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三十八章 暗河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宋天摇头苦笑,稍微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低头把散落一地的甲叶都捡起来包好。

    “咱们现在怎么办?要不直接回永州吧。”费萨尔的脑袋也被宋天别在了腰上。

    李青松明白宋天的意思,他担忧的无非是如果山顶乡勇团打了败仗,他们两个再上去就是送死。

    宋天没办法了解山顶的战况,他不想赌运气,但李青松却是有办法的。

    他打开部队面板看了一眼,几个时辰前这里曾经记载着一百名士兵的信息,但现在只剩下八十五个。

    伤亡大多来自于最初那一小会,从悬崖上一跃而下时,李青松眼前一度有成排的死亡提示刷过。

    而现在已经基本稳定下来,很长时间都没再有人死去。

    唔……好吧,又死了一个……还剩下八十四。

    出现这种情况无非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乡勇团集体向豺戎投降苟活了,要么豺戎们被乡勇团击败了。

    第一种可能性极小——以蛮夷一贯嗜杀无度的习性,即便乡勇团愿意投降,豺戎也不不见得会愿意放下手里的刀。所以只能是第二种可能。

    虽然胡兴平萎了,但另外两个校尉都是实打实的地境,能反杀也不奇怪。

    于是李青松装作神神叨叨地掐了掐手指,装作惊喜地一拍大腿:“我看今天必定是大吉,不用担心败仗。”

    “别这么莽,咱们有这个。”宋天晃了晃费萨尔的头颅“怎么样也能交差。”

    “信我!”李青松头也不回的撂下一句。

    宋天稍犹豫一会,终究还是追了上去。

    最近他们常常攒局打牌,每次从李青松嘴里听到这句“信我”,这局必然就稳稳能吃贡,他已经对此深信不疑。

    “但是你往这边走干嘛?”宋天走到李青松身侧,指了指侧后方“回山顶得走那边啊?”

    “刚才那几个豺戎不可能是来游山玩水的。”李青松随意解释道“这里没准能找到好东西。”

    山顶豺戎的伏击战表明他们早有准备,但即便是这样,身为主要战力的地境费萨尔也选择继续呆在这里。

    李青松真的十分好奇到底山谷里有什么,在费萨尔心目中比山顶上的族人还要重要。

    山谷地方并不大,两人带着三个士兵搜索过去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但搜完一遍之后却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宋天想赶快回去,没准还能有油水可捞,也算没白来一趟。

    但李青松不信邪,他坚信反常必有妖,同时信奉撞破南墙也不回头的人生信条。带人一寸一寸仔细翻了一遍,连巴掌大的石头也要掀起来看看底下,终于还是让他发现了异常。

    李青松是从一条水道里游到这个山谷里来的,那条水道里水流几乎静止,分不出上下游。中间有大概百十名米的距离露出了地面,往前往后都是埋在地下的暗河。

    他们游过来的那一侧,暗河河道比较宽绰,而另一侧相对略微狭窄一点——但那只是表面上。

    潜进去探查之后,李青松发现这段河道是葫芦型的,开口狭窄,里面却别有洞天。

    略微再多走几步,几乎拓宽成了长宽各一丈的宽阔甬道,小河已经无力覆盖整个地部,两侧都出现了露出水面的的石岸。跟在后面的宋天激发了一张元光符,一轮蛋白色的光球出现在半空中。

    李青松接着光亮看到岸边停泊着一艘羊皮筏子,风格和唐藏迥异。船上什么也没有,而岸上则放着一个半人高的粗重木箱,正被铁锁锁着。

    “你猜这里面是什么?”李青松使劲蹬了一脚木箱,犹如蜉蝣撼大树,一动也不动。

    “是满满当当的金子。”宋天想象力很丰富“没准他们在山里发现了金脉,为了采矿才躲在这里。”

    “白日做梦!”

    一刀砍锁掀开,李青松和宋天齐刷刷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不是金子,但是也差不多了,里面是满满当当一整箱子的铜钱!

    一枚枚比指甲大点有限的铜钱层层叠叠的堆叠在一起,直到堆满一个半人高的木箱,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李青松伸手抚摸了一下表层,确认这都是实实在在的,不是什么狗屁幻术。

    “咱们莫不是碰上走私了?”宋天很兴奋的一拳砸在木箱上。

    李青松弯腰抓起一贯铜钱,稍稍辨认了下成色,很肯定地说道:“不会,这钱不是咱们唐藏制的。”

    “你怎么知道?”

    “唐藏的钱黄铜只占七成,还有三成是铅,所以钱色发白。”李青松拽断了串钱绳,递给宋天一枚“但你看这个,色这么正,一看就是纯黄铜的。这些蛮夷光知道样子,却不懂里边还有门道。”

    “也就是说之所以露馅,是因为假币比真币好?”宋天大概怎么也没想到问题居然出在这里,顿时哭笑不得“那这钱还能花出去吗?”

    “直接花那你就是傻子。”李青松把手里散钱扔回箱子里,把盖子阖上“回头找个铜匠全融了,制成铜器,获利更多。”

    “看来这帮豺戎不是普通土匪那么简单啊。”宋天后知后觉的说出了李青松早就想说的话。

    最开始山顶豺戎全套的制式装备就很不简单,再加上铸币以及死鬼费萨尔嘴里透露出的花剌子帝国,都表明了他们绝非仅仅只是流窜至此的蛮夷土匪。

    似乎隐隐约约勾勒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事实。

    “你说他们放条船在这是想去哪?”李青松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向前望去,幽暗的甬道似乎能吞噬所有光线,神秘的像是传说中吞食灵魂的冥府之门。这时候哪怕有人说能一路八百里,通到什么捞什子花剌子帝国,李青松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

    宋天明显的迟疑了一会“我好像听别人说过,永州城里大部分水井都是打在一条暗河上的……”

    一股寒意从李青松背后窜起,他和宋天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里看到了无可掩饰的震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