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三十三章 波折起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远川是永州南部二十里外的小山脉,山不算高,但因为时常有盗匪出没,所以还蛮有名的。

    午后末时,大概是下午一点到两点,近千人的队伍聚集在远川山下,蚂蚁般密密麻麻的聚集在一起。

    三个团校尉和一个穿道袍的中年人正在阵前商量事情,不多时似乎商量出了结果。三个校尉各自回到自己团里去,而中年道士从怀里掏出一只漆黑色的纸鹤,上面耀金色的赦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去也!”他信手一抛,那纸鹤就像忽然拥有了生命一样扑闪着飞起来。

    众多乡勇哪见过这个,齐刷刷的发出一声“喔”,甚至还有人拍起巴掌来。

    “快跟上!快跟上!”

    校尉指挥队正,队正指挥什长,什长指挥小兵。近千人缓缓运动起来,追逐着那只小小的纸鹤。

    即便抛开那些威力巨大的直接杀伤性术法不谈,方士的存在对军队也有巨大的意义,是不亚于天时地利人和的重要因素。

    有这只小纸鹤的存在,唐藏官军就基本不会在山里陪熟悉地形的土匪捉迷藏。

    方士,由于其入门困难而身份尊荣,开销巨大而供养困难。和朝廷比起来一穷二白的土匪根本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追逐着纸鹤,一干人很快变得气喘吁吁。

    纸鹤飞的本就不慢,而且可以直接从这个山头飞到哪个山头,从河的这边飞到那边。但跟在它后面的人却没有这个本事,不得不先下山再上山,找桥或是想办法泅渡。

    不知过了多久,纸鹤终于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围着一座山头盘旋了两圈,重新落回中年道士手里。

    “到了到了。”

    队伍里爆发出一阵欢呼,近千人向两边蔓延出去,把山头整个围了一圈。

    这地方被土匪选作营寨不是没有道理,山势十分险峻,三面都是垂直落下的峭壁,只有一面可以用作强攻,但也十分陡峭。

    李青松看到半山腰处有一道碎石摞成的石墙,几个脑袋鬼鬼祟祟的从石墙后面探出来窥探,很快又都缩了回去。

    然后几根粗大的原木被从墙后面搬出来,吊在石墙上。

    这伙土匪很有梦想,居然还设了滚木!

    李青松伸手在眉头搭了个凉棚,心想要是强攻肯定伤亡不小。

    “方士不帮忙吗?”李青松看到中年方士收回纸鹤之后自己回去了。

    宋天摇了摇头“咱们这个方士会的术法很少,帮不上忙的。”

    “好贼人!还敢负隅顽抗!”胡兴平气势汹汹的叉着腰“给我把仙家请上来。”

    这次乡勇剿匪罗敌根本就没来,一切都由三个校尉负责。

    但他们彼此互不统属,官阶也一样,各自都有自己直属的部队。如果是老成稳重的人,还可能互相商量统一行动。

    但遇上胡兴平这种一心想证明自己的战场初哥,恨不得其他两个团在旁边看着就好,哪愿意和别人商量。

    他的两个亲兵拿出一块木板铺在地上,又把一块牌位和一个香炉放在木板上。胡兴平神情凝重的点了三根线香,恭恭敬敬地拜了拜。

    “请大仙上身!”

    李青松心知他这是要出马,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

    胡兴平拜完之后,仿佛有一个气团在他四肢、身躯、脸庞的皮肤下面飞快的游走,顶起了鸡蛋大小的一个鼓包。

    这个鼓包最终停留在他额头中央静止不动,然后渐渐瘪下去一半,同时胡兴平两眼周围的青筋也逐渐发黑鼓起。

    胡兴平的面孔变得很怪异,有种难以言喻的威严。他那双原本显得突兀的狐狸眼,此刻也突然相称了。

    一张口,根本不是他平时低沉温吞的声音,而是非常尖锐刺耳“威字团,随我冲!”

    他这一冲,不但威字团跟了上来,其他两个团也不得不开始冲。

    乡勇冲到山脚下,有人开始零零散散的射箭,同时石墙上的滚木被放了下来。

    从山上滚下的滚木冲势比骑兵还要刚猛,任由滚落不知要多少人的血肉作垫子才能止住它的势头。

    李青松发现胡兴平虽然对军务完全是外行,但他出马这一手还真挺厉害。两人合抱的原木从山上轰轰隆隆的滚下来,起码有上千斤的力道。

    胡兴平手握长枪,枪尖上环绕着一股猎猎作响的狂风,一枪挥出去就是一道走地龙卷,直接就能把滚木吹飞。实在来不及的,他也能用枪杆挑开。

    其他两个校尉虽然也是地境,就完全没他这么利索。

    等到靠近城墙,胡兴平像是一头横冲直撞的野猪般直直撞在墙上,一下子把石墙撞塌了一截。

    守墙的土匪见势不对早都跑了个干净,威字团的士兵顺着缺口潮水一样涌了进去。

    顺着山间的小路继续向上攀爬,山顶的木寨已经出现在了视野中。

    “放箭!”一生中气十足的声音在道旁响起。

    李青松正想隔这么远放什么箭,猛然又反应过来乡勇团里哪来的弓箭手。

    一扭头正看到旁边武字团的乡勇像是割麦子一样瞬间被撂倒一片。

    箭创中仿佛喷泉般涌出的鲜血在地面上蔓延开来,濒死者的哀嚎仿佛穷尽了生命所有的凄厉。

    “敌袭!”此起彼伏的的惊叫声响起,但刚当兵三天的乡勇们并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眼下的情况。

    李青松握剑劈飞了一支飞向他面孔的箭矢,迅速判断出对方箭手就隐藏在路边半人高的那一丛草窠里。

    双方距离最多不过五丈,射完一轮被乡勇团围住就是死路一条,胆子真是大的惊人。

    “宋天!带队和我突击!”

    宋天一支长戟舞的水泼不进,不知磕飞了多少流矢,大吼着问了一句“他们在哪啊!”

    李青松对宋天迟钝的嗅觉感到绝望,指着草窠说道“在这里!”

    “在哪?”宋天茫然的看着李青松所指的方向,还是一无所觉。

    李青松几乎贴到宋天身边给他指着“在草窠里!”

    “你说什么?那里不就只有块大石头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