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四十章 军火行业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原定晨起出发,日落归程。因中间横生了许多波折,回永州时天色已经大黑了。

    李青松和宋天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连夜赶往罗敌家中,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向他复述了一遍。

    夜色中永州的静谧和安详顿时被粗鲁的打破了,一队队军士踏着整齐的脚步生出动,闭门谢客的城隍庙也重新灯火通明。

    至于罗敌具体会采取什么举动,那就是他的事了,至少与此刻空着肚子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李青松无关。

    他走回租住的小院,士兵都搬走之后这里空旷了不少,只剩下伯南和一群修茂人还住在这里。

    跟着开伙的修茂人吃了顿简单的晚饭,门外正好有马车赶到,送来他买的豺戎盔甲。

    李青松其实早几天之前就在院子里置备下了全套打铁工具,只是一直没来得及买铁料,所以没有开工。

    眼下这些残甲虽然尺寸不合看起来还破破烂烂,血迹都没洗刷干净,但铁料总是实打实的,正好拿来攘修茂人重铸。

    指挥车夫卸到院子里,修茂人铁匠看到有货少见地聚集在一起议论了几句,不时有人上来翻动一下残甲,看那样子倒是不屑居多,多半是觉得豺戎手艺太潮。

    说来矫情,他们打造任何物件都极其喜欢不惜工本力求尽善尽美,并且对出现在视野中的粗制滥造嗤之以鼻。这不是一两个人的小癖好,而是全体修茂人铁匠普遍特征。

    烧钱未必能造出精品,但不烧钱肯定没戏。看修茂人把性价比当狗屁的架势,很有成为大师的潜力。

    对于要打造什么样的武器,李青松早有了腹稿。只是交流起来却不太顺利,他指手画脚的比划了半天,还是只能和修茂人大眼瞪小眼。

    “青松小子。”伯南在一旁正拿着八角阵牌当蒲扇扇风看热闹,中间蜃珠里的烟气被晃得打旋“你光说能说出什么来,起码弄个图样出来啊。”

    “您真是我亲大爷。”一把把阵牌抢过来,端端正正的在一边桌子上放好。

    “不就是要图样吗?”李青松一边说一边往外走“等着,我给你们弄套实物回来。”

    实物当然只能借助系统商铺,李青松出门晃晃悠悠走到一栋无人居住的房屋后面,打开了商铺面板。

    武器装备的昂贵程度他早已深有体会,按照李青松的设想,士兵们最好不要进阶一次就换装一回,频繁更新装备花钱实在太多。

    一次换装直接毕业才是最省钱的。

    系统商铺里有终极兵种斯瓦迪亚骑士的全套装备——明光铠、飞翼盔、兜裙、护臂、甲靴、马甲,除马匹外一应俱全。几乎都是最好的,也是最贵的,要价整整三万五千第纳尔。

    李青松现在手里是有十万多,但其中一半要留给宋天,能自己动用的也不过就五万多,将将够买一套。

    这种等级的装备的确不是现在的他能消费得起的。

    只好退而求其次,李青松找到斯瓦迪亚重骑兵的全套装备。依旧是一应俱全,只是样样都差了一点,比如明光铠换成了山文甲,要价也便宜多了,只要两万第纳尔。

    而且山文甲的锻造难度比起明光铠低太多了,只要打造出一堆完全相同的甲片就行,更适合规模生产。

    李青松买下一套,第纳尔立刻缩水一节,同时一个做工粗陋的原色木箱出现在他面前。木板上还带着没刨平的木茬,纵向连接的木条就简简单单钉在外面,同时四面都用钉子钉死。

    试着掰了两下都使不上劲没掰开,李青松干脆弯腰抱起木箱。从手感来说应该有近百斤重,不算太重。一步一步抬回了院子里,

    看热闹是诸天所有智慧生物共同的爱好,连生性冷淡的修茂人都忍不住围过来,打量这个比他们身高还高的箱子。

    李青松找了把菜刀,当着所有人的面撬开顶面。

    箱子里是一截一截的整齐稻草束,而斯瓦迪亚重骑兵套件的各个部件就埋藏在这些稻草束之中。最上面是头盔,往下是山文甲、护臂、甲靴……最下面是叠成几层的马用扎甲,大体是按照使用时的方位关系布置。

    全部披挂完毕的话,就是个装备非常精良的具装骑兵。

    别看这个世界里有方术,有道器,那对普通人甚至小富之家来说都太高端了。能拥有一套制作精良的精钢甲,对绝大部分人来说都足以自傲了。

    “东西不赖。”老乌龟慢吞吞地伸手按了按山文甲的表面,嘴里啧啧称奇“而且你看这么一箱,收拾的多板正。”

    “咋样,长老。”李青松哈哈笑着拍了拍伯南的背甲,忽然想起来他曾经说自己在棠溪当过铁匠“你当年的时候打不出这么好的吧。”

    老乌龟不屑的冷哼一声“你懂什么,我当年打的甲胄都是要交给炼器师炼上阵法,作成符甲的。”

    李青松本能觉得老乌龟在吹牛,但也不想揭破。刚想问问修茂人铁匠的看法,突然发现他们好像还没有箱子高,根本看不见里面的东西。

    这些小家伙也真沉得住气,明明都很好奇,愣是一个吭声的都没有,安安静静的等着。

    李青松干脆把四个面都撬开,里面的东西一下子散落一地。

    和唐藏传统的那种随意堆放比起来,整套封箱、稻草填装的风格显得很高端。李青松听虽然不懂修茂人铁匠的话,但是看表情也看出来,这种井井有条的安排得到了他们的一致赞许。

    金块用木炭在木板上写字告诉李青松,他们全体都认为以后也应该按照这个标准来,催促李青松去预定些木箱和稻草束。

    “金块师傅,能造的了这个吗?”

    金块地头在木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能”字,眼珠子咕噜一转,又擦掉写了个“慢”。

    “慢就慢点”李青松心想就你们那一把餐刀都要打出云纹的习惯,能快起来可真是见鬼了。

    金块当时就要招呼同族开炉,被困得睡眼惺忪地李青松好说歹说才劝下,他可不想睡觉的时候还听着叮叮当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