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四十三章 暗流涌动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从虞晚那里回来之后,李青松又过了两天平淡日子。

    苦战一场之后乡勇团迎来了一段休沐期,李青松也就闲了下来,平时练练罡气、学学剑术,有时看修茂人打铁,有时和老乌龟互嘲,更多时间还是用来打牌。

    说忙似乎没干什么,说不忙也天天都没闲着。

    豺戎的事情告一段落,姜家的后手也远在天边,心思可以暂时放空,倒是穿越以来最悠闲的时间。

    这么过了两三天,宋天突然和李青松说罗敌组织了一场城外围猎,永州好些大人物都要参加,罗敌要他们两个给他作伴当。

    “作伴当?”李青松睡眼惺忪的扣了扣眼屎,昨晚他打牌打到很晚“罗都尉还缺伴当不成?”

    宋天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昨晚和李青松打牌的就是他“都尉当是觉得我们立功不小,想带咱们见见世面吧。”

    李青松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了两句“行吧。”

    所谓射猎绝不会是去深山大泽里铲妖除魔,通常就是在近郊射猎些普通动物。在他想来,一群个个身怀罡气的武将,兴师动众的骑马披甲干这种事,不召于高射炮打蚊子,实在是无聊得紧。

    推门走出屋外,在院子里用冰凉的井水抹了把脸,稍微清醒了一点。

    前几日买的那套斯瓦迪亚重骑兵装备,都被修茂人铁匠都拆解成了零件,好便于照着仿造。

    李青松吩咐金块重新组装起来,他准备穿着这一套去射猎。

    金块原本在做沙模,闻言停下手里的活,招呼了两个同族一起开始组装盔甲。

    “青松!”宋天看着几个修茂人熟练又灵巧的把一片片甲叶插在一起,一脸大惊小怪“你养的这几个修茂人也太聪明了吧。”

    前几次他来的时候,这些修茂人还没有活干,闷不吭声和一般修茂人也没什么区别。这次来可是看见稀奇了,和市井平民家养的那种几乎截然不同。

    “哼哼。”李青松贼笑两声“我准备教他们打铁,以后也好多武装出几个具装骑兵。”

    “你就扯吧。”宋天面上很不屑,其实心里头有点佩服。

    他不知道这些修茂人是伯南培养出来的,还以为是李青松的手笔。能把一向一无是处的修茂人训练成这样,这人练兵得多厉害?不愧是罗都尉钦定的“长于练兵”啊。

    稍等了一会儿,修茂人装好之后给李青松披挂上。

    两人一起骑着马,一路向城外飞驰。大概是最近伙食好了很多又不用干活,李青松的老马也变得肥壮了不少,并不会掉队。

    一路风驰电掣,出城后远远就望到有一波人聚在一起,近一点再看装束,有文有武。

    李青松没来得及多看,就和宋天一路奔过去:“参见都尉。”

    “嗯。”罗敌手持一张短弓,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他们两个加入身后队伍里去。

    这次射猎永州各方面头面人物应当出现了不少,两个队正本来不会多引人注意。但罗敌身侧一个留着三缕长须的面白文士突然出声问道:

    “这可是这次立下大功的李、宋两位队正?”

    李青松抬头一看他,总觉得这人眉目之间有些似是而非的熟悉,但又想不出这种熟悉感从何而来。

    这种熟悉感非常强烈,但多看两样,似是而非的感觉也同样强烈。

    “正是。”罗敌点了点头“些许小事连姜监军也听说了?”

    姜监军!姜堰!李青松神情一震,怪不得有些熟悉,这大概是自己那个同门姜易阳的叔叔或者伯父,眉眼间是有些像姜易阳的。

    李青松原身来到荒原上拓荒并非是一时兴起,而是的确迫不得已。

    姜易阳原本和他算不上多熟悉,只不过两人师出同门,又同一年同一场参加童子试。

    那一试出了舞弊的丑闻被人捅了出来,姜易阳牵涉其中,按律最次也是充军发配,真要定罪前途就全毁了。

    可他是姜家家主的独苗,姜家自然想尽办法要保他。

    保也不是说保就能保,姜易阳在其中舞弊,案件已是存在,直接销案并不可能,起码对姜家来说不可能。唯一操作的机会在于,因为程序漏洞,案件虽然存在主犯却并未来得及定死。

    只是写明了生员的师门、场次、大略的外貌特征,但却没说就是姜易阳。

    也就是说姜家只要能找到一个以上特征全部和姜易阳一致的人,就能抓进牢里顶罪,或者直接弄死也能说成畏罪自杀。

    这条件不可谓不苛刻,但那时还真就有个倒霉蛋符合,那就是势单力孤的李青松。

    这才有了警醒的李青松逃到塞外垦荒,贪心姜家赏钱的农民试图毒死李青松让他被“畏罪潜逃”,昏过去的李青松醒来后已经是另外一个人,最终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一切。

    李青松目光微澜,但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和宋天一起抱拳:“见过监军。”

    “好好好。”姜堰抚着胸前的胡须,微微点头,一脸和善的笑容:“果然都是少年英才。”

    两人目光相交,彼此都感受到了对方隐藏极深的一丝敌意,但众人瞩目之下,终究还是没多说什么。

    射猎的队伍又在城外等待了一小会儿,接近午时才向猎场出发。有一群身怀罡气的武将在,这过程也毫无波澜,比较乏善可陈。

    大伙骑着马到处跑一跑,不一会儿就有兔子、樟鹿、狗熊被猎来。自然有勤快的仆役搭起帐篷,点起篝火,把打来的猎物炙烤起来。

    李青松看到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射猎如此无趣却很得追捧,原来不过是大伙一起到城外吃烧烤喝酒罢了。

    这倒比原先想的有趣多了。

    还未开饭,姜堰推脱说有些疲乏要去帐篷里歇一会。他地位不低,兼之原本就和塞北的武将不很合拍,自然也没人拦他。

    过了一会儿,又有仆役来找李青松说是姜监军有请,要和他商量要事。

    “哦,姜监军要见我?快请前面引路。”

    李青松走在路上心里一阵冷笑,心想戏肉总算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