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二十七章 古今之辩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好吧。”张罗也不敢反驳,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

    就这么空口白牙的去要官当,对他来说委实有点超乎想象。正寻思着自己还有两贯钱的体己钱,是不是拿去贿赂一下校尉……

    吃过晚饭之后天也差不多黑了,这里可不流行什么夜生活,各自收拾收拾也就差不多该休息了。

    院子里总共不到二十个房间,挤了三十多个大汉和一百多号修茂人。

    即便李青松是首领,也只能先凑合着和老乌龟一屋。

    李青松躺在床上,因为精神亢奋所以还不是太困,干脆找出早先虞晚送他的那本《登真龙烟宝经》准备研读一番。

    可能是上午搬迁的时候太匆忙疏漏,册子前后封面和内里结合的地方都被撕开了一点。

    要是原本那个爱书如命的唐藏士子李青松估计得心疼死,但是穿越者李青松哪会在意这个,直接翻过开始看正文。

    “心无所住名修性。念不离身名修命。意不离骨真火生,真火光明透百骨。百骨流光血如玉,方名炼精化真气……”

    “咦?”

    李青松记忆里有着一个本土读书人的全部积累,文学功底相当不错。这些东西他看起来并不吃力,意思明明白白。

    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虞婉当初赠书的时候曾经说过,书里黑字是正文,还有红字是前辈写下的心得。

    但如今却分明只见黑字不见红字,真是奇了怪哉。

    伯南原本坐在自己的床上研究那个不能用了的道器铁箱子,听到声音耳朵一动,抬头问道“怎么了?”

    “这书里少了点东西。”

    “拿来我看看。”伯南掏出玳瑁眼镜戴上。

    李青松也没什么敝帚自珍的心思,直接一扬手扔给老乌龟。

    伯南接过来哗啦呼啦翻了几页“少了什么?依我看这不是好好的吗?”

    “我朋友说这本书上有红字写得心得,但是根本没看见啊。”李青松已经脱鞋上床了,懒得再穿鞋过去那么麻烦,隔空对伯南喊话。

    “切。”老乌龟牙缝里喷出一股气流,一甩手又给他扔了回来“就第一页没有,后面都有。”

    李青松接到手里一翻,还真是。

    只有第一页都是黑字,后面每一页行与行之间都有红色蝇头小楷写成的注释,密密麻麻。

    刚才看的什么来着?好像已经忘了,算了重新开始。

    又念了两句“心无所住名修性。念不离身名修命……”

    “别看你那倒霉玩意儿了。”伯南拍了拍自己面前曾经引动过雷霆的大铁箱子“你就不好奇这个吗?快过来参谋参谋。”

    话音未落,李青松随手把书扔到一边,鞋也没穿脚不沾地,一路溜过去坐在一边。

    他其实早就对这东西好奇的挠心挠肺了。

    在和狼羌作战的时候,这个箱子引动的雷霆曾经像割草一样撂倒了几十个狼羌,堪称那一战最有分量的定海神针。

    见识过那种几近天威的攻击,又有几个人能不好奇呢?

    之所以一直忍着没说,是因为他觉得老乌龟好像连那个方寸镯都不太愿意给别人看,就更别说这个明显厉害得多的东西了。

    李青松一直忍着没问是怕让伯南为难,他愿意分享那自然是求之不得。

    “青松,你说它好好的怎么就坏了呢?”老乌龟擎着油灯靠近铁箱表面,让李青松看见了更多白天忽略了的细节。

    铁箱并不是真的铁板一块,几道细微的接缝交叉分布在表面。

    但是掰一下试试,也完全不会动,说明这内部还存在着某种李青松没发现的连接机构。

    “是不是因为里面坏了?”李青松对道器一窍不通,迟疑着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不知道。”伯南摇了摇头“我也不敢拆开,怕弄坏了。”

    李青松原本还想提议拆开看看,一听老乌龟这话讪讪的闭上了嘴,毕竟他小时候拆开的东西从来都装不上。

    老乌龟看着李青松,轻轻敲了敲桌子,声音低沉缓慢“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厉害的道器吗?”

    李青松一摊手“长老你活了那么多年,就算刷盘子也攒出一大笔钱了,这有什么奇怪。”

    伯南翻了个白眼——这话是李青松问为什么会有方寸镯的时候他的原话,现在又被这小兔崽子故意拿出来噎人。

    “你可看清楚了。”老乌龟把铁箱推到李青松面前,样子活像个拙劣的推销员“这跟你见过的道器是一回事吗?”

    “长老啊,我就见过两件道器,其中一件是你的方寸镯。”李青松也不甘示弱地回以白眼“你又不肯给我细看,我哪知道道器长什么样。”

    “你……”伯南拧着眉头,动用丰富的佛学积累给李青松讲解了一番贪痴嗔三念,以及自己这样的高僧绝不会流连一个死物,至于什么舍不得拿出来给人看,更是无稽之谈。

    絮絮叨叨说了一通总算还没忘记正事,一拍桌子故作惊人的说道:“实话告诉你吧,这是修茂人造出来的!”

    这话完全没达到伯南预想的那种震惊四座的效果。

    李青松本来就累了一天,全靠一股精神头撑着。被伯南一通说教,把这点精神头也磨没了,完全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

    很敷衍的拍了两下巴掌“长老你厉害,不但能教会修茂人打铁还能教会他们造道器。”

    接着就是一阵天花烂坠但是毫无诚意的吹捧,什么圣人再世、教化众生……气得老乌龟直拍桌子,大骂李青松愚不可及。

    “我告诉你一个事实,臭小子你可听好了。”老乌龟难得板着脸露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修茂人远远不只是人见人恶的绿皮矮子这么简单,在上古时代他们曾经是天下最聪明的种族,拥有过非常繁荣的文明,尤其擅长以矿石驱动的钢铁机关术。甚至曾经让钢铁铸成的城池翱翔在九天之上,比当今的炼器师不知高明多少倍。”

    李青松打了个哈哈,他根本就不信这一套“长老,你这就是犯了崇古的错误。时代在发展,技术在进步,老是抱着越老越厉害的想法是早晚会被潮流抛弃的。”

    崇古论,也就是越古老越厉害的观点在唐藏还不算很流行,毕竟大家文化程度比较高,能理智地分析这个问题。

    但是在四方蛮夷里简直流行的一塌糊涂,往祖上一打听不是神仙就是魔王,也不知道他们祖宗看到如今不孝子弟的逑样是什么感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