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三十章 城隍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永州的城隍是本朝开国时战死的沈姓武将,唐藏立国后被朝廷一道圣旨册封为城隍,同享国祚。

    这既是收买人心,也是利益使然。

    八十多年来,这位沈老爷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也算尽心尽力,在西北一向是有名的灵验。

    所以永州虽然寒苦,但城隍庙修得却颇为堂皇。占地近三亩,里面有方士设下的遁甲阵法,能让院里鲜花四时怒放。

    李青松让伤兵们在院里等着,自己走进殿里点了一柱线香敬上,趁着烟气袅袅升起,赶紧把自己的诉求说了一遍。

    “请城隍老爷帮我几个手下治伤。”

    普通民众做完这步也就只好回家等着,城隍会在每天收到的祈求里挑些顺眼的回应,有希望但是希望不大。

    李青松心知给这么多人疗伤消耗龙气太多,除非城隍准备卸任,不然干等是等不出什么效果的。干脆利索的打开钱箱先取出十个银铤扔到殿前的功德箱里。

    钱本身就是天下人都认可的好东西,龙气则代表着天下人意念的集合,所以直接捐钱是比上香更有效的办法。

    而且和单纯祈求比起来,给钱只要给够神祗就一定办事,他们大多在这方面信誉良好。

    沉重的银铤落在木箱里引发了一连串哐啷声,可是半天都没反应——不够。

    李青松面无表情的又扔进去十块。

    香案后,城隍金身手里的琉璃玉圭突然冒出了淡金色的薄雾,像丝带一样飘出大殿围绕着受伤的士兵盘旋飞舞。这些龙气在短暂的滞空之后,一丝一缕的渗进了伤口里。

    裂开的伤口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抹平,李青松看到只受了些皮肉伤的士兵几乎立刻就痊愈了。

    而那些肢体残疾的士兵虽然没有即刻恢复如初,但流进断肢里的龙气占了总量的一半还多。

    在未来几个月里,他们也会逐渐长出缺失的肢体。

    城隍显灵引起了庙中信众一阵小小的骚动,他们的选择是更加用力的磕头祈祷。

    李青松看得啧啧称奇,深感不论是本地的方术还是前世的科学,归根结底都是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手段。

    路线虽然不同,结果却没什么两样。

    虽然李青松既不懂科学也不懂方术,但他仍然相信说只要人类追求幸福生活的天性不变,结果都不会有什么不同。

    电灯可以为黑夜带来光明,明光咒也一样可以。起重机能举千金若红毛,机关术同样能做到。

    李青松从城隍庙里出来一路向西,那里是永州最繁荣的街市。

    最东头算是街市的脸面,各家青楼、酒肆、商号张灯结彩,来往的也都是些衣衫整洁的体面人,李青松去过的宝昌号就在这一带。

    越往西去,华而不实的东西就越少见,整体的风格就越朴实。

    到了最西边就完全成了面对劳苦大众的地方,任何花钱的娱乐都消失了,便宜的内脏下水、斤饼斤面几乎是这里唯一生存的下去的生意,张罗就正在这里摆了个摊子募兵。

    “怎么样?”李青松从后面突然伸手拍了拍张罗的肩膀。

    张罗本来在怔怔的走神,被这一下吓得几乎从凳子上跳起来“大……大人,招了二十多了。”

    李青松没准备从中贪墨任何军饷,所以赏钱比较丰厚,张罗的募兵也因此进行的比较顺利。

    “我让你注意的事呢?”

    “都是身家清白、年轻力壮的。”张罗转身对着一面土墙“嚯”了一声,拍拍巴掌,过了一会一群年轻乡勇接连从墙后面走出来,个个都畏畏缩缩、衣不蔽体。

    “嗯。”李青松满意地点了点头。

    一般来说,所谓乡勇是指那些练过两下粗陋把式的人,而不是种地之外啥也不会的白丁。

    这样招募来之后稍加操练,就能上阵,这才可以谓之“勇”。

    所以张罗招来的这些都算不上乡勇,只能说是乡农。但李青松却很称心——有骑马与砍杀系统在,新兵有没有底子完全不重要。

    反正在系统的作用下他们都最终会达到一个差不多的水平,那还不如干脆招点更听话老实的。

    “这位是咱们大人。”张罗向乡农们介绍李青松“以后既然吃大人的饭,拿大人的钱,可就要为大人卖命了。”

    唐藏民间信奉好男不当兵,来应募的这些人大多都是实在活不下去的。一听说有饭吃有钱拿哪还听得进别的,都很热烈的应是。

    现场有二十七个乡农,系统面板里出现了二十六份入伍申请。

    有人心怀鬼胎这也是难免的事,二十七个人里才有一个心怀鬼胎这已经是远比李青松前世淳朴了。他没太深究只是让那个人滚蛋,手下兵力一下子膨胀到了五十五人。

    李青松在老兵里留下五个人在自己队里当什长,其余全部士兵正好五十人都交给张罗

    “过几天就要点兵了,张罗,你现在就带他们去应募。”李青松勉励地拍了拍张罗的肩膀“记住一定要自己当队正。”

    “好……”张罗心事重重地点了点头。对于只认识村长的他来说,校尉这个官职几乎超出全部人生经验,一想到自己要去讲条件,他就有些心虚。

    李青松点了点头,带着自己五个什长回去。

    他留下的这五个人都是身上还带着残疾的,至少还要静养一阵子。李青松又没什么事做,坐在院里实在闲的无聊。

    突然站起来转身进屋拿出了一大卷皮纸。

    皮纸是一种特别厚而坚韧的纸,还超过他前世做信封的牛皮纸。据说是方士练器时的意外产物,如今常做书盒用。

    用一把剪刀裁出了几十片巴掌大的纸片,李青松去厨房里捡了根烧了半截的木棒,开始在纸片上描绘。

    一二三……jqk……大王、小王……

    红桃、黑桃、方片、梅花,算了,改成春夏秋冬……

    几个老兵暗搓搓的凑过来围了一圈,一个认字的都没有,心想李大人可真是求知若渴,一有机会就要练字。

    “你们听我说,这个东西是这样玩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