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三十四章 幻术和埋伏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你昏了头了?”李青松怒骂宋天。

    但他很快意识到,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不光是宋天,包括胡兴平几乎所有人都在漫无目的的乱转,对近在咫尺的草窠视而不见。

    就仿佛……那里真的只是一块平平无奇的大石头。

    李青松不禁有些怀疑自己,难道真是他眼花了吗?

    “张罗,那是什么?”他试图求证。

    张罗举盾护卫在李青松身侧,顺着他的胳膊看过去,很自然地说道:“大人,那是一块巨石。”

    一箭破空正中乡勇的喉咙,箭头穿透脖子在颈后露了出来,抹杀了他所有生机。李青松弯腰抗住了他的身体,濒死的乡勇颤抖着捂着自己的喉咙,试图堵住水喉一样流淌的血管,但接踵而来的几支箭把他直接变成了尸体。

    箭矢引起的微震传递到李青松手上,让他感到无可抑制的毛骨悚然。

    到底是怎么回事!箭手明明就藏在草窠里!他们为什么看不见!

    胡兴平涨红着脸一声怒吼,长枪一挥在身前划出一道狂风之墙,极速上窜的气流切碎空气,把飞来的箭矢全部吹到天上。

    “撤退!撤退!”

    胡兴平只是威字团的校尉,按理无权对所有人发号施令。但本来就濒临崩溃的士兵哪还管这个,一听到撤退的命令立刻如获大赦,你争我抢地向后方逃跑,唯恐自己落在后面当靶子。

    于是撤退立刻演变成了溃败,乡勇们被赶鸭子一样重新赶回了石墙之后。留在原地受伤倒地的士兵发出几声绝望的哀嚎,很快被隐藏的箭手们好整以暇地一一补死。

    李青松看到胡兴平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脸上满是豆大的汗珠。额头上的气团已经不足最开始时的三分之一,两眼旁的青筋也消散了不少。

    粗略统计了一下死伤,满编九百多人的三个团一共折了四十人左右。

    李青松的运气很不错,他这队和张罗那队都没有出现伤亡,全须全尾的回来了。

    其实从射箭的频率来看,暗藏的箭手不会太多,最多不过二十人,短时间内还不至于带来无法承受的死伤。

    而一旦能成功找到他们的位置,光是三个地境的校尉就足够轻松解决。

    但乡勇团入伍刚三天的新兵没有能力判断这些,或者说他们已经慌乱到什么也判断不了了的地步。只知道自己在不断挨打,不断死人,但是还不了手。

    这种情况对于士气毋庸置疑是毁灭性的打击,到处都是像受惊鹌鹑一样瑟瑟发抖的士兵,他们抱头藏在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躲避着心目中无处不在的箭手。

    李青松有些头疼,心里明白这一仗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但他也清楚,不到万不得已,几个主官不可能下令撤退。

    在方士的指引下剿匪还打不过,会成为他们身上一辈子洗刷不掉的污点。

    三个校尉,十八个队正,还有一些老行伍出身的什长自发聚集到一起。

    “有没有人看到箭是从哪里飞来的?”胡兴平先开了口,他自觉刚才表现比其他两个校尉更令人瞩目,所以很有底气。

    李青松刚想说话,几个什长就急不可耐的先开了口:

    “根本看不分明,箭自四面八方飞来,一下撂倒好多弟兄。”

    “是啊,无甚规律可寻的。”

    他们一边说,其余队正、校尉也纷纷点头附和。

    众口一词的描述让李青松简直怀疑人生,是自己的眼睛出现了问题还是精神出现了问题。

    胡兴平听了沉思了一会,突然恍然大悟是的一拍大腿“这莫不是幻术?”

    他拜的那位狐仙虽然不是主修幻术,但天下狐仙就没有几个不会幻术的,所以他对幻术也多少有点了解。

    “莫不是藏在那块大石头里?”李青松趁机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很想看看到底是不是幻觉。

    “你怎么知道?”胡兴平一脸狐疑的看着他,狐眼中透露着些许动物似的狡黠。

    “那里别的地方都藏不住人。”李青松不动声色的编了个借口。

    他也不敢直接把看到的东西说出来,不然万一真是看错了,以后恐怕就没法在虎卫府呆下去了。

    “好,我们再冲一次。”

    场中沉默良久——如若真是幻术,那就说明土匪中很可能有方士。

    有方士的土匪,还是土匪吗?

    “大伙不用怕。”胡兴平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指挥“就算土匪有方士,他也必然不会什么杀伤术法,不然方才不会留着不用。”

    “我一天也只能请上仙上身一次,现在已经消耗过半,咱们再试一次,行与不行都是最后一次。”

    其他人勉强点了点头附应,各自回去收拢自己的队伍。

    两刻钟之后再次全军出击,顺着石墙的缺口涌进山上。

    胡兴平跑在前面一马当先,看也不看迎面飞来的箭矢,用尽全身力气对着他视野中的巨石挥动手中枪。

    他脸上的异变在那一刻骤然消失了,神勇的武将重新变成了一个平平无奇的胖子,脱力般坐倒在地上。

    而枪刃上环绕的飓风仿佛拥有实体一样甩了出来,落在地上化为一团走地龙卷呼啸着掠过草窠。

    极度压缩的风并不比钢刀逊色半分,伴随着令人牙酸的撕裂声,仿佛剃刀般刮出了一条混合着草叶的血肉胡同!

    破碎的草叶!残缺的肢体!碎裂的头颅!洁白的骨茬!

    以及海量的、四处喷溅的鲜血……

    完美的混合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在其他人的视野里,就是风刃毫无半分阻碍的穿过石头,然后石头突然冒出了鲜血。

    乡勇中爆发出一阵激愤的呐喊,干挨打不能还手的愤怒这一刻如同岩浆般灼热。他们冲了上去,转眼间几乎淹没了小小的草窠。

    厮杀的呐喊、濒死的哀嚎、骨折的脆响……

    小溪般的血流在乡勇脚下流出,李青松伸手轻轻抹掉了落在他鼻子上的血滴,似乎还能感受到一点残余的温度。

    任谁都知道,箭手们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