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四十二章 上等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咳。”李青松故意轻轻咳嗽了一声,虞晚赶紧凝神以待,不敢错过接下来的任何一个字。

    她预感这个答案必将是一个显赫的数字,因为乙木灵瞳是先天极度贴合木行的象征,资质根本不可能差了。

    虞晚已经做好心里建设,不管接下来听到的数字是多么惊人,她觉得自己都能保持微笑和淡然。

    “我……不知道……”

    修行是一个专业性很高的行当,准确的判断罡气的数量也需要经过特定的训练,李青松这种半路出家的素人哪能有这个本事,

    虞晚赶紧低头用衣袖遮住脸,发出了几声莫名其妙的声音。

    “不过我资质应该挺差的,以前练《绿浮游》费了不少功夫也没效果。”李青松忧心忡忡的说道。

    “妾身真是无话可说。”虞晚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盒子,打开推到李青松面前“还好有这个。

    这是一块半透明的玉圭,内里似乎是中空的,蓄着浅浅的一汪液体。外面则用墨线横向画着一条条刻度。

    刻度线并不是均匀分布,越往下分布越稀疏,越往上则越来越密集,直到几乎连在一起。

    “这是什么。”李青松抓到手里,发现玉圭里的液体像是胶水般粘稠,不管怎样晃动都要等一会才会响应。

    “这是量天尺。”虞晚伸出手指指着玉圭里的液体,鱼肉般嫩白的肌肤几乎和玉石同色“玉圭里的石中水可以和罡气发生奇妙的反应,若是辨不清自己体内罡气多少,就可以借助此物。”

    李青松闻言稍微向里注入了一点罡气,玉圭的传导性能十分良好,液面上立刻掀起了一丝波澜,只是十分轻微,连最下面那条线也没碰到。

    “我应该怎么做?”

    “全力把罡气灌注进去就好。”

    李青松闭目凝神,罡气从丹田中涌出,顺着经脉经过手臂注入玉圭。玉圭中胶水似的石中水咕嘟咕嘟冒了一堆泡,变成了鱼子酱一样的滚圆,液面因此开始缓缓上升,越过了一个又一个刻度。

    虞晚立刻瞪大眼睛凑近了看。

    “十息了!十息了!”

    “十五息了!十五息了!”

    “三十息了!三十息了!”

    李青松对修行事了解不甚多,没有概念,心里倒没什么波澜。反倒是虞晚丢了所有矜持,大呼小叫的比李青松本人还激动。

    “四十息!四十息了!”

    液面升到了刻度密集的区域,每上升一寸都会越过几条黑线。李青松丹田内的罡气这时也几乎耗尽,勉强把最后一丝罡气送出,让液面又上升了一点。

    “就这样了。”

    罡气停止输入,鱼子酱般膨胀的石中水也慢慢重新萎缩成了一滩胶水。随着那些气泡的破裂,罡气居然又去而复返的回到了体内。

    “四十六息!”

    虞晚咬着下嘴唇,消化了一会这个消息“《登真龙烟宝经》你练了多少天了。”

    “八天。”李青松想了想答道。

    上手修炼之后五天校场点兵,又三天出城剿匪,到现在刚好八天。

    八天,四十六息,也就是说一天将近六息。

    “那就是上等资质了。”

    光看上等、中等、下等这三个名字会让人以为天下人绝大多数都是下等资质,三成左右能有中等资质,拔尖的一成就可以叫上等。

    事实上可不是这么回事。天下人绝大部分只算是不入流资质,这些人修罡气就好像烧水缺把柴火,注定成不了气候,所以不列入品秩。

    只一成左右的人有下等资质,已经算得上老天爷赏饭吃。中等资质就称得上千里挑一,人中龙凤是也。至于上等资质还要更稀少十倍。

    “李公子真是叫人羡慕极了。”虞晚的语气有点幽怨,看到别人有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总是有点气人的,尤其是对方还懵懂无知的时候。

    李青松没有回话,他心里觉得奇怪得很。

    从原身过往的记忆来看,虽然没办法很精确的量化,但他本身资质绝对不是很好的那种。

    《绿浮游》和《登真龙烟宝经》一样都是木行,而且前者还比后者更简略,没有道理他在前者上一窍不通反而在后者上惊才绝艳。

    更别说勘破木行幻术的乙木灵眼,在李青松的记忆里,梨园里那些会两手幻术的角儿都能把他糊弄住。

    想来想去,这种偏差只可能是因为系统的存在。

    也就是说在他穿越而来的时候,系统加身改变了他的资质。

    对于系统,李青松的一切了解都源于摸索,这种想法只能说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

    “你在愣什么神啊。”虞晚看他半晌没说话,屈指轻轻敲了敲桌面。

    “没什么。”李青松回过神来,抱歉的笑了笑,随口找了个由头“我在想这么一息一息的攒下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跻身地境。”

    “这有什么好想,人境圆满大概要一千五百息,你一天能得约莫六息。”虞晚果然不愧是出身商贾之家,算起账来很利索“再加上打通经络需要些时间,就算接住丹药外物,统共也就不到三百天罢了。”

    “三百天啊,不断呢。”李青松在这个世界里一共才度过不到一月,已经发生了不少事情,比他前世二十年都坎坷,所以他真的觉得三百天是很长一段时间了。

    虞晚张嘴欲言又止,捏起一粒胡豆仇人似的嘎吱嘎吱咬了半天,终于还是没忍住说道:“李公子,妾身从七岁起便开始修行,如今也才二境呢。”

    这话里多少隐藏着一些嫉妒和不甘,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很有默契的止住不谈。

    李青松解开了心里的一个大疑惑,心情轻快了不少,就又和虞晚聊了会别的。

    不论如何和漂亮女孩聊天总还是让人愉快的,先是聊了些永州城里的新鲜事,两人对此都不太感兴趣,后来话题就渐渐转到如今塞外的时局。

    豺戎东进这事,对整个唐藏来说大约不算什么,但永州首当其冲,对宝昌号和李青松而言都是大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