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三十五章 奇兵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箭手被全歼,他们之所以能使用幻术的原因也随之浮出水面——一块一尺(三十厘米左右)长宽的八角形嵌宝阵牌。

    玄铁是两千斤好铁中只能提取三十六两的铁之精髓,由玄铁铸成的阵牌质地极其沉重。正中央嵌着一颗荔枝大小的淡青色珍珠,里面似乎蓄满了烟气,时而聚成一只大蜃在云海中载浮载沉,时而又散成一团到处飘落。

    李青松把脸凑近,里面立刻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的面孔,默默对视。

    他笑他也笑,他哭他也哭,惟妙惟肖。

    这是一只大蜃的内丹,公认最擅幻术的神兽,镶嵌在阵牌上作用不言自喻。

    看样子并不是自己的眼睛花了,而是本该无往不利的阵牌对他没起作用。为什么?李青松把困惑压在心底,并未声张。

    “青松,运道不错。”宋天很嫉妒,用胳膊肘捅了捅李青松“第一次上阵就有这种行货拿。”

    唐藏军律早有“斩获为克敌者有”的规矩,幻术是由李青松识破,所以阵牌就成了他的战利品。

    “恩。”李青松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身侧,狂热的乡勇们乱糟糟的,顺着山道向山顶的寨子进发。李青松和宋天一起,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木寨由原木搭建,箭楼、女墙,一应俱全,颇有章法。

    但再有章法,区区几十个土匪,也守不住数百蜂拥而来的兵士。不过眨眼功夫,寨门就伴随着一声巨响,被校尉击倒在地。

    乡勇们挥着刀枪,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嚎叫,争先恐后的冲进寨里。

    这是他们发财的时候,里面有女人、有粮食、有财帛,样样都让人心动。

    原本起码还能聚成一团,现在立刻无法约束,化为一盘散沙。正当他们开始欢呼的时候,女墙夹层里一个个身影开始接连窜出。

    鬃毛、灰皮、狼头,是豺戎。

    是手持钢刀,身披铁甲的豺戎,足有上百人之多。

    最靠近寨门的倒霉蛋,立刻被乱刃分尸,女墙被豺戎重新夺回。

    在场没人知道,这些豺戎是如何流窜进关内的,又是否和土匪勾结。这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寨内散沙般的乡勇正被屠宰般杀死。

    李青松因为走在最后面,还没来得及进寨。

    但要说幸运,那可也未必,他、宋天和十几个乡勇一起,被豺戎和主力隔开。而女墙上,齐刷刷一排豺戎箭手引弓搭箭,要先消灭他们。

    一根根钢铁打造的箭矢,在阳光下闪烁着寒光,李青松心里一片冰凉。

    正面冲,根本毫无机会。可回身逃跑,一路开阔,也是被当靶子打死的命运。

    “仙嗡、仙嗡、仙嗡。”连成一片的弓弦颤响。

    一轮箭雨之后,只剩下李青松、宋天和三个乡勇。电闪雷鸣般,一个想法在他脑海中诞生。

    “跳!快跳!”李青松大吼。

    这座小山三面峭壁,只有一面能上山。而在旁边峭壁之下,有一个水潭。

    李青松也不知道有多深,足不足够缓冲坠落的势头,但是现在,除了赌一把没有别的选择。

    五人拔腿就跑,半空中一掠而过,砸起五团巨大的水花。

    水深远比最乐观的估计还深,李青松毫发无伤。他刚想上浮,就看到头顶一团洇开的鲜血遮蔽了光。

    一个乡勇的身体,漂在水面上一动不动,一根锥头箭贯穿了他的胸膛。

    “别浮!箭手!”

    出口的声音化作一团凌乱的气泡,没人听的清楚,但也都看到了浮尸,各自安静的呆在水下。

    胸腔里的空气在一点点消耗,可箭矢落在水面激起的涟漪还在不断生成。

    人不吃饭可以活三个月,不喝水可以活三天,但不呼吸活三分钟都很难。

    当窒息感逐渐上涌,理智和本能在激烈的冲突,但二十年养成的理智和几百万年孕育的本能,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战斗。

    当他忍不住想上浮的时候,一只手拽着他不断深潜。湖底有一个侧向的洞穴,游进去,上凹的岩壁积蓄了一些空气。

    李青松露出水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意外发现五人都在。

    “快喘口气。”宋天在一边说“这里撑不了太久,往前还有水道,看看能不能找到出路。”

    李青松点了点头,稍稍缓了缓,就拍了拍宋天肩膀示意出发。

    四面石壁的水道不算太拥塞,能容纳两三个人并排。李青松感觉水道的走势是在慢慢上升,过了许久,正在游水的几个人都看到前面的一抹光亮。

    李青松精神一振,第一个浮出水面,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外面似乎是一个山谷,他们游来的水道在这里露出地面变成了一条小溪,尔后又在山谷另一边重新钻进大地变成暗河。

    转头还能看到不远处山上的营寨,只是不知道上面战况如何。

    “运气不错,死里逃生。”李青松拍了拍宋天的肩膀上的兽头,很佩服这家伙穿着一身铁制鱼鳞甲还能游得这么利索。

    “他妈的。”宋天笑着爆了句粗口“剿匪还能剿出豺戎来,真是倒霉催的,还好老子命硬。”

    话音刚落。

    “哦,是嘛。”一声音调古怪的唐藏语,在山谷另一边大树后面响起。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向李青松的方向走了两步,捋了捋头上的鬃毛,继续用古怪的腔调说道:“那遇上我,就是你们人生中最大的不幸。”

    李青松和宋天对视一眼,对这豺戎的自大不禁莞尔。很有默契的抄着兵器,一左一右向豺戎扑过去。

    其势宛如饿虎扑食,凶猛酷烈。其心好似狮子搏兔,哪怕只有一个豺狼人也要拼尽全力,毫不松懈。

    下一刻,豺戎一抬手,一道淡红色光刃脱手而出。

    两人各自一个懒驴打滚多过,都是一脸没法掩饰的震惊“地境!”

    “花剌子帝国一等勒校甲士费萨尔,刀下不斩无名之鬼。”豺戎一咧嘴,露出满嘴发黄的尖牙“烦请几位说下姓名,我才好取下各位的头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