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三十六章 山谷中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帮我拖延!”宋天一倒手,长戟被深深的插进泥土里。

    “什么!”

    李青松的单手武器有一百多点熟练度,约莫是普通老手的水平,大概比不上一听就很厉害的一等勒校甲士……

    李青松的修为堪堪踏入一镜,很大可能也难以媲美罡气外放的地境……

    “老子拿头拖?”

    宋天却仿佛听不见一样,两腮一鼓喷出一口鲜红的舌尖血,用手接住,捈在胸口的护心镜上。

    李青松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长刀出鞘的费萨尔,脸上忽然露出个和煦的笑容。

    “你刚才问我叫什么是吧,自我介绍一下,这个啊,鄙人姓……”

    费萨尔冷笑一声,仰头长啸,仿佛真正的野兽。他挥舞着长刀,血色的罡气在刀锋上熊熊燃烧,扭曲了视线。

    “你不是刀下不斩无名之鬼吗!!”山谷里响彻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

    “那我便用拳头送你上路!”费萨尔在张狂的笑,他的拳头几乎带起了迎面而来的风。

    李青松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眼神中浮现出一丝宁折不弯的冷峻光芒。

    长剑随心举起,似乎从没这么合意。费萨尔的拳路不难判断,只要在……这个位置,就必然能招架住他!

    费萨尔狂奔的势头仿佛一头冲锋的战马,可战马也会因为一根小小的绊马索而倒下。

    力量有绝对高下之分,但胜负从不单单取决于境界的高低。以人境对地境未必就一定没得打,只要对时机的把握能超越……

    “呛哴”,手里长剑只剩下光秃秃的剑柄。

    李青松一个及时的懒驴打滚避到一边,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剑柄,冲三个乡勇问道:“你们还愣着干嘛?”

    以地境对人境未必一定没得打,只要人多就行了。如果还不行,加人。

    三个乡勇中有一个是斯瓦迪亚轻步兵,在系统模板的加持下,他的反应远比两个同伴优秀许多。

    瞬间抽出环首刀扔给情势危急的李青松,然后挺枪平指,向强大的敌人发起最无畏的冲锋。

    李青松抽刀在手,两人配合着,同时从两个方向发难。两声利器破空的尖利嘶啸同时向费萨尔袭来。

    下一刻,两人屁股朝后平沙落雁式,一起落进河里砸出巨大的水花。

    “宋天!还要多久!”

    李青松大概能猜出宋天在干什么——他可能有一件道器,而宋天不是术士,没有灵力,要想使用道器,就得靠舌尖血引动体内的一丝先天灵力。

    “好了!”宋天的声音很奇怪,带有浓厚的金属质感,仿佛出口后又经过了一道铜喇叭。

    李青松的视线死死的粘着宋天,呆住了。

    宋天原来身上一直穿着一件黑色鱼鳞甲,样子平平无奇,李青松从来没多在意过。

    可此时此刻,一片片原本漆黑如墨的甲叶上逐渐亮起了赤金色的赦书,仿佛黑色的宣纸上用金泥写下的一行行小楷。

    那一笔笔铁画银钩微不可查、大放光芒然后是不可逼视,几乎把包裹在中间的宋天渲染成了一个散发着无穷光辉的太阳神。

    唐藏的标准符甲分为甲乙丙丁六个标号,每个标号内还有从一到六依次降低的六个等级。

    李青松这种外行都看得出来,这起码是乙字标号以上的高等符甲。

    人境和地境之间有一条深深的鸿沟,便是因为地境开始才可以罡气外放,挥手之间威力不亚于劲弩攒射,真正和普通人拉开了差距。

    但这鸿沟并非不能弥补,好的装备足以创造以弱胜强的奇迹,比如说宋天这套符甲——激活时每片甲叶上独立的赦书串联成篇,引发灵力自发形成金甲术、回春术、巨力如牛术等几个术法。

    金甲术用来抵挡罡气外放,回春术增长他的体力精神,巨力如牛术使人真正力大无穷。

    足够在短时间内抵御地境面对人境时的一切优势。

    宋天握紧了手中戟,琉璃似的炽热金焰水流般顺着戟杆淌下,附着在侧面的月刃上升腾不休。

    “唐藏队正,前来领教!”

    声音仿佛黄吕大钟般震响,金甲人和费萨尔间的距离极速拉近,双方丝毫没有打算试探,甫一交手便打出了最高潮。

    伴随着叮叮当当如同暴雨坠地似的巨响,先取得优势的却不是货真价实地境的费萨尔,而是铜钱战士宋天。

    伴随长戟和弯刀的极速交接,一点点裂痕在刀身上逐渐积累,最终让一截刀尖断裂开来,翻滚着飞向远方。

    金行罡气在唐藏军伍间远比其他属性更受欢迎,就在于其先天拥有更优越的切割性和攮穿性。

    如果不出意外,宋天完全有能力继续扩大优势,直至斩杀费萨尔。

    而后来这个词,概括了我们面对事实时,内心的极端后悔和抗拒。

    费萨尔现身的那颗大树后面好像有一个地坑,还隐藏着更多豺戎!

    李青松看到第二个豺戎时心里先是一紧——这不会又是个地境豺戎吧;然后一松——看服饰应该只是个小兵癞子;然后又一紧——是三个小兵癞子推着一架床子弩。

    床子弩已经上好弦,一根长矛似的巨箭躺在滑槽里,等待着发射的那一刻。

    一旦三个豺戎推着它转到合适的方向,能洞穿石墙的床弩,恐怕不是宋天一件符甲能顶得住的。

    “跟我来。”

    罡气从丹田中溢出,仿佛龙蛇出洞,沿着狭小的经脉通道,钻向遥远的下肢。

    五行中震巽属木,所以木行罡气经过合理的运用,可以带来风雷之相。

    李青松好像在飞,不是他本身的力量变大了,而是周围的风在帮助他。

    更加幸运的是,由于豺戎身量普遍比人高一头多,对付几个实力平常的人类,他们并不想动用上弦困难的床弩。

    裹挟着风势的一刀在速度的加持下切割力惊人,腰斩了当头的豺戎,又砍断了床弩的绞盘。

    罡气至此已经消耗一空,一镜的修为属实不太堪用。

    李青松刹那间对拼两刀,豺戎膀大腰圆,单凭力气,他完全不是对手。

    但三个乡勇此时也已赶到,四人以多打少,迅速将豺戎斩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