

    “当真没得商量吗?”姜堰挣扎着问出一句,和一个军汉这样说话让他觉得很屈辱。

    “呵呵,没有。”

    “依我看,你愿不愿意,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好啊。”李青松嘴角扯出一个弧度,眼睛里却没有任何笑意“我等着监军大人的手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