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二十五章 余波扩散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将军有所不知,卑职手下能战敢战之士损失惨重,如今多只是本分的田舍翁。”其实李青松现在足有二十多个进阶过两三次的老兵,平均素质怕是比一般正牌子官军都强出一截。

    之所以这么说,是怀了一点不为人知的小心思。

    “这倒不妨,你只管凑够五十人,反正本意也只是招募乡勇。”罗敌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多谢大人照拂。”李青松一边说自己心里也有些奇怪,这折冲府的罗敌都尉似乎对他格外好说话。

    像斩杀五六十狼羌这种事,对一个统兵数千的折冲府来说算得了什么?不额外加赏或是给个十贯都算是正常范围之内,给五十贯怎么说也太多了。

    另外,屯荒的甲长对开垦出来的田地有守土之责,轻易不能放弃。罗敌给了他一个队正,就相当于把这件事轻轻掀过了。

    “我当年也是读书不成的士子从的军,勤恳半生才有的今天。如今看到你倒觉得见了小时候的自己,天然就亲近。”罗敌笑了笑,显得很平易近人“况且你我都还是琅琊人,也合该照顾照顾小老乡。”

    李青松一愣,原来如此。

    难怪硬要经营一份不伦不类的庭院,难怪见面要谈些诗词歌赋,原来都是为了补偿青葱年少时科举不中的执念。

    偏偏永州文风一向是不成气候,识两个字能读告示就算是读书人。罗敌要真是带着一身士人习惯,怕是找个合得来的人说话都难。

    这样一来,自己士子的身份受罗敌的青睐和认可,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看来他愿意替自己顶住姜家的压力,也不单单是因为地头蛇护地盘,还有这么一层原因在,倒是当初万万没想到。

    “待会我等要给新来的监军接风,青松刚来永州估计也还有事要忙,今日就到这里吧。”罗敌扶着桌子站起来“新来的监军姓姜,青松知不知道?”

    姓姜?姓姜!

    李青松刚开始还没听出来,可看着旁边兵曹话里有话欲言又止的表情,浑身一个激灵,懂了。

    天下姓姜的人何其多也,但在他这值得专门被提一下的,就只有那个拿他人头悬赏三千贯的姜家了。

    姜家有人要来永州监军?

    他们家不是那种特别了不得的一流豪门,整个家族里能做到永州监军这个位子上的人极其有限,所以应该不会是特意为了李青松来的。

    但既然来了,顺便会对付对付他这简直是一定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监军虽然是文官,但论品秩比罗敌的折冲都尉还高半级。照常理,对付个不入品的小队正那可真是……

    胡乱和罗敌等人道了别,李青松带着满脑子乱麻般的心思走在路上,只觉得事情真是扑朔迷离。

    他心里明白自己根本不擅长应付这些,决定干脆还是以后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

    买了串糖葫芦一边啃的津津有味,一边推门回到租的院子里。

    几个郎中正忙里忙外的替伤兵洗创煎药,但是却没看到老乌龟的身影。

    “伯南长老呢?”李青松瞥见张罗披着一件褂子,肚子上缠着一圈圈白布在到处乱逛。

    “说是去把咱们缴获的那些破烂卖了,应该就快回了。”张罗咧嘴一笑,凑到李青松身边神神秘秘地说道“大人,《兵伐诀》第三次进阶真是太厉害了,我现在能打十个以前的我。”

    “……哦。”李青松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叮嘱张罗两句不要放弃治疗,转头正看见老乌龟背着手志得意满的走进门来。

    “长老,回来了。”

    “青松,咱们运气不错。”老乌龟轻轻喘着气,找了个凳子坐下“狼羌萨满的那根手杖还真值几个钱,一共卖了三十多贯。”

    “都发下去给死了的兄弟当抚恤吧。”李青松忙了一天自己也累了,靠着伯南坐下。

    “这哪够,咱们死了不少人需要抚恤。车行大车丢了一辆,马也死了一匹,都得赔钱。三十贯都花没了还欠着四十贯白条。”伯南一拍大腿“还有匹老马伤的太厉害,车行也不要了,真是黑!”

    “算了算了,这钱也该花。”李青松手里有钱的时候还是挺大方的“人家这趟折了俩伙计,肯定心里不痛快。”

    伯南接过修茂人递过来的井水咕嘟咕嘟灌了一气,用袖子擦了擦嘴“还有,剩下那几个伙计说以后要跟你干。”

    李青松突然老脸一红,忽然生出一种内心小九九被人看穿的羞耻感——他们全部要求加显然是从民兵嘴里听说并且相信了那个“荧惑星君”的说法,想要赌一把前程。那么问题来了——一起厮混了更长时间的老乌龟伯南没道理没听说过才是。

    李青松自信星君的假身份和系统的真伟力配合在一起双管齐下,足以让那些见识相对浅薄的民兵们信以为真。但是在面对伯南这种老油条的时候,这个一拍脑袋想出来的说辞这的能做到天衣无缝吗?

    “长老,你怎么不用梵唱给大伙疗伤啊。”李青松僵硬的扯开了话题。

    “道行稀松呗,我就是念念清心咒的水准。”伯南给李青松展示了一下自己的佛珠,里面有一颗明显比别的大一圈而且刻着佛头,只是不知为何出现了几道裂痕正好斩碎了佛头“上次能施展出那么多佛法全靠师父留下的这个,把里面的佛韵全用光了。”

    可能是因为老乌龟当时的发挥太让人印象深刻,一群本来在躺尸的民兵一听这话,呼啦一下子全都跑过来看。

    李青松伸手摸了摸裂痕,心想自己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长老,这对您也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这有什么。”伯南哈哈一笑重新把佛珠揣进袖子里“如果为了保全佛珠而见死不救,那要这佛珠又有何用?师傅泉下有知也会生气的。”

    几个受过老乌龟照顾的民兵点头哈腰的致谢,吹嘘他佛法高深济世度人。老乌龟修了这么多年禅也没见修出多少定力来,一张老脸笑得见牙不见眼。

    李青松跟几个郎中算了算账,正准备付钱,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而且很惊悚的问题……
小说推荐