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三十七章 恰巧的失控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想想办法,我的符甲撑不了太久了。”

    兵器交击的铿锵响声连成一片疾风骤雨,宋天在和费萨尔的对抗中依然不落下风。

    但符甲只是符甲,它设计的初衷是为了让使用者面对同阶可以碾压群雄。

    人境寄希望靠符甲越阶对抗地境,本身就是对符甲的破坏性使用,不可能长久。

    推开几具豺戎的尸体,李青松推着床弩转向费萨尔的方向,心里有点犯难——只是瞄准倒很容易,但是豺戎粗糙的制作工艺能不能保证指哪打哪?

    看着那还带着木茬的弩机,没抛光过的滑轨,以及明显左右不太对称的弩箭,这个问题恐怕没那么乐观。

    而一旦这一箭射空,上弦用的绞盘刚才已经被他劈成了两半,根本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更要命的是,费萨尔也早已经有了防备,上蹿下跳毫无规律。

    也就是说——使用从没碰过的弩具,只有一次机会,目标比猴子还灵活……

    综合来看,李青松这种二把刀射手想命中,难度不亚于八百里外一枪命中鬼子机枪手。

    坐在操作位上,还是凭借前世记忆稍微研究了下结构才找到击发件,李青松握住击发件大喊“宋兄,你能抱住他吗?”

    在他想来固定靶总比移动靶机会大点。如果费萨尔能和他保持相对静止,最好距离再近一点,那把握真是直线上升。

    宋天听了眼前一黑,真想骂人,但是他开不了口。

    符甲的威力在逐步消退,初期取得的优势早已经拱手让出,受压之下宋天只能苦苦支撑,连换气说话的余地也没有,遑论直接抱住对方。

    等了一会儿没得到回应,兵刃的交击声却一阵快似一阵。

    看着宋天满头青筋暴跳的样子,李青松心里明白了眼下的困难境地,手上的力道慢慢压住击发件,默默安慰自己“情况反正已经这么糟糕,随便做点什么总比什么也不做强……吧?”

    “哐啷”一声巨响,一指粗的牛筋大弦复位时引起的震动让弩车晃了两晃。

    结果在击发的一刻便已经确定,循着滑轨、推力、风向乃至引力的约束,长矛般的巨箭风驰电掣的飞向它命运中既定的落点,那便是——宋天的护心镜!

    李青松第一时间捂住了脸,闭上眼睛不忍心再看。

    箭头落在护心镜上的那一瞬间好像触发了某种未知的连锁反应,符甲猛然爆发出了远比全盛期还要耀眼的炽金光芒,一如正午的炎炎烈日般不可直视。

    就好像是在水袋上扎了个口子,高速运转的灵力从缺口喷涌而出。

    巨箭爆碎成了漫天木屑,而宋天正面首当其冲的费萨尔显然更悲惨,失控四散喷溅的灵力就好像一盆已经滚烫生烟的热油,裹挟着木屑兜头浇了一脸。

    “啊!!!”

    意志在这种时候作用有限,或者说极端痛苦带来的生理反应根本不可能用意志克服,费萨尔捂着脸一声惨叫倒在地上,曾经威风凛凛的地境豺戎高手,此刻却像一条死狗一样拼命辗转挣扎。

    李青松眼疾手快,一路跑过来用环首刀砍下了他的头颅,终结了费萨尔的痛苦。

    “经验值+658.”

    宋天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刚才惊心动魄的失控好像没对他产生什么影响,完全毫发无伤。

    “……”两人对视良久,相顾无言,最终还是李青松先开口说道:

    “宋兄,你很膨胀啊。”

    “我哪有膨胀?”宋天一脸莫名其妙“我明明什么都没说啊。”

    经常一起打牌,他也知道了李青松嘴里的“膨胀”是什么意思。

    “不是,你是真的膨胀。”李青松的语气很是认真诚恳。

    “我没有。”宋天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我这人一直都是很内敛的,哪里会膨胀。”

    “你不懂,我是说,你整个人都在膨胀。”

    宋天身上的符甲正在吹气球一样慢慢鼓起,一片片原本扣合平滑的黑色甲片渐渐出现了裂隙,仿佛内里蕴藏着巨大的压力。

    细嚓嚓的金属摩擦声琐碎的像是蚂蚁搬家,但终究是真实存在的。

    这时宋天再迟钝也已经发现不对,他手舞足蹈的刚想说什么,满身甲叶就“砰”的一声化作漫天飞羽四方激射。

    威力并不算大,砸在李青松脸上只是稍微有点疼。所以飞的也不远,大概都散落在周围两丈之内。

    李青松伸手把插在头发里的一片甲叶拔出来,感觉还有点烫,随手屈指弹到地上。

    “宋兄,你这件符甲可真厉害。”

    宋天像是着魔一样跪在地上满地踅摸着搜寻甲片。

    “完了,全完了,一切都完了。”宋天一把把手里焦黑扭曲了的甲片扔到一边,崩溃似的抱头大哭“我家五代从军,世世代代兢兢业业,须臾也不敢贪图享受,靠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才攒鸡毛凑掸子似的置下这身符甲。”

    “原本还指望靠它光耀门楣,如今全完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李青松拍了拍宋天的肩膀。

    这事也不能怪他,如果不是运气好那一箭正好毁掉符甲,连带蒙死了费萨尔,他们两个命都没了。

    “这可怎么办啊!”宋天直勾勾的盯着一片甲页,上面金色精铜铸成的赦书,已经因灵气过载而烧融。

    好像一滴墨水滴入清水样洇成一团模糊。

    好吧,其实还是有点直接责任,袍泽之间没必要斤斤计较,万事还是要以关系和谐为第一要务。

    “大不了,哥哥我送你一件。”李青松很大度的挥了挥手“说吧,多少钱?”

    “三千贯……”宋天满怀希冀的看着对面的战友,也许他出身豪门呢。

    李青松沉默良久,掏了掏耳朵“我没听清,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三千贯。”

    “不是,不是这句,再往前。”李青松凝神侧耳。

    “这可怎么办啊!”

    “宋兄啊。”李青松坐地上一拍大腿,严肃又恳切地看着宋天“做人呢,要自力更生,不瞒你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