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三十一章 校场点兵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过了大约一个多时辰,张罗喜气洋洋的推门进来“大人,真成了!”

    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根本没人理他……

    院子里气氛一片火热,六个人围着桌子坐成一圈,每个人脸上都贴满了细细长长的白纸条。正轮流往桌子上摔纸片,堪称气势如虎。

    “噫!好了!我赢了!”一个士兵发忽然出了痴痴的笑声,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下把你们都要上供。”

    李青松不动声色的放下牌“不打了不打了,张罗回来了,怎么样?”

    “大人,成了。”张罗又重复了一遍。

    “嗯。”李青松点点头,这倒在他意料之中。

    两个队的名额已经是稳稳到手,接下来就是继续招募身家清白的壮丁填补编制,这些事也没必要亲力亲为,李青松就干脆全部甩给手下去办。

    自己要么待在屋里修炼《登真龙烟宝经》,慢慢积蓄罡气。要么就去找宋天一块喝酒,倒是认识了不少年轻军官。

    永州的娱乐手段很贫乏,一般不过是喝喝酒、射射箭。顶多打打猎。其他人早就习以为常了还不觉得,但李青松却觉得自己闲得快发霉了。

    于是他干脆开始拉人打牌,刚开始是硬拉,后来半推半就,最后变成应者如云。

    他根本没想过这种久经考验的纸牌游戏在他前世都爱好者众多,从他手里流传出去之后,对这个年代的人来说是多么强烈的冲击。

    这种看似简单的游戏在永州军界引起了巨大的浪潮,最近青壮派军官个个都以成天顶着两个黑眼圈为荣,这代表他们很跟得上潮流。

    谁要是没玩过牌,简直比不举都丢人。

    市场上皮纸的价格毫无征兆的涨了好几成,李青松因此得了个诨号叫“永州纸贵”。

    他的日记也变成了:

    八月十一日

    打牌。

    八月十二日

    打牌。

    八月十三日

    李青松啊李青松!你怎么能如此堕落!穿越者的雄心壮志你都忘了吗?

    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八月十四日

    我李青松就算是饿死!死外面!从悬崖跳下去!不会再摸一次牌!

    八月十五日

    打牌。

    ………………

    八月十六日,校场点兵的日子。

    校场正前方用木头搭起了一个五尺多的临时高台,等罗敌来了要用。底下密密麻麻的站着三个乡勇团共九百多士卒,排成参差不齐的方阵。各团校尉带着手下的队正在阵前巡视不休,一看到出格的士兵动辄踢打喝骂。

    李青松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威字团六大队正除了他自己、张罗和宋天之外,还有一个队正分明是宋天的小兄弟,好像叫李燊,是个善使长刀的光头武僧。

    李青松好几次看见他跟着宋天忙前跑后,对他那个苍蝇踩上都打滑的锃亮脑袋印象深刻。这次他带来的兵也不一般,都是手底下有点本事的。

    这分明也是借鸡生蛋,和李青松打的一模一样的注意。

    宋天显然也认出了张罗,和李青松彼此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笑,仿佛把手伸到一个口袋里的贼。

    剩下两个队正则是城里土大户家的庶出弟子,这两人和胡天眼光倒是很贼,都看出张罗和李燊的队乃是本团的战力担当、精锐所在。

    虽然没那么露骨,但对林震和张罗就多了两分热络,对“实力平平无奇”的李青松和宋天则略显冷淡。

    李青松也不在意,和宋天两个人倒是聊得风生水起。

    这副做派被其他人看在眼里,更觉得这两人已经被排除在威字团的主流之外了。

    李青松和宋天渐渐离其他人有了一段距离,聊了会牌局,宋天突然说道:“我没带过兵,听都尉说李兄练兵很有心得,还请不吝赐教指点指点。”

    “练兵啊……”李青松心想其实我也不是谦虚,我一个落魄书生,怎么就钦定成了长于练兵呢。

    或者要不你也嗑一瓶丹雪,死不了的话可能会觉醒一些奇怪的东西?

    宋天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是纯粹的求知欲,让人不忍拒绝。

    “这练兵有三重境界,宋兄弟可知道?”

    “不曾听过,青松还是别卖关子了。”这个说法完全是李青松自己编的,宋天要是知道那可真是活见鬼了。

    “第一重,就是朝廷发钱,兵士吃饷,三五日出一次操,打起仗来全凭兵士勇武。”李青松拿食指指了指场上的士卒“这种行伍,最多能承受两三成伤亡,咱们乡勇团就是这种了。”

    “两三成?咱们乡勇团能承受一成伤亡就不错了。”宋天嗤笑一声“天底下行伍多半都是这种,没甚意思。”

    “第二重,要通过严苛的训练让士兵畏惧军官还超过畏惧死亡,消磨掉他们的思想,成为沙场上的行尸走肉。”李青松顿了顿,接着说道“这种行伍要是操练得当指挥起来如臂使指,七八成伤亡也不会溃败,比起第一种已经是天壤之别。”

    “要让士兵如此畏惧军官还不炸营可不容易。”宋天看起来有些心驰神往“我看天底下也只有金吾卫之类的精锐能算进这里,难道还不是最上等吗?”

    “不是。”李青松叹了口气,心头有些沉重,眼睛却变得很明亮“最上等的行伍是全军上下有共同的愿望,以此拧成一股绳。故而所到之处,山海可平,就是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不会投降,对上第二等可以轻易战而胜之。”

    “共同的愿望……”宋天似乎在品味着五个字的分量,良久才嘘了口气“怕是天兵天将也不过如此了。”

    李青松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罗都尉来了。”

    罗敌一身明光甲披挂齐全,拄着腰间的佩剑走到高台上。随行的方士唤出一阵淡青色的灵风顺着罗敌的身体打了个旋,他的声音立刻洪亮得全场清晰可闻。

    “三日后,三团乡勇一同出兵剿匪。”

    ……

    盘子天下兄弟要的龙套出场。

    另外问一下大家,是否对我最近几章掺笑话感到反感,反感的话以后就严肃点。欢迎评论区指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